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過年我就五十一歲了。我沒有成語「年過半百」的感受。實際上我六七歲、十四五歲的時候,比現在蒼老得多。這不是比喻,而是相當程度上的實情。我兩三歲的時候看到外面的樹,屋子裏的桌椅,內心都想哭。當時不懂得表達,那是一種深刻沉重的被囚禁感。我在三十歲到四十歲的監獄人生中,有類似體驗,但是比不上兩三歲時候感受到沉重的囚禁感、絕望和無力。

五十一歲,我越來越明白蘇格拉底最後說的話:感謝那位醫藥之神,治癒了生命這種病。我們在世間的存在,實際上是一種深刻的囚禁形式。爲什麼我們會進入這種囚禁形式呢?也許對有的人來說,是他已經走出柏拉圖所說的洞穴,看到了真實的陽光、樹木、大海、清風,又回來告訴洞穴中的人。告訴他們火光映出的影子並非真實。

在這種囚禁中,有的人被囚禁得更深。我希望自己是在囚禁中逐漸解脫的那種人。我希望自己是別人想起我,被悶住的呼吸變得順暢一些的人。

這個世界很兇險,但還好不會呆很久。

· · Web · 2 · 2 · 15

@yuchao 超叔就是凛冬寒风中的烈火给人以温暖,这不是恭维,真的是超叔教会了我读书、反思,直面真实的人生。以前我是动物园笼子里的猴子,时刻焦急的等待游客投喂香蕉,现在的我是主动觅食喂养自己,自我成长。谢谢您,超叔!真的谢谢您!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