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台大兩名學生放肆地用流氓話調笑異性並寫入學生會選舉的政見,不少人從「性平意識」、「階級固化」的角度談此事。

在中世紀貴族、騎士、農民階級分明的時代,一樣有豪俠、慷慨、同情、悲憫、質樸,比現在民主大行其道、階級拉平的時代,可能多很多。

我覺得問題不在是否有「平等」、是否不同「階級」,而是人性中良善珍貴的那些品質被遮蔽了。

監獄中過新年時犯人要排演節目,相聲、小品都是互相嘲弄貶低;在中國的春節晚會上,笑話也是嘲弄弱者。這種行爲監獄味道很濃。實際上華人社會的各種場景,從幼兒園到高官,都或多或少有監獄味道。很多人排斥老年人,心態是犯人看到老年失能的獄卒;很多人排斥哭鬧喧譁的幼童,心態是老犯人欺負新犯人。人長久被剝奪自由、自尊之後,就會如此。不管北京市監獄管理局前進監獄的犯人,還是台大學生,還是台北市長。

人走一生,失敗、缺陷、破碎是經常發生的,甚至在人的某些方面是長久存在的,農民如此、騎士如此、貴族也如此。如何在這樣的處境下活出意義,這需要人用生命真實地給出回答。

當內心對這種本質上缺陷、破碎的處境沒有認知,沒有活出超越學習成績、金錢、地位的更高價值,對己會用成績好、有錢、有地位撐住內心,對人會笑罵踐踏,因爲他父母師長就是這樣互相對待,也這樣對他的。這些和平等沒有關係。父母師長這樣對他不是因爲地位不平等,而是因爲他們的內心先腐化了。

· · Web · 4 · 1 · 6

@yuchao 是的,你提到“超越”,这是摆脱既得(有)窠臼的必须。毕竟,“无恻隐之心,非人也。”

@yuchao 搞笑方式是嘲弄他人,還是自嘲,這的確是一個文明不文明的分水嶺。

@yuchao 還有熬成婆婆的媳婦,也像當初自己被婆婆欺負那樣,欺負媳婦,完全忘記了當初自己如何辛苦,就想著我可算是熬出頭了,終於輪到我享福了。把壓在別人頭上,享受階級差異,當作享福。都是一樣的心理。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