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剛出來的時候,我看到不少臉書朋友玩這個,我沒好意思唱反調,掃人興得罪人。這種新玩意出來各位可以看看我的反應。如果我沒動靜,就別碰這個爲好。因爲我實際上聽說了、瞭解了、做出判斷了,但是沒出聲。在信息缺失的情況下判斷敵我,這是我在過去二十幾年培養出的能力。

我用的工具相對周圍人來說,都先進一些、安全一些。前一段玩Clubhouse那些海外異議人士,大都不是真正戰場上的人;因爲如果他們是,就知道不該碰這個東西。所以從一個人使用何種工具,你可以看出與他可以共何種級別的事情。

我們不比鄭州京廣路隧道裏淹死的那些人安全多少。謂予不信,想想疫情後自己過的是什麼樣驚弓之鳥的日子,就應該知道了。

昨天我剛得知有性侵犯在google上的照片被google發現,而後落網。這種故事是給google等Big Techs侵犯我們隱私開路的廣告文。我們不安全。信息被控制,我們會心甘情願搶着往身體裏注射那些未必對我們有好處的東西。

我們一點都不安全。

我覺得法輪功方面應對天安門自焚僞案,更好的方式是,首先表示對死者的深切哀悼,這一點非常重要;然後是就事實提出問題。我們當年的做法,一上來就激烈否認這些人是法輪功學員——對手貼標籤,我們撕標籤 。這樣做非常被動。二十二年來,我們做的主要的事情就是撕掉對手貼的標籤,這也許不應該是唯一的或者主要的做法。這樣做,等於是用對手的攻擊,caliberate(校準)我們的修煉實踐 。我們的修煉實踐,應當展現生命在修煉中的成長與繁茂。二十二年來,這世界上說「法輪大法好」的,主要是我們自己——我們自己說自己好,說了二十二年。以至於坊間借用這種表達,有了「索尼大法好」、「刷機大法好」 ,令我哭笑不得。「四二五是道德豐碑」——將心比心,一般人不希望身邊有道德豐碑。你是道德豐碑,我怎麼過日常生活啊。人們希望有人能聽懂自己說什麼,理解自己的處境,知道人生路上有人和自己同行。如果再加上修煉實踐中的僵化做法,上述句子就成了固執的自我標榜。在山谷中大喊,你能聽到迴音;在世間這樣喊了二十二年,迴音都很少。

是啊,我也納悶,一萬一千多人訂閱,爲什麼每次瀏覽量不到兩千?

4'12"處,年輕人都在大笑鼓掌,而有年紀的人神色凝重——他們知道薩古魯說的事情,是人生中真正的痛點:你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活着,但是已經面臨死亡。
youtu.be/2lPGilwru9g

「聖人不死,大盜不止」的現代樣本。
--------------------
何清漣文章撮要:
南非聖人曼德拉及其革命同志給南非帶來:經濟下滑、失業嚴重、教育質量嚴重下降、結束種族隔離但因爲身份政治不平等加劇、事實上的一黨專制。
進步主義意識形態帶來同性婚姻合法、一夫多妻傳統下實現女性平權,2021年允許一妻多夫、吸毒嚴重。
epochtimes.com/b5/21/7/18/n130

我臉書上有年輕同修問我“去色慾心”去不掉,該怎麼辦。我說找個合適的人結婚。他很驚訝。我說我認爲結婚的目的之一,就是讓人能合法地釋放色慾心。在他聽來又是驚世駭俗。其實我說的就是幾句大實話。
後來有位年輕女同修私信感謝我,說我的話給她很大啓發。因爲她正面臨這方面內心的矛盾。我告訴她,這不是我說的,是使徒保羅在《哥林多前書》裏說的(對有些同修來說,這又是我在“不二法門”問題上的過錯)。她聽了很滿意。後來不久就結婚了。
我在臉書上公開發聲,緣起是2017年9月一位日本年輕女同修,被當地年紀大的女同修斥罵,說“迷你裙?想迷誰?迷男人!”
我認爲這種僵化的人造禁忌,在摧毀我們年輕一代在社會立足的基礎關係——婚姻。我就開始發聲。後來一發不可收拾。一直到現在。
被我幫過的人,有的感謝我;有的從困境中出來以後,打量打量我,又覺得我「不在法上」了。

將啓示實踐在這裏,也非常重要。但是根子在啓示。 人類的大事弄砸了,主要是斷了與上界的線,或者偏離了啓示。

道金斯《自私的基因》中,把人說成是基因的載體,人百年入土了,基因萬古長存。我覺得這種說法,與人是上帝形象的承載者正好相反。我的問題是,我面對一桌美食,我用手拿起來往嘴裏送,這是我的意願,還是我腸道中細菌希望得到養料,左右我產生的慾望和動作?當然,細菌能在我腸道中,是因爲基因使得腸子如此存在,有了細菌活下來的環境。

道金斯的理論,從人類的存在上,用「基因載體」替換了「上帝形象的載體」;用「爲了讓基因存活」,替換了接受與實踐上帝的啓示。我沒看過他寫的《上帝的錯覺》,但是我從《自私的基因》,已經大體知道他的思路是什麼了。我不讚同這個思路。 如果讓我在崇拜上帝和崇拜自己腸道中的細菌之間選,我選擇崇拜上帝。

就我聽Hillsdale公開課的心得,現在對於真實世界的研究,來自與弗朗西斯培根以下,對於西方古典哲學從根子上的割裂與否定,我在下面節目中談了一些,下面鏈接帶時間碼,從那個時間開始看:
youtu.be/YlWcw3cXpSw?t=1330

Show thread

在蕭茗電報討論組的留言:

我覺得「宗教」和「信仰」是兩個東西。信仰是人從上界得到啓示並在世間實踐這種啓示;宗教是一種所謂institutional establishment,有組織、儀軌等等。

「信」和「研究真實世界」的關係,古今中外人們都在探討。司馬遷所謂「究天人之際」,阿奎那所謂faith 和 reason之間相輔相承。如何與上界的道理接上、如何將上界的道理在世間實踐出來,是我們每一個人的使命。

嚴格地說,眼前的世界並非是真實的世界,即便從物理學來講也是如此,因爲人眼接受的波長是有限的,再想多看,得藉助儀器。 舊約中耶和華上帝教摩西如何建立會帳、約櫃的時候,說的很明確,地上的一切是天上的影子。人類走到現在,靠的不只是「研究真實世界」,重要的是來自上界的 revelation, 也就是啓示。

在柏拉圖談出的洞穴比喻中,也說世間的一切,是真實東西,在*火光*前映出的影子——注意,這裏將真實映出影子的火光,都不是真正的日光。想看到日光下的真實,得砸碎鎖鏈,走出洞穴。 這裏極言世間的不真實,連反映真實的那個根源——光——都不是實在的日光。

《蠶食美國》的作者柯蒂斯與特雷弗對話。美國最大的新教教派,美南浸信會,也支持「黑命貴」。他們談到的美國教會失去真實生命的情況令人觸目驚心,下面引文談到的情況,我在法輪功大組學法中見到,在法輪功的主要網站上也見到,有時情況更糟糕。這些年我寫的帖子,發生的爭論,就是因爲看到了這些情況。
----------------------
特雷弗:你问问听众:你最近听过哪一篇讲道能让你直冒冷汗,让你觉得羞愧扎心,觉得证道内容说中了你的问题呢?……
基督教本来应该是极少数人愿意做出必需的承诺,愿意成为坚定的基督徒,这是一个极重大的承诺。在基督教发展的头一千年里,成为一名基督徒就意味着接受死刑,如果你属于不同的教派,尤其是与入侵军队属于不同教派时。那时的环境是很艰难的。但现在大多数美国基督徒过着非常舒适的生活,他们的教导非常非常浅薄,他们的承诺非常非常肤浅,而且很容易被动摇和被颠覆。
柯蒂斯: 对!你说到关键处了!当牧师们停止以深刻而明确清晰的方式传讲真理时,那些真正得救的人无法吃饱,所以他们的生命根本不会成长。
nacr.info/WordPress/index.php/

人生路上,最大的困難就是內心的退縮、意志的渙散。我有很多壞習慣,從六七歲困擾我的多動症、注意力分散、內心軟弱退縮。我一再從失敗中爬起來。

自從2012年我坐牢十年刑滿釋放,在北京街頭茫然不知東南西北、公共汽車從後門上乘車卡「滴」響一聲,從前門下不知道再刷一次卡,被收了全程車費,心疼半天、一直到在美國落腳,掙一份工資,把兒子送到約翰霍普金斯以及美國陸軍預備役——我很幸運;儘管身上不爲人知的青一塊紫一塊,但是我很能打。

我此刻的工作,數據庫管理員,正在被包括谷歌雲服務在內的技術徹底摧毀。現在我要拿到谷歌雲服務的行業證書,再延長一段打工的生命期,我希望能在這個過程中找到做生意的辦法,不然我越來越打不動了,但是我又不想牽累孩子。

我剛剛結束的課,是一套六門課程的最後一門,就此我獲得第三個Coursera Specialization證書,下面我要考慮那最終的行業證書了:

coursera.org/share/a1e00e1896f

我克服困難,內心的退縮,終於結束了Coursera上谷歌雲平臺最後一門課:
coursera.org/share/504a691ea71

Show older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