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常人“,目前不信仰任何宗教,包括不修炼法轮大法。

我在中国一个小县城长大,从幼儿园到大学受到的是墙内的教育。大学毕业以后,我通过考GRE拿到美国一所高校的博士研究生全额奖学金然后来到美国。目前我在华尔街做分析师。

我经常看虞超的视频,获益匪浅。

记得刚来到美国的时候,我在一个地铁站入口遇到一个老太太,她过来二话没说就递给我一张传单,上面写的大概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等的文字。我的本能反应,也是唯一的反应,就是赶紧把传单揉在掌心,然后躲开这位老太太,同时整个脑袋里都是一个声音:“法轮功这个邪教还挺厉害嘛,发传单都发到这里来了!“ 现在我想,也许当时我的反应和想法,代表了绝大多数在中国长大并受教育的人对法轮功的认识。

在美国这么多年,各种所见所闻所感,但我对法轮功的看法在相当长的时间都没有多少改变。

Follow

我经常看YouTube,记得有那么几天,发现文昭和萧茗的频道都有提到虞超这个人。后来我自己在YouTube上找到了虞超的频道。

以我前面所提到的自己的背景,我觉得虞超频道里面所谈论的道理,很多都是探寻真理的基石,甚至很多已经接近于真理。另外,虞超所谈到的对法轮功的理解和实践,让我对法轮功的看法产生了本质的改变。虞超应该提到过,一个人在世,对世界的影响取决于自己对信仰和使命的实践。我觉得虞超的实践,是驱除共匪的从小洗脑教育在我,以及类似人群中烙下的法轮功是邪教这一理念的一剂特效药。对比一下,想当初那位老太太的传单送到我手里被我嘲笑一般忽略,虞超的YouTube视频可真是打击中共思想控制的神物!再后来,我了解到文昭,以及台湾大学一位叫明居正的教授都是法轮功修炼者。看来法轮功群体里面藏龙卧虎。

· · Web · 1 · 1 · 8

以我看来,个人是否选择修炼法轮大法,是否可以类比为个人是否选择信仰某种宗教所传达的上帝/神的旨意,比如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如果这个关系成立,那么对于法轮大法的信仰和对法轮功的修炼与实践,是否是个人与信仰之间的私事?在我看来,这应该是个人与信仰的关系,而非个人与组织的关系。今天虞超的这个视频,里面所展示的明慧网的文章以及Jian Wan与丁希文的评论,让“法轮功是邪教“这一念头再次从我眼前闪现而过。从明慧网与Jian和丁的言论,让我产生这样一个疑问,难道法轮功是帮派一样的组织吗?另外,他们的这些言论与行文逻辑,让我看到了土共宣传部的行文风格。我感觉,他们对虞超的很多指责与评论,其手法和水平极像中共孤立对方, 给对手泼脏水扣帽子的表现。

不过,我当然不会因为这样的人或者媒介的言论,就让“法轮功是邪教“这种中共洗脑产物在我这有立足之地。试问,美国有一个庞大的信仰基督教的群体,如果这个群体里面有些人是杀人犯,你就能以个例来否定整个基督教或者美国吗?

卡尔荣格应该说过类似这样的话:”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受难,那都和你有关。“ 虞超的言行不知道给了世人多少启发,解救了多少受难之人。他对法轮功的真相的传播,不知道改变了多少人对法轮功的看法。虞超的实践,应该是世人的荣耀,是法轮功修炼者的楷模。希望我们世人,不分信仰或信仰与否, 能配得上虞超这类顶着争议与压力,牺牲自己的领路人。要知道,曾经雅典人的愚昧杀死了苏格拉底。

@yuchao //故將有五危︰必死,可殺也﹔必生,可虜也﹔忿速,可侮也﹔廉潔,可辱也﹔愛民,可煩也。凡此五者,將之過也,用兵之災也。覆軍殺將,必以五危,不可不察也。

@yuchao 我聽到那些批判虞超的文章也有同樣的感覺,跟人民日報和中央電視台一個作風和腔調:空洞無物、誇大其詞、扣帽子而不列舉實際言行。

@yuchao 我認為是個人與信仰,與神之間的私事,it's personal. 我也感覺像中共的套路 - 要孤立一個人就先把他斗倒斗臭。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