Show newer

今天我還會做期節目,《帝王的道德》
帝王之所以存在,其合法性何在?別人說不算數,帝王自己說,看他的心裏話是什麼。那麼,就從改朝換代時的帝王的自述,最能看清。周武王大會孟津,發表臨戰演說,那段文字,周武王說了壞的帝王爲什麼壞,好的帝王爲什麼好,我們就可看出,真正的衡量標準是什麼。
那個標準本身,到了唐宋的時候已經和周武王那時不一樣了。
到了宋太祖、范仲淹的時候,是用流氓武力威脅朝中大臣;在周武王的時候,是「有臣三千,惟一心」。
范仲淹寫的《岳陽樓記》,「滕子京謫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廢俱興」,滕子京被當時人認爲,「如滕子京、孫元規之徒,素無節行,范公皆羅致之幕下。」
滕子京和范仲淹的流氓軍隊,「龍猛軍」,被相提並論。皇帝用流氓,大臣也用流氓。
文革中,毛澤東發動群衆破壞既有官僚體制,用的是一千五百年以來的老手段:用底層暴民脅迫官僚,用官僚壓榨暴民,自己當明君。
談傳統文化,不談這些不行。

我聽到有父母說自己孩子去了xx學校以後「懂事」了。我心說,我虞超要是十六歲,還是現在這副樣子,你會覺得我「懂事」嗎——如果你覺得我「不懂事」,那你孩子那個「懂事」,還是小心爲好。

Show older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