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孫二娘在十字坡用蒙汗藥放倒行腳頭陀、「卸下四足」、取了寶刀、賣成人肉包子,不是因爲宋代女權昌明;孫二娘與武松最初的衝突,也不是北宋鄉鎮企業家、資本主義萌芽與失去土地的勞動者之間的階級鬥爭。真的不是。
慘無人道的統治下,如果認不清敵人是誰,你自己和家人就危險了。
德希達(德里達)那套後現代主義解構視角,是無法觀察和詮釋現代中國的;更靠譜的是陳勝吳廣、林沖高衙內、李逵「殺去東京奪了鳥位」的視角,纔能讀懂中國。

· · Web · 0 · 1 · 7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