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留言:谁如果还想劝超哥了,请不要劝了,说重了会令超哥心里不高兴的。……而且说出的话指责等等会令超哥心里不高兴的,看看他都回复了多少条吧。请不要给超哥添堵了。……这样大家明白了之后估计会减少劝超哥的机会添堵了。不要吵了,安静些吧。
能把我上面的置顶吗
我:「超哥心里不高兴」——就像同修牌紅衛兵或者紅衛兵牌同修會照顧我是否高興似的。
他們要的就是心理摧毀我,我要的就是讓他們展現給世人:法輪功群體中有一群這樣的人,而且除了我,很少有法輪功同修站出來清除這種惡毒氣氛。
如果你真的是法輪功修煉人,站出來指出他們錯誤,給明慧網、新唐人、大紀元去信,談出你們對他們錯誤做法的觀點。挽回法輪功群體被這些人破壞的聲譽。

· · Web · 3 · 0 · 3

@yuchao // 姑且稱其爲白區地下黨(劉仲敬語)是在羣主獲得米藉公民身份後開始瘋狂攻擊的。讓我想到了劉仲敬評論王炳章的精準論斷。

@yuchao // 影片中所提到的馮勝平,余曾聽到大陸官員私下提到過,並認可馮的黨主立憲講法。

@yuchao // 如果說編程隨想對朝廷危害巨大,那麼羣主可以講算得上同類威脅了,還是歷經前進監獄畢業的洗禮,這點遠勝編程隨想。編程隨想讓06扇門惦記了10多年,集大陸之力方能剿滅的話,羣主需要集全球之力方可對付之,我是這麼看問題的,當然99%的華語人類不會認爲編程隨想會有什麼現實危害的。

@yuchao 我在社群裡回覆了這條

給明慧網等去信表達這種同修之間向內的自省,我覺得是個好主意,實際上也是一直在醞釀這樣一篇文章,我覺得有所思索的同修們都推薦寫寫,師父所針對是所有弟子。
但不完全認同的是,並不是說「法輪功群體裡有這樣一群人」我們先共識一下「這樣」所指內涵。我認為是,「當自己或自己之前認同的事物、價值觀被指出問題,就不可承載,變成刺蝟,反向攻擊的現象」的人群
這樣的現象和問題是人類群體中普遍存在的,特別是華人文化中,近代的華人文化都或多或少受了這百年邪靈的侵擾,使得載體變得十分脆弱,並且惡毒。這種侵擾不會因為他學了法輪功這一門高深大法就立刻煥然一新(那也太容易了,何來修煉一詞),現實中我看到的是法輪功的真修弟子,在這個層面,相較之下,反而呈現了更大的包容和更好的修養。這個話題在虞超先生本身來講也是很有呈現的。(未完)

@yuchao

再高深的功法,得自身去符合了那個法,才能呈現出法所描述的好,而修煉,本來就是逐漸符合這個法的過程。
有時候我覺得很多話題都有描述上的誤差,比如這裡說「法輪功群體裡有這樣一群人」也許這是事實,但這種描述就好像是法輪功讓這些人變得如此?我真不相信他們如果沒有修煉法輪大法就不會像紅衛兵一樣懟人?
在虞超先生所指出的問題點中很多地方我都有類似的感受。迷信的人其實去看什麼都會在迷中信,或消極的人,貪婪的人都是如此。這不能說老師教的不好,同學氛圍不好,所以搞得貪婪的人還在貪婪。更不能說因為同學們做作業的方式不夠好,所以應該把學校砸了,那肯定是本末倒置的。當然了,我個人認為虞超先生沒有想砸學校,他提出的可能是改良,但是激烈的言詞互動中帶給了很多人這樣的誤解和恐慌(此處個人見解)又因為這樣的狀態公開化,導致不明所以的人們覺得那個學校很亂,為一些人進入學校帶來了一定程度的障礙。(未完)

@yuchao

但我作為大法弟子,無論看自身,還是看周邊,絕大多數修煉了大法的朋友們都得到了多方面的收穫,無論是學業,家庭關係,運氣,安全感,智慧,自我約束,對慾望的克制,道德,自我認同⋯⋯等等等等,太多了,各個方面,比較自己修煉之前都得到了大面積的收穫,(但是這個提升是以個人原本的起點為基準線的)這才是大法弟子們堅持修煉,維護大法的核心原因。

@Rika
可否直接談你對明慧網、新唐人、大紀元聯手封殺我的看法,直接談你對我節目下被我示衆的法輪功學員言行的看法,可以嗎?別再迴避了。

@yuchao
好難過,洋洋灑灑寫了好幾百字,結果手機沒電了,再打開消失了⋯⋯

@yuchao
可能我寫的內容悟的不對,被上天收回了。

您的每一個話題內容都非常大,我現在的水平來說,沒有能力很精鍊的一句話對答,容我慢慢一條條回覆您

不管怎麼說,我很開心我們能夠就此事互動和交流。

我闡述自己的觀點,這中間當然會有和您有出入之處,我並不以說服您為我對話的目標。

所以我希望對話的前提是基於對法的認知的交流,而並非辯論。從我的角度來講,這樣的交流並不需要最終統一的答案。因為我認為,答案這個東西在每個人心裡,境界不同,各自感悟便好。語言畢竟局限,我沒有能力用文字表達全部。

(我也有adhd,很多人認為我的表達方式是非常散的,我個人也時常覺得不能精準表達。在這方面,信心不大。所以希望我們交流的是大意,而不是苛求文字的精準性)

@Rika 我們的談話要基於事實、邏輯、清晰而準確的表達。比如你說,「我在乎的不是法輪功在世人眼中的形象,在乎的是法輪功在世人眼中被歪曲的形象」——「被歪曲的形象」,就是「形象」的一種。你在乎法輪功「被歪曲的形象」,就是在乎法輪功的形象。而你上面一句說,你在乎的不是法輪功在世人眼中的形象。

如果你同時持有兩種相反的觀點:太陽從東邊出來+太陽從西邊出來,你可以解釋宇宙中的一切。

這是喬治奧威爾所謂「雙重思想」,這不是「真」。在雙重思想下,交流無法進行。

因此,努力讓自己的言語和思想清晰,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交流的對象負責。

@yuchao

努力讓自己的言語和思想清晰,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交流的對象負責。
《〈我同意您的觀點,因此我會儘量如此。同時我也認知我有自己情緒上的起伏,對語言把控的不精準性,因此希望對於這個努力的結果,是一個動態的認知。即對應性的思維和交流過程的呈現,而非某種觀點的代表性的答案。

因為我是一個修煉中的人,漏很多,交流過程中很高可能就會呈現出我修煉中的漏來,我如果有幸發覺自己的漏,會進行更正。

「我們的談話要基於事實、邏輯、清晰而準確的表達。比如你說,「我在乎的不是法輪功在世人眼中的形象,在乎的是法輪功在世人眼中被歪曲的形象」——「被歪曲的形象」,就是「形象」的一種。你在乎法輪功「被歪曲的形象」,就是在乎法輪功的形象。而你上面一句說,你在乎的不是法輪功在世人眼中的形象。」

我嘗試更精準一些:
我可能想表達的是,我在乎的並不是真正的大法的呈現被世人如何解讀
而是並非屬於大法的內容被以「法輪大法」的代表性內涵被公開呈現,因此所產生的任何形象和反饋。
(未完)

@yuchao

(接上文)

舉例來說,
比如有人看了轉法輪說,扯~我不相信另外空間,懶得搭理因果報應,活一天享受一天最大,慾望萬歲自由無價,法輪大法的內容,學法輪功的人吧啦吧啦吧啦⋯⋯這個我也許也會心懷悲憫聊聊,但不會真正去在乎大法在他心中的形象什麼的

但另外一個人隨便看兩頁大法書籍,結合一些捕風捉影,或者自身不理解的修煉人的片段說「法輪大法會教人自殺,不自愛,不看病,待人冷漠,是個政治集團」那我就會在意,因為他所描述沒有一樣符合法,那不是大法所內涵。無論這個人是否真的遇見過一個人真的就讀大了法書籍,真的就自稱修煉了,萬一還呈現了這樣現象(雖然我覺得不太可能),這些內容和那樣一個修煉人都不代表大法的任何內涵和形象,因為這些都不符合法。

至於為什麼他看到了那樣的片段是另外一個議題。

(未完)

@yuchao

(接上文)

說回您的帖子
如果您描述是
「近代的華人互動都非常容易呈現出,紅衛兵文化留存的影響,這樣的影響在修煉大法的群體中同樣依稀可見,我在修煉者中也在面對著這樣一群人,修煉之後也還無法符合大法要求,殘存邪靈痕跡。」
那我同意您的說法,這是客觀事實。

您現在的表達方式我不贊同。

不是在糾結文字準確度,而是這兩種表達狀態所呈現的背後的內涵之不同接近我上面的例子。也在反映出一種您的觀點。

如果我沒有自身修煉的體會,看近期您的社區內容,我會很容易認為法輪大法根本就不教人好和所有社會上的騙子宗教政治團體是一樣的。極權,階級,鬥爭,迂腐,黑暗。是虞超先生自身的修養和愛在努力維繫著這個法美好一面,但其實這個法本身很糟糕,那些人更糟糕。真的很容易有這樣的觀感,我不知道這種觀感是否符合您想表達,您的初衷。但這種觀感不是事實,和我切身的體會,身邊的修煉者們完全不相符。

當然,我理解您的憤怒,也不否認上面的觀感無法冷靜面對自身情緒的留言者(其中包含修煉者和不懷好意者)佔據了一半的「功勞」但是不可否認的是,您的處理方式是再一次把聚光燈有所引導的投向了這樣的方向。
(未完)

@yuchao
(接上文)

我相信給您留言的也有非常多理智善意的聲音,一路走來也有許多支持您的同修聲音,那些也是修煉者群體。但是編輯和呈現中對於這個層面的呈現是非常少的。我認為這種呈現的不平衡是您的主觀感受無形中的顯現。

這裡,我有問題想問您:

您在修煉大法之前,是否也比較容易因為一些見解獨到,觀點的堅持,不被理解,或與身邊人發生衝突呢?

究竟是法,帶給了您與周邊這樣的衝突
還是您本身的特質帶來的衝突延續到了修法的一眾環境內呢。

@Rika 「究竟是法,帶給了您與周邊這樣的衝突
還是您本身的特質帶來的衝突延續到了修法的一眾環境內呢。」——明慧網篡改歷史的行爲帶來的衝突。

@yuchao
明慧網篡改歷史的行爲帶來的衝突。

《〈
我認為這不是事實真相。

我同意明慧網的行為帶給您很嚴重的傷害,在您這裡產生矛盾的激化,但矛盾不始於那裡。

我自己認識您是在一個群裡有個每句話都不在法上的自稱大法弟子(我認為間諜)企圖用您的視頻來表達什麼大法弟子之不妥。我當時看了反而蠻喜歡的,就搜尋了您的頻道。

之後就看到,聽到,有人說您亂法的爭議,蠻誇張的也有。那個時候衝突其實已經很明確了。

跟隨了您的頻道大概一年多吧?這樣的爭議可以說是從未平息過。

所以起點一定不是明慧網的刪帖。

其實衝突的激烈化是有個明確的節點的。
就是新經文的發布,師父沒有明確的指向,但是我知道很多同修都把這個內容與您相聯繫了。於是引發了很多現象。

相信您還是信師信法的
我也不會去想像同修們誰就一定對新經文有確鑿的理解。
所以我真的很想聽聽您對新經文的見解。

@yuchao
我修煉的體會中
法輪大法是一個非常大的法,內涵實在無窮無盡。每一個修煉者都會或多或少的同化法的一部分內涵,這種同化會給我們自身帶來質的轉變。

但是每一個修煉者,同時無法瞬間擺脫構建他遇到大法之前的所有根深蒂固的內容,這種內容甚至是累世積累的。這樣的累積的內涵中不好的東西非常非常多,簡直就是千年淤泥。對法的同化相較自身這些累積,就微乎其微。我們在修煉的過程中,艱難的發覺、修正、替換。這一份自帶的東西並不代表法的內涵,是那個人本身的東西。

所以,修煉人身上,有因法所產生的轉變,和未消化法而遺留的各種。比較複雜。

所以如果您說每個修煉人都在自己的基點上在法中提升自己,那是修煉人的面貌。我同意。
如果您說修煉人和常人一樣都沒有去掉自己各種心,卻來指手畫腳別人,這就是修煉人的面貌。那我不同意這樣的描述,不是不同意描述中的現實是否存在,而是,去不掉的各種心是個體成長問題,不是修煉的法的問題。也不同意這種短暫的現象會代表什麼,因為與未修煉者不同的是,修煉者具備了更好的條件,以更快的速度從自己的各種心中出來。片段的現象是會不停變化的。

@Rika 你說的是「修煉人應該什麼樣」,我說的是「修煉人實際什麼樣」。

@yuchao

你說的是「修煉人應該什麼樣」,我說的是「修煉人實際什麼樣」。

《〈
我說的我認為是修煉人是怎麼樣的話題。
每個修煉人由修煉之前的自己和修煉之後的自己組成。

另外修煉人應該是什麼樣和
修煉人實際是什麼樣,兩者不衝突啊。

我想每個修煉人都還沒有達到自己認為的應該的樣子。
我還沒有達到
相信您也還沒有達到自己的那個應該

現實中的我實際的樣子,會生氣,會因為不被認同的失去而難受,會控制不好情緒對家人,或與周邊人爭執,會有很多不符合真善忍,數之不盡。但這並不影響我向法而修,也不意味著我會因修煉正當化這些自己的問題,更不同意誰用這些我本人原本固有的問題來代表我的修煉。

我自己不長進更多是我個人的苦惱,修與煉的過程。但現實中還是會犯那些錯,但會有變化,從一百次有百次犯錯到一百次中犯錯90次。這10次的變化其實才是修煉促成的部分。

我的實際很差
不影響這與我認為的修煉應有的面貌共存。沒有衝突。

這樣的內容只有修煉中人自己明白,現象解釋不了。

@Rika 修煉人應該是什麼樣和
修煉人實際是什麼樣,是兩個不一樣的東西。

現在您用「修煉人應該什麼樣」,否定我對「修煉人實際什麼樣」的描述。

我不太想談下去了。您如果願意,瞭解一些經常發生的邏輯謬誤,也許對您有所幫助。

@yuchao 修炼应该忠实于自己的本心,遵循于实际,而不是用自己对修炼的认知去评判别人的修炼。应该多多鼓励虞超,采取打压强迫的方式是不是本身就已经背离了法的初衷。

@yuchao

請問您是否看了「真蘇格蘭人謬誤」?

我看了您發的連結中,到「類似案例」一欄為止的內容。

我的理解是:
這裡有一些文字描述的誤差
我們通常理解的蘇格蘭人是地域概念,但是文中的主人公所描述,我認為不是指這個地域概念。似乎更接近「蘇格蘭精神」或「蘇格蘭文化」的讀解

如果說「真正具備蘇格蘭精神的人,不會變成色魔」就沒有那麼彆拗了。

我不知道蘇格蘭精神是什麼,所以不去論證會不會變色魔

但我認為,出生在蘇格蘭這片土地的人,不一定全部具備蘇格蘭精神。所以也許他可以說他是一個蘇格蘭人(地域概念)但他一定不能說,我就代表了蘇格蘭精神吧。

每一個看過法輪大法的人或者自稱弟子的人是否都符合並同化了法輪大法?我認為不會。所以我們可以說自己是一個修煉人,但我不認為自己有可能代表大法。因為構成我的有很大一部分不是也尚不符合大法。

@Rika 到現在,我向您提出一些問題,您沒有回答。
我給您貼的那些圖片,在您看來,他們是法輪功學員嗎?

@yuchao 您容我慢慢來,您速度太快了⋯⋯
這個之前我先回覆明慧網那個內容,但是我要先工作一些時間,可能不能那麼快。

請見諒

@yuchao

「可否直接談你對明慧網、新唐人、大紀元聯手封殺我的看法」

最初的感受我在油管其實已經回覆您了。
就是0.000001那個。

很抱歉這個回覆晚了,因為關於這個思考,最初的感受在一直起著變化。(第三次寫了,現在寫的內容和我丟失的幾百字很不一樣)

在我認知中明慧網的存在與大紀元新唐人不太一樣。新唐人大紀元是企業,雖然修煉人的觀點,真善忍的狀態很大程度影響了企業的呈現,裡面不全部都是修煉人,他是修煉人作為社會人去做的一個項目,和其他同修的修煉關係不大。不管誰做的,就是個企業,是個媒體。他們用這個企業救了非常多的人,我很敬佩。

法輪大法網是修煉人唯一認定的修煉相關資料,經書,視頻,練功點等標準內容的提供網站。
明慧網是師父唯一指定的學員交流平台。這兩個平台是和每一個修煉者息息相關的平台。
但是兩個網站的呈現方式非常不一樣。我理解中法輪大法網提供的是標準,明慧網是互動與切磋的空間。

(未完)

@yuchao

其實一開始接觸明慧網的時候,我也曾非常不適應,諸如虞超先生提到過的很多問題,還有一些虞超先生沒有提到的問題。但隨著修煉的加深那些不理解的問題也相繼有了自己的答案。

這次明慧網改帖,帶給我的第一感受和那些當初的困惑感很像。

作為修煉人,如果法輪大法網和明慧網出現偏離,那是十分嚴重的事情,意味著多少億修煉者的大面積偏離,大法弟子從何而來?這樣的事情的可怕程度無法用語言表達。因此,我毫不懷疑這樣的事情師父會管著,不會讓其偏離,即便是有任何可能的苗頭,都會在我們甚至毫無察覺的時候以法會或經文的方式及時修正。所以,如果我們看到了一些很違背我們理解的內容,那我認為或者因為自己境界不達尚不能理解,或者就是那是一些不會傷及根本的小問題,留給了我們修煉成長的空間。

反過來說,反但是師父用新經文寫出來的內容,就已經是會有很大影響,很惡劣的問題了。是所有修煉人必須放下所有自己的感受,嚴肅以待的事情。
(未完)

@yuchao

那說明慧網改帖
改帖本身的震撼是相當大的。
但我認為虞超先生以各個時代的獨裁者類比並不妥當。為什麼呢?
舉個例子說吧:一個酗酒成性每天家庭暴力的爸爸痛揍了自己的孩子,和一個一直以來溫和、寬容的父親突然有一天痛揍了自己的孩子,我們是否可以依據他們都痛揍了孩子,因此同樣的判斷思考這個父親是一個虐童者嗎?
所以如果我們要對一些事物定性,我們需要看到它的慣常體現。我倒是建議有心的朋友可以查一下,發生虞超先生這個現象的是常見行為,有許多類似的受害者,還是虞超先生的案例是個例,甚至有可能是建網以來唯一例的話,以取消文化的方向聲討這個現象,應該不是對的方向。畢竟,取消文化是在大面積,慣常的做這樣的取消。
(未完)

@yuchao

再聊一下明慧網是否有獨裁霸權的話題。我只能作為一個利用者來聊聊我的感受吧。在虞超先生的平台一年多,接受一些犀利的觀點,也引發我不少思索。在這個前提之下我利用明慧網中細細體會,沒有感受或者察覺到誰在攏權啊,很有階級啊,這樣的意味。我個人實際互動,依舊信任明慧網。談論這個話題是一個很嚴肅的話題,我覺得如果我們要討論這個問題,要有很具象的事項為基礎,比如「誰,用怎樣的方式,發生了怎樣的事件,如何進行攏權。」我看到的以往對這個話題的討論,似乎都顯得過於感性了。

@yuchao

直白的說吧。
被刪除本身生猛又刺激。

可是到底為什麼,可能多深思一些,不要太草率定性為好。

這個話題其實挺嚴重的⋯⋯
我們做的每個事情,師父可是都清清楚楚的,所以
這件事情,可能比表面上看到的要嚴重許多

虞超先生,對於您來說
現在所體現出來的社會性的委屈對您的傷害更大
還是修煉上層層掉落對您的傷害更大一些?

不希望您受傷害

不知道您記不記得師父講法中曾提到一個其他法門的修煉者,修煉到元嬰都有了,結果因為沒有體悟明白她的師父給她的關,心生怨念,最後為了一筐蘋果而一落千丈的故事。像個笑話,但對於修煉者,這樣的笑話怎笑的出來。對於修煉者來說太殘酷了。

明慧網的修改,
是否也可以看作是一個超大聲的警報呢。

@Rika 「被刪除本身生猛又刺激。」——那是篡改歷史。我覺得在這件事上,您缺乏基本的善惡是非判斷,還用法輪功的言辭包裹您在這件事上的善惡不分。

告訴自己其實在這件事上不清楚,我覺得是對自己負責任的做法。

@yuchao
我確實在善惡觀上有所分歧。
在油管您的視頻下我回覆了一篇內容,似乎可以回應您這裡的話題

《〈《〈《
我想提三個點:
第一,刪除與篡改之間是有內涵和性質的差異的。明慧網的那篇報導來說,事件本身的報導存在,迴避了其中一個人的名字,這可以稱為篡改嗎?和我的常識認知不符,有放大的嫌疑。

第二,我看到很多討論中,(包括虞超先生)都會把明慧網發表的投稿,解釋為明慧網的觀點。這個誤區很大,明慧網是修煉人切磋交流的平台,每個人聊自己心得感悟,那肯定不會是完美的。我長期使用明慧網,來稿人的觀點經常還有幾篇內容相護對立的,很正常。明慧網有一個明慧編輯部的欄目,那裡的文章是明慧網發出的。(最新一篇是一篇關於自媒體的內容。)行為當然也算,所以我認同刪除名字是明慧網的抉擇,但是曾某虞某的文章應該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應混為一談來看待。

(未完)

@yuchao
(接上文)

第三,關於善惡觀。
個人認為善惡觀是有語境與標準的。以前也有一度覺得有些善惡觀是有絕對的善與惡的,但是後來在生活中實踐就會發現以絕對態度判斷善惡的問題非常大。比如說吧,愛自己的家鄉,愛自己的國是善的,但是在被中共欺騙的語境下就變成了惡。比如說做善事,總沒有問題吧?但是當善立足於一個惡的平台,所有的善就變成了助力惡更加猖狂的惡。我們最常講殺人,總歸是惡的吧?但是當復旦的青年教師割喉上級的時候,卻沒有被罵成一片。當無人機殺了獨裁者的時候,人們更多感受到了欣慰。所以善惡需要語境,而判斷善惡則需要格局。格局越高就越能看明白其中善惡。這種格局的變化是會使得善惡有所反轉。甚至因爲格局不夠,讓所有對的事情都變成了錯的內容。修煉人的格局可能就是境界吧。大法弟子之所以都「以法為師」。是因為大家都共識法的境界之高,毫無懸念,這種認可是從實踐中來的。在修煉的過程中,這種善惡標準最後會落在「導人向法,還是導人遠離法」因為法裡面包含了所有的善惡與智慧。所以導人遠離法,對於修煉人來說是一個特別大的罪,無論如何都不會希望自己在其中起到這樣作用。

(未完)

@yuchao
(接上文)

所以這裡也想提醒所有為虞超先生鳴不平的朋友,或許你們會覺得法輪功修煉者里有一些你們看不好的修煉人,這很正常。但無論如何請你們不要在心中對法輪大法與他的創建者有所排斥。你們所喜愛虞超先生同樣是被這部法所造就而至。這是為您著想,也是為虞超先生著想,同時也是為在這裡發過言的每一位同修(包括我自己)著想。🙏

再說討論中的分歧,虞超先生在吐槽,來指點虞超先生的同修們很多境界很低,心性很差,只看他人問題,卻顯出自己問題。來勸(有的是罵)虞超先生的人,認為虞超先生格局不夠,不合時宜,鑽在牛角中油鹽不進,偏執又極端。其實這個話題從修煉人角度說,去從法中找答案就好了,不被他人,環境幻象干擾,沒做到的時候是抑鬱,做到了其實是一種清淨與自在⋯⋯當然這個論調似乎在這裡是被認為為逃避的觀點(雖然我個人覺得,不從法中找才是在人心中逃避修煉)

那我也說一下我看到的客觀現象。

(未完)

@yuchao

(接上文)
那我也說一下我看到的客觀現象。

虞超先生所提出來的一些法輪功學員現象,我認為都存在。是否大面積存在,有多大的代表性,我個人沒有發言權。虞超先生確實用自己獨特的角度續上了一些朋友與法輪功的緣分。起到了讓更多人接受法輪功的效果。

但是虞超先生表達的一些內容,又或者表達的一些手法,傷及了一些大法弟子所在乎,或尚未逾越的部分,同時可能虞超先生的論述並沒有能夠說服對方認可,就只剩下衝突和疼痛了。於是有了一些對於虞超先生攻擊性的言詞。(我看到很多時候是對方被刺激到後的應激反應)

人們進入應激一般都比較激烈,所以反饋回虞超先生的,也是什麼話都有了,什麼做法都有了⋯⋯而虞超先生呢,面對這樣的排斥,在很多的節目或者其他平台,非常高頻的提出自己是野生仁波切,被說邪悟等等。其中關於認為明慧網,新唐人,大紀元有問題的描述也是非常多的(可能是處於另外一種善勸吧)在虞超先生的平台其實長期有一種,虞超先生很委屈,因為說真話受組織排擠的氛圍。在這種氛圍下,也是陸陸續續有人對法有著質疑的態度或保持距離。對明慧網和大法修煉者排斥的,那就很多了。

(未完)

@yuchao
(接上文)

這個時期其實同修內部對虞超先生有喜歡的有排斥的。但是很明顯的有一些特務,開始高頻的用虞超先生的內容去攪和修煉團體。反過來刺激一些修煉人和虞超先生。

隨著曾女士的引用,這種場景開始不再只局限於虞超先生平台,一些不好的影響迅速擴大。於是師父的新經文發布出來,很多人就自覺聯想到了虞超先生。衝突開始白熱化。

在這個衝突的過程中,一切都變得很激烈與不適,虞超先生的一些言詞也變得更加強烈,把指向直接對向了「法輪功群體」或明慧網。這種矛盾的呈現過程中很多人都開始排斥大法以及修煉人。一部分人是因為虞超先生,一部分人是因為同樣激烈的留言者。不管是不喜歡誰,這樣的爭鬥的呈現,開始讓人們想要遠離大法。這是一個客觀存在的現象。

之後明慧網、新唐人、大紀元這些有代表性的法輪功成員開設的媒體與網站,刪除了所有把虞超先生作為大法弟子呈現的報導。

衝突更加白熱化。

我個人留言的原因是基於我的善惡觀,既:讓人們遠離法還是靠近法,是最終的善惡。

我個人大概沒有什麼能力讓這件事繼續或者結束。

只希望虞超先生,還有跟帖者們都能稍許冷靜一些吧。
這一切,只有魔鬼在竊笑。

@yuchao
我所憂慮的是虞超先生,在這些視頻或者帖子下邊,我已經看到有人在說,新唐人大紀元等等都是偽媒體。希望您有更大格局看到這樣的影響所帶來的問題。我同意您所指出的一些同修,包括一些同修項目的不妥之處,我也不認為這些平台毫無缺點。問題在於,您還未建設一個替代大紀元替代明慧網,替代新唐人,更能夠符合法,更能夠體現師父意思,更能夠救度世人的平台。如果因為這樣的爭議,甚至導致這些平台對虞一些人功能失效,那是很嚴重,很憂慮的事情。大紀元新唐人明慧網,在大局上我不認為他們整體的呈現是不符合法的。但是我也覺得刪除的那個事情很是魯莽,我會嘗試發聲。也同希望您冷靜,作為大法弟子綜觀大局。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