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節看了一部紀錄片,《American Dharma 美國正行》。正行,就是正念、正行的那個正行。影片說的是班農的事情。影片製作者是堅決反對班農、川普理念和政策的Errol Morris。班農就是在一次電影節上看了這位Errol Morris拍攝的講述越戰國防部長麥克納馬拉的《戰爭迷霧》,自己也想拍出這樣的電影傳遞自己的理念,因此從高盛投資銀行家變身電影製片人;班農的《Generation Zero 零世代》感動了Andrew Breitbart,進而加入Breitbart新聞網;再後來與川普風雲際會,成爲推動川普入主白宮的人。

班農知道《美國正行》的導演堅決反對自己的理念,導演幾乎認爲他是魔鬼的化身。在這種情況下,班農仍然接受採訪,允許對方使用這些採訪拍攝影片。班農在電影中反覆強調,自己做的事情,就是自己生命的Dharma,即受上天感召實踐的正行。

Follow

班農在《美國正行》講的道理,我都能聽懂。但是坐在他面前,曾經以自己的電影啓發班農走上現在這條路的人,卻持完全相反的看法。班農對此難以理解,他眼神和表情中的困惑,我有切身感受。班農知道美國出了大問題,他說出了這些大問題;我知道法輪功群體的修煉實踐中,存在難以忽視的問題,我也說出了這些問題。班農被很多美國同胞視爲魔鬼的化身,我被很多同修視爲魔。

感恩節收穫,是爲記。

· · Web · 1 · 0 · 6

@yuchao 如果挫折是開啟智慧的通道,是上天的試煉,那我們就有機會成為他的器皿。隱忍。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