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2019年7月5日,PLA(中國人民解放軍)人員邱香果一夥被押出(escorted)加拿大P4實驗室,是皇家騎警負責押出的;2019年9月13日,加拿大皇家騎警高級情報總監,情報部門負責人Cameron Ortis因可能長達10年的通共被捕。當時押出邱香果,是否是演雙簧,護送他們拿着病毒武器出來了?

2020年2月4日,曾擔任加拿大P4實驗室頭頭(至2015年)的Frank Plummer,不明不白死在肯尼亞。距中共宣佈瘟疫爆發的2020年1月21日,正好兩週。隨後世界各大媒體,再也不提此事。此人在邱香果一夥東窗事發後,竟無恥大言「加拿大P4實驗室不是中共軍事或學術上的間諜目標」——我的問題是,你從加拿大costco拿一包凍牛肉,能拿得出門嗎?爲什麼邱香果就能從本應戒備森嚴的P4實驗室,拿出數量和種類不明的「生物製品」?

這些事我從瘟疫爆發,一直喊到現在。

Cameron Ortis被捕後,對此事的報道中提到Cameron Ortis長期從中共方面接受金錢,並暗示他遠不是層級最高的從中共獲取利益的加拿大政府人員。

· · Web · 1 · 0 · 10

人體實驗。

我認爲這是美國NIH資助武漢病毒實驗室、哈佛Charles Lieber在武漢設立實驗室的唯一原因。

我認爲,早在2020年1月21日中共宣佈疫情爆發之前,中共已經將一定內情通報了美國,也許還有加拿大。因爲本來就在一條船上。Faucci言辭反覆,不是因爲科學不夠昌明,而是因爲政治過於黑暗。

我把話放在這裏,說在前面:病毒是人造的、製造病毒使用了活人做實驗、病毒是有意施放的。但願我全說錯了。

@yuchao 這是你的觀點,還是事實?

好吧,我明知故問,你都說了,是你認為⋯⋯

😅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