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在蕭茗電報討論組的留言:

我覺得「宗教」和「信仰」是兩個東西。信仰是人從上界得到啓示並在世間實踐這種啓示;宗教是一種所謂institutional establishment,有組織、儀軌等等。

「信」和「研究真實世界」的關係,古今中外人們都在探討。司馬遷所謂「究天人之際」,阿奎那所謂faith 和 reason之間相輔相承。如何與上界的道理接上、如何將上界的道理在世間實踐出來,是我們每一個人的使命。

嚴格地說,眼前的世界並非是真實的世界,即便從物理學來講也是如此,因爲人眼接受的波長是有限的,再想多看,得藉助儀器。 舊約中耶和華上帝教摩西如何建立會帳、約櫃的時候,說的很明確,地上的一切是天上的影子。人類走到現在,靠的不只是「研究真實世界」,重要的是來自上界的 revelation, 也就是啓示。

在柏拉圖談出的洞穴比喻中,也說世間的一切,是真實東西,在*火光*前映出的影子——注意,這裏將真實映出影子的火光,都不是真正的日光。想看到日光下的真實,得砸碎鎖鏈,走出洞穴。 這裏極言世間的不真實,連反映真實的那個根源——光——都不是實在的日光。

· · Web · 2 · 1 · 7

將啓示實踐在這裏,也非常重要。但是根子在啓示。 人類的大事弄砸了,主要是斷了與上界的線,或者偏離了啓示。

道金斯《自私的基因》中,把人說成是基因的載體,人百年入土了,基因萬古長存。我覺得這種說法,與人是上帝形象的承載者正好相反。我的問題是,我面對一桌美食,我用手拿起來往嘴裏送,這是我的意願,還是我腸道中細菌希望得到養料,左右我產生的慾望和動作?當然,細菌能在我腸道中,是因爲基因使得腸子如此存在,有了細菌活下來的環境。

道金斯的理論,從人類的存在上,用「基因載體」替換了「上帝形象的載體」;用「爲了讓基因存活」,替換了接受與實踐上帝的啓示。我沒看過他寫的《上帝的錯覺》,但是我從《自私的基因》,已經大體知道他的思路是什麼了。我不讚同這個思路。 如果讓我在崇拜上帝和崇拜自己腸道中的細菌之間選,我選擇崇拜上帝。

就我聽Hillsdale公開課的心得,現在對於真實世界的研究,來自與弗朗西斯培根以下,對於西方古典哲學從根子上的割裂與否定,我在下面節目中談了一些,下面鏈接帶時間碼,從那個時間開始看:
youtu.be/YlWcw3cXpSw?t=1330

@yuchao 非常贊同虞超說: “人類的大事弄砸了,主要是斷了與上界的線,或者偏離了啓示。” 提醒的好!物質的成功讓人類自大,疫情中政府的表現大多是人定勝天。今早路上遇到的朋友說, “從數據上看疫苗是對付疫情最有效的救助”, 還說,“data is everything." 我沒有反駁她,但腦中立即跳出的話是:"what about God, the sun, the nature..." 誰又能證明人類不是在經歷又一次揀選? 有誰已經把這一生一世當作purgatory,當做走進天國前的煉獄來活?義大利的修士們是這麼做的,我身邊也有朋友是這麼做的。

@yuchao 我想知道“從上界得到啓示並在世間實踐這種啓示”是什麼?如何從上界得到啓示?上界以何種方式予人以啓示?不用修煉的話語,這些問題應該如何回答。
舜引導百姓因地制宜地開發、使用地力,根據太陽和星辰的運行制訂曆法並據此安排農耕。
堯根據水的特點制定治水方案,疏浚水源、疏通水道, 按照九州各地的物產規定各州進貢的物品,並爲各州選擇便利的朝貢路線。
這些我覺得都是找到了那個“天人之際”,是一種“格物致知”的精神,努力從“格物”達到“致知”,是不是一個獲取“上界啓示”的過程呢?如果說事物的特性是上界賦予的,那麼虞舜的行爲是不是通過自身努力獲得上界啓示的行爲?我目前覺得是,但不確定。
還有,陳勝那句“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和推翻秦朝的 起義算實踐上界的啓示嗎?我一直弄不懂, 陳勝放在今天就是一位農民工,爲什麼能說出“王侯將相寧有種乎”這種話, 因爲此前王侯將相就是有貴族血統,而此後真的開啓了布衣帝王、布衣將相的時代。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