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llsdale College 美國憲法101課程學完了第一遍。

各位,我被臉書禁言三天。能否請你下載這張圖片後,貼在你的臉書時間線上,並且tag我 。

我向多位朋友發出了請求。我希望我的時間線上出現一大排這張圖片。

美國人不仇中。美國人仇共。美國腐敗精英親共,兩黨都有。現在美國的大問題是,民衆的憲法權利被一再侵蝕;三權分立原則遭到破壞,立法不是來自議會而是來自政府的xx委員會如FTC等;最高法院曲解憲法從源頭污染美國立國根基……。

現在的美國,We the People和腐敗精英都看清局勢,並會決一雌雄。從現在開始,這是長達五十年、八十年、一百年的戰爭。我接觸的美國人,不但觀察我的言語和行爲,也觀察我的兒子。只要你能打,你能培養下一代成材、也能打,他們非常歡迎。美國人不仇中。

現在一再高喊仇中的人,從根本上說,是不敢說出伏地魔的名字(你我都知道那個名字是什麼)。一旦說出,自己所在共同體的裂縫甚至互相仇視就要放在真實敵人的威脅下被檢視,而自己沒能力修復和建立自己所在的共同體。

美國人對自己的建國原則有信心,所以他們充滿信心向我這樣的中國人、越南人、苗族人張開雙臂,所以他們無所顧忌說出伏地魔的名字——中國共產黨。

我不是「北大轎子」。
人活到頭髮白了,還糊塗。
法輪功群體中這樣的人挺多的。只有我一個人公開說出這些做法不對。有不少人遇到大的困難,想找的唯一一個人,就是我。但是在檯面上這些糊塗人卻在橫行,除了我沒人公開指出那些做法是不對的。
留言在這下面:
facebook.com/charleshugo.2012/

Clubhouse剛出來的時候,我看到不少臉書朋友玩這個,我沒好意思唱反調,掃人興得罪人。這種新玩意出來各位可以看看我的反應。如果我沒動靜,就別碰這個爲好。因爲我實際上聽說了、瞭解了、做出判斷了,但是沒出聲。在信息缺失的情況下判斷敵我,這是我在過去二十幾年培養出的能力。

我用的工具相對周圍人來說,都先進一些、安全一些。前一段玩Clubhouse那些海外異議人士,大都不是真正戰場上的人;因爲如果他們是,就知道不該碰這個東西。所以從一個人使用何種工具,你可以看出與他可以共何種級別的事情。

我們不比鄭州京廣路隧道裏淹死的那些人安全多少。謂予不信,想想疫情後自己過的是什麼樣驚弓之鳥的日子,就應該知道了。

昨天我剛得知有性侵犯在google上的照片被google發現,而後落網。這種故事是給google等Big Techs侵犯我們隱私開路的廣告文。我們不安全。信息被控制,我們會心甘情願搶着往身體裏注射那些未必對我們有好處的東西。

我們一點都不安全。

是啊,我也納悶,一萬一千多人訂閱,爲什麼每次瀏覽量不到兩千?

Show older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