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我聽到有父母說自己孩子去了xx學校以後「懂事」了。我心說,我虞超要是十六歲,還是現在這副樣子,你會覺得我「懂事」嗎——如果你覺得我「不懂事」,那你孩子那個「懂事」,還是小心爲好。

氣候變遷與真假藝術

氣候激進人士把手用膠粘在烏斐茲美術館波提切利名畫《春》的保護玻璃上,抗議世界使用天然氣和煤。

超註:氣候激進人士寧可把手粘在波提切利名畫的保護玻璃上,也不粘在古根海姆的金馬桶上,可見藝術就是有真假之分。
新聞鏈接

chaoyu.us/%e9%9b%b2%e6%b0%b4%e

亞馬遜版本魔戒與部落主義

這是亞馬遜prime video版本的《魔戒》。

黑人被這幫政治正確者如此操弄,前景悲慘。

Victor Davis Hanson寫的《Dying Citizen》中詳細分析了部落主義。這個詞相對的是公民身份。部落主義說的是,忠誠的對象從憲法變成膚色、性別、種族……

Victor Davis Hanson精闢地分析,底層走向「憲政出現之前」(pre-constitutional)的部落主義,精英走向憲政之後的全球政府。上層精英有意推動底層民衆的部落主義,因

chaoyu.us/%e9%9b%b2%e6%b0%b4%e

聽故事還是活出故事

女人爲什麼喜歡逛商場,男人爲什麼喜歡改裝車……活出你的故事,還是活在別人的故事中?

wp.me/pbdjb7-1Gy

記得雙肩後展

在Costco迎面遇上華人一家三口。我從他們的神情、氣質、身材判斷的。父親三四十歲,斜視一側,神情氣質像是痞子;兒子十三四歲,眼神外露僵硬。我低下眼光從他們身邊過去。取出手機,給兒子打電話,告訴他我遇上的父子。我感謝他沒有變成那個兒子的樣子。我問他,「記住挺胸了嗎?」他說,「我挺胸抬頭」;我說,「記得雙肩後展」。

chaoyu.us/%e9%9b%b2%e6%b0%b4%e

男女關係中的自我評價與期待

2012年我出獄後重新上網,從臺灣朋友那裏獲得了不少關於男女關係的描述,如「工具人」、「仇女」、「仇男」、「竹科男」、「回收業者」、「安安,給虧嗎」等在某些場景中一針見血的短語。

我有兩位男性臺灣臉書朋友,他們都認爲自己長得難看,或是身高不令人滿意。有時會在臉書帖子中爲此相當煩惱。兩人都稱不上「難看」,其中一位我覺得可以說長相順眼。而且他們都健身,其中一位身材相當不錯,還在健身方面給我很多有價值的建議,我很感謝。他們給我印象很深。原因是

chaoyu.us/%e9%9b%b2%e6%b0%b4%e

想和十二歲的我說的話

如果我有機會和十二歲的我說話,我會告訴他一個安慰人心的事實:人一定會死,因此你不會永遠苦惱;我會告訴他,人生的場景說變就變,而且永遠不會重現,因此更勇敢一些,更善良一些;周圍的人和事都會離開,因此要找到內心篤定的自己,找不到的時候,耐心等待。

十一二歲的時候,我多次問媽媽,「人爲什麼活着,活着有什麼意思?」媽媽困惑擔心,說,「我二十幾歲的時候,覺得前途充滿光明,你這麼小,怎麼有這樣的想法?」我問媽媽,「媽媽,你活到現在,得到什麼了?」媽媽沒說話,但後來多次告訴我,我的問題,讓她對過去人生的看法,整個感覺都變

chaoyu.us/%e9%9b%b2%e6%b0%b4%e

虞超 boosted

#小人物
看到提起葛洲坝水电站,想到的不是水文破坏,是我爸的一位同学。
他是我爸的高中同桌——做了一小段时间,并不长久,后来我爸读了文科他继续读理科,两人虽然联系不多但不间断。我爸提起他,总觉得他是:天资聪颖那一类。说他带上玻璃眼睛,专研它几十分钟,再难的题没有他做不出来的。他人也善良,我爸数学差劲得很,又笨,他总不辞辛劳的给我爸讲题。虽然大多数时候我爸都没听懂装懂。
但因为我们这边家里普遍都穷,考上一个县城高中费用已经不低。于是,1987年高考的他填了“葛洲坝水利工程学院”,这个学校包分配工作,不要钱,包食宿。就因为这样,他放弃了自己也有机会考上的
其他好大学,贫穷,有时候就容不得人说不。
那一年夏天,许多人的命运如剥橘子被分成不同的瓣,我爸是酸涩的那瓣:他没考上心仪的学校,又不肯读市里的师专,再次复读,而这位同学考上了。8月中旬,太阳最毒辣的时候,他只身北上继续学业。而我爸背着行囊去了市里的高中。
此后多年我爸同他都没有了联系,“因为他家没钱,为了省钱他寒暑假都在水电站打工挣钱不回家的”,我爸这么解释。而我爸呢?两次复读未中的他心高气傲,不肯屈居于小镇做个“教书匠”。他再次背上行囊,这一回他加入了“90年代打工潮”,去了广州。
后来再和这位同学有联系,已经是7、8年之后了。有一年冬天放春节假后,我爸挤进“人肉压缩机”
的春运火车,被挤压熏蒸了快足足一天才磨到家。初三出门走亲访友时遇到高中时的另一位朋友,两人一拍即合去下馆子,抽烟喝酒间闲谈才得知这位同学的近况:他死了。
他死于一场事故:90年代初,中日建交后向日本中国输入了不少技术,但是这些技术我们学来后大多并不成熟,很多机器和生产方法也都存在安全隐患,他就是那隐患数据中的一份子。他当时在水平场地教授其他工人如何操作压路机,但还没等他离开到达安全区,工人就开始练习。那台压路机的手刹(还是制动)出了问题,瞬间快速朝他冲来,还没等人反应过来就把他卷进去。“出来就只有人泥了,都没办法土葬,只能活化。”那位朋友说。
在我们这,不能土葬大约就等于成了孤魂野鬼。
后来怎么办呢?单位把事故推的一干二净,赔了些补偿款了事。但因为他是家中独子,母亲去的早,只剩年迈的父亲健在。村里人便不敢和他父亲说儿子走在他前面的残忍现实,更不敢说儿子都死无全尸,成了肉泥,就把赔的补偿款一年一点的拿给他父亲,说这是他儿子在外赚的辛苦钱。
同学父亲平常总是一言不发,除了春节。每年过年他总要在村口徘徊,等待归乡的儿子。可他每年都只能等到无尽的等待——“他今年加班回不来了”“他今年去做大项目了”…他的父亲总嘟囔着“怎么读了书还不回家了哦”“怎么也不懂来看下我”,天如一小点希望熄灭后,也只能感伤的踱回自己家有些破烂的小木屋,继续生火做饭,过下去。
他的父亲在2000年初因病也离开了人世,也许直到他去世也不知道儿子早已先自己走了,也许直到最后他都在等待儿子来到床旁看他最后一眼。但他不知道,儿子的坟就埋在自己家的后山,是后山里唯一一座骨灰坟。

这个故事我听过好几次,有一两次是我爸喝醉了追忆人生讲的,有一两次是教育我注意安全讲的,只有那么一次是他追忆朋友的时候讲的——但都在我读小学的时候,读初高中后,我们就联系甚微了,也很少再说话。父女尚且如此,何况少年时的朋友?逐渐大家将他遗忘,不知如今清明时节还是否有人给他抚尘上香。

那我为什么能想起他呢?因为读高中的时候,我在家里翻旧书看打发时间,突然在一本《数学解题大法》的扉页中发现一张夹着的明信片,泛黄、发久、有股虫蛀的臭味。我抽出来,看到了落款是“葛洲坝水利工程学院”,抬头是:阿烈(我爸的小名),我就马上明白这是那位叔叔写的。他写的内容很短,寥寥几行字按理来说应该记得很清楚,但我怎么也想不起,只记得结尾有一句“祝你新年快乐”,明信片的背面,是圣诞节的图样。贴有邮票盖有邮戳,是我见过的第一张货真价实的明信片。
这张明信片是我对他的唯一印象,他的字写的非常好,落笔笔笔有力、有棱有角但又不张狂。我爸说“没什么联系了”,可分明还有一张明信片的问候,落脚的日期是1989年,我爸最后一年复读的新年。

这样温柔聪明懂事的人,早早被猝不及防的压成肉泥。这个世界还会记得他什么呢?我翻出那张明信片是一个炎热的夏天,如今又是一个炎热的夏天了。我还记得他,但我想把他写下来,让别人也记得他。

记得一颗质朴的心理,然后,祝福他有来生。我此生最怕人有转世轮回,但面对他和一些人,我唯愿能有来生。

写于:2022年7月22日

小時的理想和實現後的理想

四十多年前,我大概八九歲。我大姐考上了人民大學信息系,就是後來的計算機系。她帶回家的計算機紙帶,IBM PDP 11的卡片,給我講的種種名詞如「軟件包」,我覺得非常新奇。五年級時寫作文,《我的理想》,我說希望熟練使用計算機,並且在計算機前工作的時候,喝咖啡。十二歲的時候,我發着高燒,衝風冒雪騎着自行車去清華大學學習BASIC語言,是我大姐給我報名的課程。

現在我五十歲了,在大型項目中用的都是享有盛名的工具,最先進的時髦玩意兒。和洋人開會,說英語。「中老年人不熟

chaoyu.us/%e9%9b%b2%e6%b0%b4%e

「近年非常关注Real Time Bidding在线广告隐私问题。每次载入页面广告,浏览器指纹 IP 位置 姓名 UID 信仰 爱好 性取向 职业 家庭等信息会被分享给几千家公司,如腾讯阿里百度等几十家中国公司都是Google ads的认证广告商,各公司运算出价最高者抢得广告位。一切都在一秒中完成」

nitter.it/sapphire_is/status/1

自清末以來,爲什麼好的思想沒能進入中國 - 20220717第247期

youtu.be/bBWgDF_WRnw

非常好的講座。對我來說,懂英語最大的好處就是,我能聽懂這些內容的講座。
youtu.be/TGZVjOuxPF4?list=PLnN

早上去健身房做蹲起和deadlift,在deadlift區域有些增加抓握摩擦力的白色粉末把地弄花了。鍛鍊間隙旁邊一位青年男子對我說,你看地上這些;我說,是的,健身房不許用,在注意事項那裏都說了。我解釋說這不是我弄的,他說他知道。交談過程中他的英語我沒聽懂,就請他說慢些,他看我英語不太流利,就問我是從那裏來的,我說從中國來。我和他講了自己的故事,他驚訝並且愛聽。他說他原來以爲我是附近一所著名大學的教授。我問他在哪工作,他說自己是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的經濟學教授。我的氣質象教授,我還挺得意的。

她生的三個孩子,Ivanka,川普 Jr.等,和川普比都是乖孩子。Ivanka看上去明豔照人,但眼界能力都一般,實際上川普真正倚仗的人是她丈夫,庫什納。這是另外一本左派寫的書,《天堂下的混亂》中說的。這種說法在班農那裏也有印證。班農因爲說Ivanka“笨得象磚頭”,同時與庫什納在對待華爾街那些中國利益代言人的態度上不同,被川普踢走。實際上庫什納也執行的是川普的想法。班農說,在川普競選美國總統過程中,那次grab puxxy的災難中,其他人都嚇跑了,唯獨他自己和庫什納撐住了。言下頗多欣賞。
川普的兒子、女兒、孫子都拿得出手;相比拜登的兒子,美國人提起來既笑且怒。讓我們看看中期選舉會發生什麼吧。

Show thread

按這個紀錄片的說法,實際上川普和Ivana離心離德在先,主要是川普嫉妒,而後纔有川普出軌找第二位太太。而川普寧可讓別人認爲他花心出軌(這也是事實),也很少提及真實的原因。但在後來的一次採訪中,川普帶着痛苦的表情說,「千萬別把你的另外一半帶進你的生意中,那是災難」。
我對Ivana印象很好。這個世界上的確有人美貌才華兼具,Ivana就是這樣的人。不知道她和川普離婚後如何,我覺得沒有競爭的情況下,她和川普反而會惺惺相惜。

Show thread
Show older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