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六歲的事情像是近在眼前。
小時候以爲,長大了就沒有問題了;現在知道,解決了那些問題我纔長大了。

兒子從機場來電話,他作爲所在營最優秀的士兵畢業。拿到了比拳頭還大的塑料鑽石,以及另外三個榮譽徽章。
軍隊有兩種職業路線,士兵和軍官。營中士兵職業最高級的士官給他頒獎,問他,你知道還有誰有這個徽章嗎?兒子想了一下,說,不知道;那位士官說,我也曾是這個徽章的獲得者。這個營的營長也告訴他,自己是這個徽章的獲得者。

「看虞超的節目,我看到的是虞超在真實的人生與遇到的真實掙扎, 而且我看到他在每一集都在極大的努力下把很多事情,那些遇到的掙扎,儘量理清楚表達出來。有些視頻甚至要看兩到三次才弄明白其中所言。(別忘了,他跟我們大多數人一樣,都要花很多時間在養家活口上,那得要累積多少時間才能做一集節目?)。

最揪心的是最近這幾集的直播,作為「常人」觀者實在無法冷靜,因為在看的過程已經深深涉入其中,實在不想看到這樣真誠的人遇到不公平的對待。

期待虞超哥下一期的節目,繼續前行。」
wp.me/pbdjb7-1Af

幾位我的反對者已經開始探討,向美國政府投訴我,取消我的公民身份的可能性。

就我的公民身份,政治庇護資格的給予,是根據發生的事情(近十年牢獄),以及未來受迫害的可能性,而不是根據我對世事的觀點。

請各位睜眼看看你們面臨的修煉環境;那些閉眼不看的人,在迴避看到何種環境。

虞超 boosted

@yuchao 《大長今》裡韓尚宮對長今的內心獨白,送給虞超先生和您的家人。

「你......真是固執,就是因爲這樣我喜歡你,你的腦子裡沒有其他雜念,這樣才好。不知道這樣會讓你有多麼辛苦,也不知道這樣會讓我多麼替你擔心。你就這麼做吧,照你的方式去做。」

兒子在軍營的訓練在三夜兩天的野外集訓後最終結束了。整個過程充滿挑戰。兒子擔任一個小組的組長,優異完成了訓練。最後模擬遭遇空襲,軍官在離他們不遠處引爆真正的炸彈。
軍營的結業式上,兒子被頒發領徽 To Support and Serve。軍官問他,「還想回到訓練營嗎?」這是一個兩難的問題,因爲士兵都想儘快離開辛苦的訓練營,但是如果說還想回去,顯得做作。兒子回答,「雄鷹渴望高飛,我也希望儘快把訓練營中學到的東西應用到實際工作中去。」軍官表示滿意。我聽了也微笑了。

對方:
blah blah blah blah
……
但这点对错真那么重要吗
我:
不重要你爲何現在給我發信息呢

與其把提及我的節目從新唐人、網門翻牆鏈接下架,不如把大紀元捧習的那幾篇“特稿”下架,倒是不無小補。

哪有什麼「滲透」。
捧習、護柯、捧太平天國、2011年「買鞭炮、放鞭炮」以證明江澤民死、「心性到位了」、「發正念時看到鞭炮伸着捻子等着被點燃」(那時我還在獄中) ……所有這些荒唐事,這些被提倡的「標準動作」,沒有發聲反對的人,就別提「滲透」的事情了。因爲你就是荒唐事的參與者。哪裏還需要共產黨滲透呢?

卡尔荣格应该说过类似这样的话:”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受难,那都和你有关。“ 虞超的言行不知道给了世人多少启发,解救了多少受难之人。他对法轮功的真相的传播,不知道改变了多少人对法轮功的看法。虞超的实践,应该是世人的荣耀,是法轮功修炼者的楷模。希望我们世人,不分信仰或信仰与否, 能配得上虞超这类顶着争议与压力,牺牲自己的领路人。要知道,曾经雅典人的愚昧杀死了苏格拉底。

Show thread

以我看来,个人是否选择修炼法轮大法,是否可以类比为个人是否选择信仰某种宗教所传达的上帝/神的旨意,比如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如果这个关系成立,那么对于法轮大法的信仰和对法轮功的修炼与实践,是否是个人与信仰之间的私事?在我看来,这应该是个人与信仰的关系,而非个人与组织的关系。今天虞超的这个视频,里面所展示的明慧网的文章以及Jian Wan与丁希文的评论,让“法轮功是邪教“这一念头再次从我眼前闪现而过。从明慧网与Jian和丁的言论,让我产生这样一个疑问,难道法轮功是帮派一样的组织吗?另外,他们的这些言论与行文逻辑,让我看到了土共宣传部的行文风格。我感觉,他们对虞超的很多指责与评论,其手法和水平极像中共孤立对方, 给对手泼脏水扣帽子的表现。

不过,我当然不会因为这样的人或者媒介的言论,就让“法轮功是邪教“这种中共洗脑产物在我这有立足之地。试问,美国有一个庞大的信仰基督教的群体,如果这个群体里面有些人是杀人犯,你就能以个例来否定整个基督教或者美国吗?

Show thread

我经常看YouTube,记得有那么几天,发现文昭和萧茗的频道都有提到虞超这个人。后来我自己在YouTube上找到了虞超的频道。

以我前面所提到的自己的背景,我觉得虞超频道里面所谈论的道理,很多都是探寻真理的基石,甚至很多已经接近于真理。另外,虞超所谈到的对法轮功的理解和实践,让我对法轮功的看法产生了本质的改变。虞超应该提到过,一个人在世,对世界的影响取决于自己对信仰和使命的实践。我觉得虞超的实践,是驱除共匪的从小洗脑教育在我,以及类似人群中烙下的法轮功是邪教这一理念的一剂特效药。对比一下,想当初那位老太太的传单送到我手里被我嘲笑一般忽略,虞超的YouTube视频可真是打击中共思想控制的神物!再后来,我了解到文昭,以及台湾大学一位叫明居正的教授都是法轮功修炼者。看来法轮功群体里面藏龙卧虎。

Show thread

我是一个“常人“,目前不信仰任何宗教,包括不修炼法轮大法。

我在中国一个小县城长大,从幼儿园到大学受到的是墙内的教育。大学毕业以后,我通过考GRE拿到美国一所高校的博士研究生全额奖学金然后来到美国。目前我在华尔街做分析师。

我经常看虞超的视频,获益匪浅。

记得刚来到美国的时候,我在一个地铁站入口遇到一个老太太,她过来二话没说就递给我一张传单,上面写的大概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等的文字。我的本能反应,也是唯一的反应,就是赶紧把传单揉在掌心,然后躲开这位老太太,同时整个脑袋里都是一个声音:“法轮功这个邪教还挺厉害嘛,发传单都发到这里来了!“ 现在我想,也许当时我的反应和想法,代表了绝大多数在中国长大并受教育的人对法轮功的认识。

在美国这么多年,各种所见所闻所感,但我对法轮功的看法在相当长的时间都没有多少改变。

Hillsdale College 美國憲法101課程學完了第一遍。

兒子在軍事基地的Financial Management畢業考試中,九門課全是100分。據說是那個軍事基地此專業有史以來第一個男兵拿全科100分的。基地可能發給他一個巨大的塑料鑽石作爲榮譽,還可能拿到「傑出學生」的榮譽。

另一個拿九門100分的是越南裔女兵,普林斯頓大學在校生。她的方法是細心。老師教什麼就做什麼。我兒子是把所有細節用計算機實現,最後就是填數到正確位置。

我兒子、這位越南裔女兵、一個俄裔男兵成了朋友。三個人都對共產主義深惡痛絕。拿着M-4訓練的時候,俄裔男兵對他倆說,it's time to shoot some commies,(現在是槍斃共產份子的時候了),我兒子和越南裔女兵都大笑。

虞超 boosted

scholar blames for not being able to even blow up just one atomic bomb. He also suggests the CCP to arrest 8 more Canadians, and kill all the 10 arrested Canadians if Canada dares to send Meng Wanzhou, CFO of Huawei, to the . He also says a big surge is needed in China to have people like movie star Vicky Zhao all arrested. 中共學者 支招,給 支招,說如果 敢把 引渡給 ,讓殺十個加拿大人報復 ,還說全國應該大清洗,把 這樣的人全抓起來。
此短視頻來自他自己8月27號的節目,我加了英文字幕。請大家幫忙傳!
youtu.be/wDoGoIXlqtY

Show older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