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出門之前,外面穿上夾克,遮住槍。
擁槍的核心在於,一個人從心理和思想上做好準備,在一定情況下,會使用致命武力保護自己的生命、財產,並願意面對隨後的民事和刑事麻煩。
在何種情況下保護什麼,這需要平常思考,還要多閱讀。
擁槍讓一個人成爲更加負責,更理解權利和尊嚴的人。

班農在《美國正行》講的道理,我都能聽懂。但是坐在他面前,曾經以自己的電影啓發班農走上現在這條路的人,卻持完全相反的看法。班農對此難以理解,他眼神和表情中的困惑,我有切身感受。班農知道美國出了大問題,他說出了這些大問題;我知道法輪功群體的修煉實踐中,存在難以忽視的問題,我也說出了這些問題。班農被很多美國同胞視爲魔鬼的化身,我被很多同修視爲魔。

感恩節收穫,是爲記。

Show thread

感恩節看了一部紀錄片,《American Dharma 美國正行》。正行,就是正念、正行的那個正行。影片說的是班農的事情。影片製作者是堅決反對班農、川普理念和政策的Errol Morris。班農就是在一次電影節上看了這位Errol Morris拍攝的講述越戰國防部長麥克納馬拉的《戰爭迷霧》,自己也想拍出這樣的電影傳遞自己的理念,因此從高盛投資銀行家變身電影製片人;班農的《Generation Zero 零世代》感動了Andrew Breitbart,進而加入Breitbart新聞網;再後來與川普風雲際會,成爲推動川普入主白宮的人。

班農知道《美國正行》的導演堅決反對自己的理念,導演幾乎認爲他是魔鬼的化身。在這種情況下,班農仍然接受採訪,允許對方使用這些採訪拍攝影片。班農在電影中反覆強調,自己做的事情,就是自己生命的Dharma,即受上天感召實踐的正行。

年輕觀衆:
唉,同学们没有一个不恨读书的,大家都觉得现在学的数理化日常生活根本用不到,学来干啥。

我:
這就是中共應試教育的目的:讓你們恨讀書,恨知識。這樣想的人,已經是教育制度合格的成品;其重要特徵是,不願也沒有能力造反了,以爲抱怨學校已經是叛逆。實際上真正的叛逆,是獲得他們阻隔在你靈魂之外的知識、能力。

年輕觀衆:
超哥,你智商很高。像普通人或是笨一点的……意识不到,或是意识到了也做的很慢很难。

我:
我智商高是叛逆的結果,而不是原因。因爲我叛逆了,努力追尋、讀書、練習,才有了此刻現狀。不要甘於當奴隸,而後把一切無能都說成「師父會安排」。

年輕觀衆:
我当时就是找不到读书考试的意义,所以选择随波逐流。我不明白考高分,那么努力学习意义何在?

我:
考試的意義在於,你在集中營中學會快速擰螺絲,不是立刻被槍斃,以後還有越獄的機會;讀書是另外一回事。我讀這些書,幾乎沒有學校教的。實際上學校儘量避免提及這些。不然你被喚醒,就是強大的叛逆力量。讀書,一兩年之內你就會有收穫,思考、看問題,都逐漸有脈絡;三五年,你的談吐會變;七八年,你的相貌氣質都會變。

大法弟子被明慧網帶風向的法輪功主流實踐迫害很久了。大法弟子被迫害,總得有人站出來。

明慧網作爲大法弟子的主要網站,常年刊登走極端的害人文章,這不應該是所有大法弟子都不出聲的事情。我剛走入修煉的時候,法輪功群體不是現在這個樣子的。我今天又聽到從中國來美國的同修,向xx項目捐了自己僅有的十幾萬美元。後來自己有個房子,賣了,又把錢捐了。我不想看着這群人害人。

「那世間惡人昌盛,沒有日日被雷劈,是否就是層層神佛都視而不見善惡不分呢?」——你拿自己和神佛比嗎?神佛做的事情你都做了嗎?如果沒有,爲什麼單單學「對惡人視而不見」呢?神佛沒做的事,你不也做了嗎?神佛不在我這裏留言,你爲什麼一再留言?

你不是神,也不是佛,做好一個人已經不容易了。法輪功群體不是一再講「做好人」, 並沒有講「做好神」、「做好佛」,不是嗎?

謝謝驚風堂兄提及我的遭遇。我在法輪功修煉中受益甚多。蒙驚風堂兄謬讚的一些想法來自我在法輪功中的修煉,實踐向內找,也是因爲法輪功修煉。因此我一直感謝師父和法輪大法。

我被法輪功群體中的一些人認爲難以接受的想法,並非批評法輪功的道理,而是不希望法輪功的道理被用來包裹一些不正確的做法。因爲我作爲大法弟子認真對待自己的信仰。
明慧網篡改歷史,在文章中抹去我的名字;新唐人下架此前蕭茗製作的所有和我有關的影片,包括四集《我們的故事》、三集有關中共防火牆的節目,大紀元刪除我此前寫的文章,包括《信息安全漫筆》、《母親節雜憶》等等。這是法輪功修煉群體中的醜聞。這些事情發生了,這些媒體所刊登的文章,真實性會被質疑;不僅僅是我,此前用血肉和生命捍衛信仰的同修的經歷,被明慧網、新唐人、大紀元的行爲所辜負。

蝙蝠俠電影中的黑暗騎士曾經說,你要麼死的時候是英雄;要麼活得太長,看着自己變成惡棍。我希望自己死的時候,儘量不要成爲惡棍。

wp.me/pbdjb7-1B7

公共領域的秩序與道德長久的傾覆與荒蕪,因此忠、義、男子氣概無盡忠赴義之地。
伍子胥的悲劇不在家破人亡、不在被逼自盡,而在「欲爲忠臣孝子而不可得」,在吳楚兩國忠義之心都落空了。生命可以「太山一擲輕鴻毛」,可是爲誰而擲呢?水滸阮氏三雄「拍着脖子」,「這腔熱血,只要賣與識貨的!」說的也是同樣一件事。
伍子胥看到這一點,故此「日暮途遠,吾故倒行逆施」;申包胥也清楚這一點,故赴秦乞師,並沒有說楚國應該救、值得救,而是放聲大哭——爲自己哭、爲伍子胥哭、爲天下胸有忠義、卻無人可托付忠義之心的豪傑而哭。秦哀公感動了,「豈曰無衣?與子同袍!」他願意試着重建公共領域那個值得爲之盡忠赴義的存在。
我們來到這裏,爲的就是經歷人生,說出這些關鍵,重建公共領域的秩序,讓此後無論豪傑還是普通人,都能過上一個值得用生命去經歷的人生。

歐金中 vs. 虞超;中國人 vs 法輪功學員

《「全宇宙都知道」,爲何在公共領域保持沉默?》——這是我下期節目的題目。

歐金中殺人一家被通緝,「活賞兩萬,死賞五萬」,大量中國人公開爲歐金中鳴不平,三十年前被他從海中救起的五歲娃娃,拍視頻爲他作證。

虞超只是對公共事務發表看法,被明慧網、新唐人、大紀元公開實施「記憶抹煞」,類似中世紀教廷「絕罰」;而法輪功群體在公共領域對虞超被明慧網、新唐人、大紀元誹謗和霸凌一片沉默。

我的問題是,爲什麼很多法輪功學員天天發帖笑話中國人沒良知、沒骨氣、善惡泯滅、是非不分?

wp.me/pbdjb7-1AQ

「虞超叔叔,中秋節快樂。 😊雖然不少人都說你是心中怨恨難平,可是,我卻看到了叔叔的一片赤誠。寧願冒著“社死”的風險,頂著重重壓力,也要指出明慧裡編輯的錯誤。因為你我開始明白了什麼是“僵化的修煉”,什麼是“正人道”。謝謝你一直以來的幫助,解開了我長久的困惑。因為你的視頻,我學到了很多“乾貨”,老師和同學都誇我知識豐富。其實,我做差生很多年了,沒想到還能得到這番誇獎。在我眼裡,叔叔你是真修弟子,你的文字言簡意賅,象卻大,意義深遠,還帶著一股凌厲和傲骨勁兒。在我的人生中像你這般用詞用句的人可謂是鳳毛麟角。所以,第一眼見到你的文章和看你的視頻,我就知道你是明白人。 😃趁這次中秋佳節,由衷的祝愿虞超叔叔及家人闔家歡樂,幸福安康。 🥰🥰」

Show thread

經過留言者同意,分享下面留言:

「虞超叔叔,中秋节快乐。😊虽然不少人都说你是心中怨恨难平,可是,我却看到了叔叔的一片赤诚。宁愿冒着“社死”的风险,顶着重重压力,也要指出明慧里编辑的错误。因为你我开始明白了什么是“僵化的修炼”,什么是“正人道”。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帮助,解开了我长久的困惑。因为你的视频,我学到了很多“干货”,老师和同学都夸我知识丰富。其实,我做差生很多年了,没想到还能得到这番夸奖。在我眼里,叔叔你是真修弟子,你的文字言简意赅,象却大,意义深远,还带着一股凌厉和傲骨劲儿。在我的人生中像你这般用词用句的人可谓是凤毛麟角。所以,第一眼见到你的文章和看你的视频,我就知道你是明白人。😃趁这次中秋佳节,由衷的祝愿虞超叔叔及家人阖家欢乐,幸福安康。🥰🥰」

「您不妨大聲說出這些這些這些留言是不符合大法心性要求的,因此我不作為同修的意見對應。」——言論不符合心性要求,因此這個言論不是同修做出的。這個邏輯並不成立。

如果這個邏輯成立,那麼其等價命題是:凡是同修做出的言論,都是符合大法心性要求的。——而這並非事實。

說到大聲指出,我已經大聲指出將近二百期節目了,我以後仍然會大聲指出。也許您可以考慮自己「大聲說出這些這些這些留言是不符合大法心性要求的」,到現在爲止,您主要是在讓我閉嘴。

Show thread

我:「所以請您不要用任何人來代表修煉大法的群體,事實上誰也代表不了。」——請問這個世界上存在「修煉大法的群體」這個事物嗎,在你看來?如果存在,而又「誰也代表不了」,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

對方:「修煉大法的群體」存在,但是都是途中人,因此誰也不能代表大法本身的呈現。如果一定要有可以代表的,那應該是大家在修煉的大法本身,或唯一修成的對象。或許在未來會有許多修成的同修們,他們代表了大法修煉者,就可以有這個話題了吧?美好的期待。但現在,我們都不是。特別是您提煉出的那些不符合大法心性的現象,尤其不可代表大法修煉者,或許可以代表一些修煉中我們自我掙扎的形態和過程案例?(然而那又是不需要代表的,師父在我們的修煉中一一都會管著讓我們慢慢認知修正)

我:「修煉大法的群體」存在,但是都是途中人,因此誰也不能代表大法本身的呈現。——存在,但是誰都代表不了。您陷入了典型的「沒有真正的蘇格蘭人」謬誤,但是自己並不知道。請看下面維基條目,「沒有真正的蘇格蘭人」:
zh.wikipedia.org/zh-tw/%E6%B2%

留言:谁如果还想劝超哥了,请不要劝了,说重了会令超哥心里不高兴的。……而且说出的话指责等等会令超哥心里不高兴的,看看他都回复了多少条吧。请不要给超哥添堵了。……这样大家明白了之后估计会减少劝超哥的机会添堵了。不要吵了,安静些吧。
能把我上面的置顶吗
我:「超哥心里不高兴」——就像同修牌紅衛兵或者紅衛兵牌同修會照顧我是否高興似的。
他們要的就是心理摧毀我,我要的就是讓他們展現給世人:法輪功群體中有一群這樣的人,而且除了我,很少有法輪功同修站出來清除這種惡毒氣氛。
如果你真的是法輪功修煉人,站出來指出他們錯誤,給明慧網、新唐人、大紀元去信,談出你們對他們錯誤做法的觀點。挽回法輪功群體被這些人破壞的聲譽。

Show older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