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前無語自沉吟
宴罷歸來夜氣深
既讀詩書應寂寞
為寬懷抱強登臨
鯉風穿袖涼如水
蟾彩流天淡似金
把酒論文千古事
莫教容易變初心
最近經 季夫(Zeeve) ( facebook.com/ZeeveC )介紹,讀到一首好詩。這首詩寫的是孤獨,以及安住於孤獨。
首聯「尊前無語自沉吟 宴罷歸來夜氣深」,說的是在歡宴之中,美酒在前,卻悁悁然有所思;「無語沉吟」,未能融入高朋笑語;《月下獨酌》醉於美酒繁花朗月而後纔有「無情」,這裏無心賞玩;《滕王閣序》「興盡悲來」畢竟還曾盡興,這裏孤獨無法暫時忘卻心頭。「宴罷」,則外在的喧鬧繁華假象也歸於真實的孤獨;「夜氣深」,夜氣浸透衣服,寒意侵膚。一個「深」字,說的是身體感到的寒意,正如內心所無法抵擋的孤獨。王國維「一切景語皆是情語」,正此之謂也。
頷聯「既讀詩書應寂寞 為寬懷抱強登臨」。何以孤獨?詩人在侵膚寒氣與內心悽清孤獨之中,再次堅定的心告訴了我們:孤獨正因爲讀了詩書,並願意用生命傳承實踐其精神。一個「應」字是整首詩詩眼所在。因爲你要活出詩書聖賢之道,必然經歷孤獨;而且不經歷孤獨,倒是你要檢討的事。從首聯的悽清,至此內心的堅定綻放光明,照破冷霧黑暗。不是畏懼孤獨、傷感孤獨,而是「應」孤獨。「爲寬懷抱強登臨」,「強」,三聲,姑且、勉強。雖然內心已經再次堅定,但孤獨憂傷的情緒仍然縈繞,深夜之中踽踽獨行,不知何以遣懷——登高遠望或許可以?詩人並不確定。畢竟長久的孤獨已經讓自己在歡宴之中無語沉吟。
頸聯「鯉風穿袖涼如水 蟾彩流天淡似金」——「鯉風」,九月之風。「蟾彩」,月光。這裏點出季節,已是深秋。故此首聯中的「夜氣深」,我們更加感同身受。但是且慢,「涼如水」——這裏沒有了剛纔的悽清、寂寞、畏懼、傷感,而是豁然開朗之後煥然一新的通透。「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無需一日,轉念之中,精進堅定之心又成爲新的。蒼天不負有心人,在高處展現了新的境界:「蟾彩流天淡似金」—— 月光高華,映照夜空中雲彩,透出淡金色,正如詩人內心境界與從詩書中得到的新的開闊人生。
尾聯「把酒論文千古事 莫教容易變初心」——詩書傳承的千古不易之道,就要在當下活出真實。初心易變,正襯托世路艱難、誘惑逼人。因此明着說的是「易」,實際說的是「難」。面對千古以來,一代一代人都會面臨、經歷的難,詩人在悽清、畏懼之後,給出了自勵勵人的回答,對着正在讀詩的我們微微一笑:「莫教容易變初心」。

反賊們,上課啦!安全手機系統「石墨烯」安裝教學開始啦!
什麼?你不知道「石墨烯系統」?中共在中國封了Pixel手機銷售,就是因爲這是「石墨烯系統」指定官方手機。
youtu.be/K_MX6A7BkCo

「四億」一家伙就把法輪功重要媒體人轟得幾乎團滅了。

知道自己能力邊界很重要。要清楚知道自己沒有能力做什麼。該沉默的時候,不要開口。自己有能力做的時候,要勇敢去做。多年來反對捧習、反對捧秦始皇+李自成+洪秀全爲「二十四個英雄人物」、反對法輪功網上義和團無腦出征,我只看到自己一個人。

我因此被法輪功官方清除出法輪功群體。法輪功群體中很少人公開爲此事發聲。

法輪功媒體人應該考慮一下,爲何該發聲的事情不發聲、該沉默的事情不沉默。

今天的結果,早在你們論證秦始皇如何偉大、洪秀全如何偉大的時候,已經埋下肇因。

反賊學齡前子女教育兒歌。父親或母親在孩子對面,邊唱邊以單掌相擊,可促進親子關係。
你拍一 我拍一 手機刷成石墨烯
你拍二 我拍二 追上commie砍兩段兒
你拍三 我拍三 子孫爲奴心不甘
你拍四 我拍四 只要他們輸一次
你拍五 我拍五 讀書鍛鍊打基礎
你拍六 我拍六 自己只靠自己救
你拍七 我拍七 修身養性成大器 (Adan Shih 貢獻)
你拍八 我拍八 八月十五(把)韃子殺
你拍九 我拍九 立德立功三不朽
你拍十 我拍十 覺醒爭先未爲遲

我的一位臉書朋友季夫 facebook.com/ZeeveC 的小說《都是因爲當了老師的緣故》(readmoo.com/book/2102547680001
雜感二 柔軟的心
小說中第二次鑑定天賦之後,主人公說,
「那似乎是我第一次,想起那些曾經欺負我的孩子們。
無論我和他們覺得彼此是如何不同,在這世界的規則之下,似乎也沒有任何區別。滿六歲,接受第二次鑑定,然後一些人得到認可,被允許繼續往更高之處邁進。而其餘的其他人呢?他們是不是也曾經和我一樣——一樣難過,一樣失落,然後只能一樣不甘心地,放棄挑戰那曾經嚮往的天空?」——我對自己說,這是一顆柔軟的心。
我想有一顆柔軟的心。我想有一顆會微笑、會流淚的心。我小時候心很軟,我還記得。我記得小時心軟的感覺,像是隔着一座銀河系,看近在昨天的小時候。我經歷了太多怒火與怨恨燒乾眼淚的時刻。到現在我並不知道,那些事情是真的讓人生氣,還是那些事情激發了我生命深處暴君的印記。我十五六歲的時候,我大姐哭着說,虞超小時候挺好的,虞超原來不是這個樣子的。現在又過去三十五年,我內心的堅硬、決絕與兇狠,又比十五六歲時多了太多。
我不想帶着這樣堅硬的心死去。在世上走一遭,我想走時有一顆柔軟的心,我想留下弗羅多離開中土時給三個小夥伴的微笑。如果我走時能有一顆柔軟的心,留下微笑,我會在內心對命運之神大聲說:你對我是照顧的。耶和華說要把以色列人的石心換成肉心,爲此以色列人要經歷喪亂和流散。我不怕經歷艱險,我只是疑慮艱險會讓我的心更硬。
感謝季夫用柔軟細膩的心寫出的作品,讓我知道在很多我自以爲孤獨的時刻,其實並不孤獨。

過年我就五十一歲了。我沒有成語「年過半百」的感受。實際上我六七歲、十四五歲的時候,比現在蒼老得多。這不是比喻,而是相當程度上的實情。我兩三歲的時候看到外面的樹,屋子裏的桌椅,內心都想哭。當時不懂得表達,那是一種深刻沉重的被囚禁感。我在三十歲到四十歲的監獄人生中,有類似體驗,但是比不上兩三歲時候感受到沉重的囚禁感、絕望和無力。

五十一歲,我越來越明白蘇格拉底最後說的話:感謝那位醫藥之神,治癒了生命這種病。我們在世間的存在,實際上是一種深刻的囚禁形式。爲什麼我們會進入這種囚禁形式呢?也許對有的人來說,是他已經走出柏拉圖所說的洞穴,看到了真實的陽光、樹木、大海、清風,又回來告訴洞穴中的人。告訴他們火光映出的影子並非真實。

在這種囚禁中,有的人被囚禁得更深。我希望自己是在囚禁中逐漸解脫的那種人。我希望自己是別人想起我,被悶住的呼吸變得順暢一些的人。

這個世界很兇險,但還好不會呆很久。

youtube 這群王八蛋
我不怕你們shadow ban
迷你大咖獲新生
翻身不忘馬老闆
——這算是押上韻了吧?我也是學貫中西了。
twitter.com/Charleshvgo/status

最新節目《人何以是人》
推特可以貼長視頻了。我正在貼一個將近十八分鐘的視頻。
youtube見鬼去吧,看你再shadow ban我。
twitter.com/Charleshvgo/status

馬斯克親自爆料:

負責監督Fauci行爲是否符合倫理的美國國家衛生院生物倫理部門的首腦,Christine Grady,是Fauci的太太。

2016年,明尼蘇達大學人權與健康總監Kirk Allison因爲對學校在包括器官移植方面的醫療實踐提出質疑,被排擠出學校,一度困難得要在明尼蘇達大集市(美國有名的秋季中西部集市)賣冰激凌。

柯文哲的ECMO就是從明尼蘇達的美敦力弄到台灣中國的,而柯文哲就在明尼蘇達大學進修過。

活摘器官的技術和實踐,不是中國人自己發明的;正如我2020年就指出,禍亂全球的病毒研發,從根子上說,美國、加拿大兩國相關機構如美國國家衛生院NIH以及類似Fauci這樣的人,恐怕無法脫清干係。

馬斯克有多家公司,Tesla,SpaceX,最近成爲世界級爆料中心的Twitter。馬斯克還有一家公司,NeuralLink,做的是人腦和機器融合。方法是向人腦中植入芯片。馬斯克的名言是,「人類要想倖存,必須與機器融合」。
與馬斯克競爭的一家公司,Synchron,他們做的也是人腦與機器融合,其方式是,通過血管植入某種「網狀材料」,這種網狀材料,與大腦構成腦-機接口。
2020年1月被抓、2021年12月被定罪的哈佛大學教授Charles Lieber,研究的正是用網狀材料與人腦融合——調查他的是,注意聽:聯邦調查局、國防部、美國國家衛生院。
上面那個與馬斯克競爭的,不是植入芯片,而是網狀材料與人腦融合的尖端公司,Synchron,是誰資助的呢?DARPA——美國國防部尖端技術研究局。
就像不少CIA諜戰大片中,被CIA耍得團團轉的以色列人、法國人經常說的那樣:Fucking American, Huh?
chatGPT只是個小玩具。用機器和人腦融合纔是真的big game。馬斯克SpaceX爲NASA服務,他老搭檔Peter Thiel的Palantir人工智能情報公司,在川普不信任整個情報界的時候,扮演了CIA的角色。但他們都是鄉鎮企業家。美國國防部沒閒着,出錢,出人,老大哥 is watching。
Charles Lieber被以六項重罪起訴,其中四項是稅務罪名。FBI、國防部、美國國家衛生院聯手調查的,最後用稅務罪名起訴?因爲Charles Lieber不講武德,關鍵的技術透露給中國。但是Charles Lieber爲什麼去中國?美國國防部沒讓我看機密文件,但是我來告訴國防部吧:他用中國人做人體實驗。
未來,或者乾脆就是當下,人們面對chatGPT以及Synchron這樣的技術,不得不回答的一個重大問題是:你何以是人?如果回答不了這個問題,未來的你或者你的後代,會成爲機器的耗材。

12月26日晚上去健身房完成重量訓練作業。健身房空空蕩蕩,多是亞洲人,有一個南亞人。我估計是白人有聖誕節的習俗。這些人多膀大腰圓,相比之下我顯得很文弱。(但是我有髭鬚,男性氣概get!)有一位身材相比之下瘦小的亞洲人,穿了一件Korea Army(韓國陸軍)的黑色T Shirt,我猜這哥們和我一樣,也是個Soldier-Wannabe。幾乎沒有女生,有個黑人女生練有氧伸展,還有個白人女生在跑步機上。有個健壯運動者給另外一個非常健壯的運動者拍攝臥推,但是立不住手機。我說:「用我的三角架吧」,他接受了,我們互致友好的點頭微笑。我心說這真的是「左右爲男」了。

我覺得「練出肌肉可以吸引女性」基本上就是個迷思。我覺得規律運動的最大作用,是成爲錨定一天各種計劃的一個主要Anchor,圍繞這個任務,自己得有對應的作息、完成相應任務、吃的東西也變得有目的性;在完成運動作業時,集中精力思考動作要領、記錄完成多少次,換槓片等等,任務簡單明確,沒有不可知帶來的焦慮,是一種世俗版滌除塵慮的類似冥想的過程;完成任務後,有任務完成的平靜喜悅和自信。這些東西在混亂繁雜的一天中,是挺重要的壓艙石。

《忿恨的囚徒》筆記:
妻子身上沒有發生變化的特質,丈夫的看法:
婚前認爲是無憂無慮,婚後認爲是輕浮;婚前認爲是主動,婚後認爲是衝動;婚前認爲是爽朗,婚後認爲是無腦;婚前認爲是有魅力,婚後認爲是膚淺;婚前認爲是活潑,婚後認爲是情緒化……

丈夫身上沒有發生變化的特質,妻子的看法:
婚前認爲是穩定,婚後認爲是不知變通;婚前認爲是井井有條,婚後認爲是強迫症;婚前認爲是果斷,婚後認爲是控制狂;婚前認爲是聰明,婚後認爲是古板(超註:只知道follow logic);婚前認爲是客觀,婚後認爲是冷淡……

洞見在於:上述情況,原因不在於對方「變心了」,而恰恰在於對方和自己都*沒有變*。但是人生中真正的恐懼需要對方照顧,真正的追求需要對方幫助(經常是爲了彌補和消除恐懼),但對方也只懂得被自己最深的恐懼驅動,在兩種不同的人生道路上,二人不能看見對方,而只知道自己深層恐懼帶來的痛,而且經常連自己的深層恐懼是什麼都不知道。當對方不能體察和幫到自己的時候,自己在恐懼中的無力感,會向外投射爲對伴侶的憤怒。因爲 1. 責備他人是不看自己弱點的最好方法 2. 自責的無力感會被責備帶來的力量感極大緩解,無力感帶來絕望和危險,力量感帶來安全(的幻覺)。因爲憤怒,對對方的認知就改變了。不是因爲對方變了,是你對同樣的一件事,認知變了。

臨牀數據顯示:伴侶的關係在婚姻後會更加脆弱。

我的理解是,婚姻對雙方的要求遠遠高於男女相悅。婚姻要求大量的自我覺察和對對方與週遭環境的覺察。

作者以精神科臨牀實踐的精準與洞察,說清了這些事情。

《忿恨的囚徒》中分析了婚姻中的大量衝突,是少見的給我「讓我睜開眼睛」經歷的書。十分值得一看。

a.co/d/fx7WnbH

朋友說,「二十年後有超哥的心性知識相貌一半就很滿足了」
我想了半天纔想出真正內心的話:
「有太多比我善良、比我優秀、比我純真的人早早就離開了,可是我還活着,我覺得一定是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做,我有時會想想哪些事值得掛心,值得做;哪些書值得讀。
還有,曾經一起經歷重要人生關口的人,慢慢就在人生中走散了,可是你知道自己看到的,自己正在考慮的事情的確重要,可是只剩你關注這些,因此你就更得儘量把這些事情弄明白,做好。
誰有錢,誰出身好,誰吃過什麼宴席,抽過什麼雪茄,一點都不重要;遇上的時候吃一口,遇不上就好好嚼自己能吃到的,細嚼慢嚥。」

藍勾勾到了!
「小扎呀,你還是太年輕、做事不懂得分寸;勾結外國審查美國人言論,皇上是要殺頭的啊……說你也是爲你好……」——賞扎克伯格男性說教一波~
我的推特:
twitter.com/Charleshvgo
請大家關注

關於馬爾庫塞所謂「要做愛不要作戰」,我又仔細想了想。

做愛還是作戰?這是自舊約大衛王時代以來的重要抉擇,A Biblical Choice。大衛王娶拔示巴而害死她丈夫赫人烏利亞。赫人就是赫梯人。沃格林在《以色列與啓示》中提出敏銳的問題:「有任何一個成年女人在洗澡時,會意識不到他人,尤其是男人的直視嗎?」——答案就是,拔示巴專門展露裸體以誘惑大衛,因爲大衛「雙目清秀,容貌俊美,面有紅光」,而且是以色列王。沃格林認爲,拔示巴之所以如此做,因爲此前就有其他女人這樣做而成功進入大衛宮闈。依沃格林觀點,這個故事中最重要的是:1. 赫梯人烏利亞不是猶太人,尚能遵守猶太教戒律,「戰爭當前不行房事」;而自大衛王以下的猶太人不能做到這一點,這是對耶和華上帝的違背 2. 以色列主要戰鬥部隊,只能依靠赫梯人爲將領的僱傭軍,而沒有自己基於信仰耶和華上帝的以色列軍事力量,這本身就是對上帝信仰陵替澆薄之後的結果。大衛王要爲此負責。

大衛得到的懲罰是,與拔示巴的頭生兒子被上帝擊殺。這個懲罰遠不如所羅門王,也是拔示巴爲大衛王生的兒子,遭到的懲罰嚴重。因爲做愛還是作戰,同樣是所羅門王面對的問題。以色列在軍事上強敵環伺,財政上也不寬裕,因爲所羅門王要建造聖殿,從人力和財力上就不能更多照顧軍事。所羅門王廣娶異邦女子,是以色列版的「和親」政策。而異邦女子是帶着本國的神祇和祭祀來的,而這也正是異邦把女子嫁給所羅門王而不是攻打以色列的原因:你奉我們的神爲神,我們之間纔有和平。而這正是真正觸動上帝烈怒的屬靈的淫亂。以色列國因此分裂。

縱逸世間享樂還是爲神爭戰,這是自古以來的重大人生課題。大衛王爲身體的享樂,失去頭生的兒子;所羅門王爲王國的平安,以色列國因此分裂。實際上無論何種信仰,只要想往上走,或遲或早,你會面臨爭戰,而且是在看上去毫無依靠的情況下,爲了更高的善而爭戰。馬爾庫塞爲了瓦解西方文明,讓大衛王、所羅門王級別的挑戰,在現代場景中,降臨到每一個人身上。上世紀六十年代的西方人,享樂的能力超過大衛與所羅門,物質豐盈,避孕藥將性與生育分離;而虔敬不如大衛,智慧不如所羅門,一路陵替至今,就有了現在種種亂象。思及於此,不禁掩卷凝神。

我們在Twitter的報道
如果說Twitter的前主人的故事是關於他們的偏見和權力旅行,那麼現在的問題是埃隆-馬斯克將如何處理他們創造的強大工具。

作者:Bari Weiss

星期四, 12月15日, 2022

喜歡
評論
分享
12月2日晚餐時分,我收到了埃隆-馬斯克的短信,他是特斯拉的首席執行官,SpaceX的創始人,Boring公司的創始人,Neuralink的創始人,在大多數日子裏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可能是歷史上最富有的人),而且從10月份開始是Twitter的所有者。

他問我是否有興趣看一下Twitter的檔案。我什麼時候能到推特總部?

兩小時後,我和我的妻子、自由報作家內莉-鮑爾斯以及我們三個月大的孩子一起坐上了從洛杉磯飛往舊金山的飛機。

在隨後的幾天裏,我們--記者馬特-泰比(Matt Taibbi);與《自由報》有關的調查記者,包括阿比蓋爾-謝里爾(Abigail Shrier)、邁克爾-謝倫伯格(Michael Shellenberger)和萊頓-伍德豪斯(Leighton Woodhouse);以及《自由報》記者蘇西-韋斯(Suzy Weiss)、彼得-薩沃德尼克(Peter Savodnik)、奧利維亞-林戈爾德(Olivia Reingold)和艾薩克-格拉夫斯坦(Isaac Grafstein)在Twitter總部一間沒有窗戶、光線充足的房間裏,開始查看該公司大量的內部通訊檔案。

馬斯克提出的唯一條件是,我們首先在Twitter上公佈我們的發現。(我們做到了。今天,在《自由報》上,我們發佈了這些故事的版本,不限於280個字符的篇幅)。

推特成立於2006年。不可能計算出這些年來它產生了多少電子郵件和內部Slack信息和報告。尋找與公衆相關的大主題的信息--比如說,Covid-19是否始於武漢的一個實驗室的泄漏,以及該平臺如何壓制或塑造了圍繞它的對話--就像試圖拼湊一個10萬塊的拼圖。

我們還必須通過律師使用電子取證工具--爲律師設計的軟件,幫助他們搜索大量的信息。因此,我們輸入搜索條件--主要是日期和Twitter前高管的名字--在許多小時內,文件會彈出來。然後我們把事件和通信的時間順序拼接起來。

我們沒有選擇性地檢索或挑揀文件,而是着眼於爲某個特定議程服務。我們的目標只是想弄清楚在國家和公司歷史上的關鍵時刻發生了什麼。

至於馬斯克的目的?

他要求我們挖掘所謂的Twitter檔案的目的是什麼?以及爲什麼這個癡迷於外太空的人決定在一個讓我們大多數人感到更加幽閉的社交媒體平臺上花費440億美元?

這些都是更難的問題。

聽馬斯克說,他的動機很明顯:這是爲了拯救世界。

"我不會花440億美元來恢復一個諷刺博客,"馬斯克在談到2022年3月被禁止在Twitter上出現的巴比倫蜜蜂時說。"我這麼做是因爲我擔心文明的未來,"他在一個深夜告訴我們。

在馬斯克看來,"出生率正在急劇下降,思想警察正在獲得權力,即使有意見也足以讓人避之不及。我們正朝着一個糟糕的方向發展"。

他說,他想把推特從一個至少被一半國家不信任和鄙視的社交媒體平臺轉變爲一個被大多數美國人廣泛信任的平臺。要讓它完成它的最高使命:即作爲一個數字城市廣場,所有的想法都可以被聽到,最好的會勝出。

"如果有一個信息源打破了等級,那麼我認爲它最終會迫使其他人不具有相同的敘述,"他說。"如果哪怕是一個組織爲了真相而努力競爭,其他組織就不得不跟隨。"

爲了贏回這種信任,馬斯克認爲,這需要誠實地說明直到最近他剛買下的公司所發生的事情:壓制不受歡迎的用戶;限制某些政治觀點;審查像亨特-拜登筆記本電腦這樣的故事;以及政府試圖影響這種決定的程度。

"我們在這裏有一個目標,那就是清除之前的任何錯誤行爲,並以乾淨的方式向前邁進,"馬斯克在一週內進行的許多談話中的一次說。"我睡在Twitter總部是有原因的。這是一個紅色代碼的情況"。(他在Twitter上說得更有力,他說該公司是一個 "犯罪現場")。因此,他一直在那裏斷斷續續地睡覺,聲稱有一個沙發。他兩歲的兒子,名叫X,幾乎總是在附近。

馬斯克是南非人,他多次將Twitter的清理工作比喻爲一種真相與和解委員會。但在一些人看來是真相與和解,在另一些人看來則是復仇。

午夜過後的某一刻,馬斯克展示了一櫃子的禮品,包括上一任工作人員留下的寫着 "保持清醒 "的T恤衫,他開玩笑說。"野蠻人已經撞開了大門,正在掠奪商品!"

請記住。馬斯克在4月提出收購Twitter的提議後,他在7月試圖退出,認爲該公司對網站上虛假用戶和機器人的比例沒有坦誠。但該公司起訴迫使他進行交易,而他則繼續進行交易。

馬斯克估計,他支付的價格至少是其價值的兩倍,但他不得不 "啃下這個毛球"--也就是說,他不得不購買Twitter。

價格標籤並不是他唯一的不滿。還有一個事實是,聽他說,這家公司根本就不是一個真正在運作的公司。

他說,當馬斯克接手時,他發現Twitter處於混亂狀態。員工有無限的休假時間,並且可以長期在家工作。據一位長期在Twitter工作的員工說,該公司已經完全停止了績效評估。"馬斯克說:"只要推特能夠保持它的頭在水面上,並且大致實現現金流的平衡,那麼這就是他們所關心的一切。

馬斯克稱他購買的Twitter是一個 "非營利組織"。他說,Twitter的存在並不是爲了追求淨利潤,而是爲了追求 "社會影響力"。"從根本上說,這是一個積極的組織。"

自從他執掌Twitter以來,他已經解僱了80%的員工。他堅持認爲,那些沒有準備好做 "極度硬漢 "和 "長時間高強度 "工作的人,可以自己出去。與我交談的幾個工程師在過去一個月裏每天工作18小時。他們看起來是這樣。

"這就像一架飛機正朝着一個方向前進,然後突然調頭,朝另一個方向打起了後燃機。這就是發生在Twitter上的事情,"馬斯克說,他發出了vroom的聲音,並笑了起來。

在我們今天發表的兩篇報道--《推特的祕密黑名單》和《推特爲何真的禁止特朗普》中,你會看到馬斯克所說的證據,即在舊推特,"他們把拇指用力向左壓。在左邊,你可以不受死亡威脅的影響。在右邊,你可能會因爲轉發特朗普的集會而被停職"。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並不令人驚訝。推特位於舊金山。它的員工中97%到99%是民主黨人。如果機構只是人,那麼,推特當然會更輕易地審查保守派。

令人驚訝的是推特對公衆的誤導有多徹底,他們堅持說他們沒有壓制不受歡迎的用戶和話題,而他們絕對有。

馬斯克承諾,Twitter的未來將是一個 "公平的競爭環境",而且將是 "一致和透明的"。他認爲 "算法應該是開源的,所以人們可以批評它"。這聽起來非常好。

但是,如果老推特的故事是關於該公司以前的統治者的偏見和成見以及權力絆腳石,那麼問題是馬斯克現在將如何處理他們創造的強大工具?當推特的主人在推特上說他的代名詞是 "檢察官/Fauci",這意味着什麼?

很多人認爲這很搞笑。還有很多人認爲它很可怕。這當然不是非政治性的。這不是把我們帶回到我們之前的地方嗎?

就在昨天,有消息稱Twitter禁止了@ElonJet,這是一個擁有50萬粉絲的賬戶,追蹤他的飛機的動向。馬斯克的理由是:"任何泄露任何人實時位置信息的賬戶都將被暫停,因爲這違反了人身安全。"他還指出,最近一個跟蹤者爬上了一輛載着他小兒子的汽車。另一個答案可能只是。我擁有Twitter。我的平臺,我的規則。

更嚴重的是,馬斯克在中國有商業利益。他是否會爲了取悅中共而壓制對中國不利的信息?舊的推特是由一個羣體的道德和風俗習慣來調節的。現在,它是由一個人的道德和風尚來調節的。

如果說我從這一週的推特中得到了什麼,那就是關於權力。它是關於少數私人公司的少數未經選舉的人如何能夠深刻地影響公共話語。

他們可以做到這一點,因爲他們製造的工具有多好,而公衆對它們的瞭解有多少。他們可以影響選舉的結果。而且他們確實如此。

因爲所有這些人都傾向於像一個人一樣行動和思考,所以馬斯克闖入市場街的Twitter大廈並翻轉桌子的做法有一些令人耳目一新的地方。但我不確定是否有人應該擁有這種權力。

有一次,我問馬斯克如何看待這種批評--就像Twitter的守舊派擁有太多的權力一樣,他也是如此。

他說:"我對各種想法持開放態度"。

還有一點:過去幾天,保守派媒體和社交媒體都認爲這是世界上最大的事件。傳統媒體和那些依賴它的美國人似乎幾乎不知道它的存在。

很難想象有什麼故事能更生動地體現出我們在自由新聞網試圖解決的問題。

我們生活在一種因缺乏公開、透明、知情、公開辯論而受到影響的文化中。爲了讓人們有勇氣說出自己的想法,他們必須知道,至少,發生了什麼。

推特的前領導層限制了公共辯論;對什麼是假的和什麼是真的劃定了武斷的界限;並對普通美國人放出氣體。馬斯克說他不會這樣做。也許我們不得不等待不可避免的第三任主人來開闢另一套檔案。我會爲此把我十幾歲的女兒拖回飛機上。

閱讀我們的Twitter報道。

推特的祕密黑名單

爲什麼推特真的禁止了特朗普

如果你相信誠實、執着、獨立的新聞報道,請今天就成爲訂閱者。

2022年12月16日,星期五

thefp.com/p/why-we-went-to-twi

Show older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