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得谷歌雲平臺第九張課程證書:谷歌雲平臺上的智能分析、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
coursera.org/share/77a3a46e4f4

編程隨想的微軟網盤鏈接已經失效。

芝加哥時間2021年6月13日晚7點,中國、臺灣時間6月14日早8點,我直播《“編程隨想”凶多吉少》

時隔兩個半月,我取得第八個谷歌雲平臺課程證書。
我的規劃混亂容易半途而廢,因爲自己和自己對話得不夠。
我要儘快拿下谷歌行業證書。

coursera.org/share/31605e9d36c

感想:基督教社區能在道德和知識上傳承兩千年,是有其原因的。自己在修煉中沒有立得住的東西,群體內部就會出現冷漠麻木和互相拋棄,以及驕橫無知滿嘴大詞的宗教糾察隊。

Show thread

即使在我們完成困難的學術工作和追求舒適區以外的目標時,我們也要記住,衡量我們生命的標準並不僅僅是未來的職稱或職業,而是我們給予和接受支持的能力,成為優秀的團隊成員,支持他人的成功,為所有人的福祉作出貢獻。
協作、負責任地生活的願望以及對自然和上帝所造之物--包括每個人--的基本尊重和敬畏,使社區中的每個人無論在富足還是匱乏的時候,都能保持資源豐富和富有彈性。
作為一個每天都在成長和變化的社區,我們希望保持開放和迅速地對每一個到來的人--訪客、新想法、特殊客人、新觀點--表示熱烈的歡迎,這樣我們所經歷的歸屬感就能切切實實地感受到,並容易傳遞下去。
我們尋求發現和實現我們真正的天賦和最大的快樂--成為我們自己--通過站在每一種關係中提供的光亮中,特別是那些挑戰我們克服成見和放棄偏見的關係。
---------------------------------------

Show thread

本篤會教育。
10項要點
激發本篤會修道院生活的價值觀--愛、祈禱、穩定、服從、紀律、謙遜、管理、好客、社區--為聖文森特學院的學生、教師、校友和朋友照亮了參與世界並面對其複雜性和不確定性的方法。
上帝的愛超越了所有的差異,並號召我們在嚴格的、有紀律的知識探索中相互支持。
修道院生活的日常節奏使我們有時間進行反思和祈禱;創造足夠的安靜來詢問我們如何超越彼此之間的生活,並建立正確的關係--與他人、與我們的目標感和與上帝的關係。
雖然日常需求將個人拉向許多方向--走向不同的專業、職業目標、個人興趣--但我們記住,真正的成長取決於以強大而持久的關係和對人類尊嚴的共同關注為標誌的穩定感。
本篤會的教育--無論是在課堂上還是在服務中--都力求挑戰緊握的假設,並鼓勵為更大的利益奉獻自我。
本篤會培養一種傾聽的習慣,需要看到和聽到每個人--以及每個生物--以便更好地了解生命的豐富性、充實性和相互關聯性。

Show thread

我們如何共同成長。
我們吸引那些將本科生的經歷視為成熟的關鍵時期的年輕人;一個從外部權威強加的紀律轉變為由內心主導的紀律的時期。
只有這樣,你才能促進對知識的積極參與,並設定自己的目標。有了個人責任,就會有掌握生活的主動。你要學會相信自己的能力,不是基於無知、心血來潮或偏見,而是基於你自己對論點和證據的有價值的理解、檢查和評估,來聆聽、分類和解決各種想法。
通過追求這種理性和信仰的融合,你會變得更有底氣和能力;能夠堅持不懈地把你所學到的東西--關於你自己和這個世界--完全帶入與同事、家人、朋友和社區的生活中。

Show thread

本篤會聖文森特學院的介紹:
----------------------
是什麼造就了本篤會學院?
作為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本篤會機構,聖文森特學院呼籲校園社區的所有成員走出他們的舒適區,以建立一些持久而真實的東西。本篤會教育強調人生挑戰的共同性和漸進性--一步一個腳印的性質。雖然課堂和體驗式學習占主導地位,但我們知道,要正直地生活和適應變化,需要的不僅僅是強大的智力。
年輕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感到挑戰,他們要肯定那些使人過上美好生活和促進共同利益的美德。本篤會呼籲每個人發展和整合心智;同時,我們也通過日常的社區和關懷行為支持你們的成長。我們知道,通往嚴謹思考和正確生活的道路是終身的。我們認為我們的傳統與之搏鬥的問題是有價值的和持久的。最重要的是,我們選擇走這條路,共同追求理解。

多年來我有兩個願望:對外徹底摧毀中共統治,對內幫助法輪功群體的年輕一代成長起來。
一九九九年中共鎮壓法輪功。法輪功被稱爲「邪教」、我被所有人認爲是「邪教徒」,這口氣我二十多年從來沒有嚥下去。當年二十七歲的我想,哪怕粉身碎骨、再入六道輪迴,我也要把此事翻過來。
兒子每週從軍營給家裏打一次半小時的電話,內容多是通過自省在修煉上有所提高的心得。很象當年我們年輕時,在清華大學十食堂西側白楊樹林的煉功點時的樣子。我很欣慰。這些年我從來沒有和他說過,「你一定要煉法輪功,你一定要學法、煉功」。我從來都是說,「抱輪扛不住你就把手放下」、「不要因爲我和你媽煉法輪功,你就煉;你自己覺得法輪功好你再煉」。他作爲成年人自己選擇了人生的路,我挺驕傲的。
我分享自己的心得,對於包括年輕一代在內的幫助,有不順利之處,但是也有人生發生很大正面變化的例子。我兒子是離我最近的一個例子。
我心裏高興。我的努力和堅持是有成果的。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和李雙江的兒子李天一是性侵犯,我的兒子是美軍士兵。人的子孫 vs. 毒蛇的種類。你們的罪,要落在你們後代身上,用血來還。

大型能源公司Exelon(2020年財富五百強排名第九十二位)招聘人員給兒子發來錄取信,職位是Data Analyst。可以選擇全職工作,或是每天工作五小時加全部福利。

這使得兒子有可能在讀研究生的時候,財務上自我支撐;同時服役美國陸軍預備役;因爲美國大公司一般會爲員工中預備役士兵支付每年訓練時期的公司薪水,這是福利的一部分。

我今天會給招聘人員回信,看看職位能否保留到九月,那時兒子從軍營回來。

兒子收到密歇根大學碩士研究生錄取信。
------------------------------
親愛的xxx,
我們代表信息學院院長和教師,很高興地通知你,你已被密歇根大學信息學院2021年秋季的應用數據科學碩士(MADS)項目錄取!
你所展示的技能、經驗和目標與這一創新項目高度吻合,我們期待你加入我們的行列!
密歇根大學信息學院為你提供機會,成為世界知名教師和優秀學生團體的一員。作為我們項目的學生,你將為在任何數量的現實世界背景下從頭到尾管理數據科學做好充分準備。來自我們排名第一的住宿碩士項目的世界級教師將教授MADS課程,以靈活的在線形式融合理論、計算和應用。
我們期待著歡迎你加入密歇根大學信息學院社區,我們希望你計劃加入我們的研究生教育。一旦你決定接受或拒絕我們的錄取通知,請查看內容並完成以下步驟。你的UMID號碼是5160xxxx。
再次祝賀你!
你的MADS團隊

在一個網絡社團中答仇中朋友:
人可以有很多分類方式:中國人-臺灣人、日本人-美國人、白人-黑人、勤於自省的人-追逐外物的人(無論是以喜愛或仇恨的方式追逐)、顧家的人-忽視家庭欺負老婆孩子的人、關心社區濟貧扶弱的人-自吃自喝冷笑旁觀的人、巨難降臨時勇敢抗爭的人-隨波逐流助惡爲虐的人……
這些分類中,有的是生來就有的身份,有的是在人生中通過實踐自己掙到的。自己掙到的比起生來就有的,對於自己和世界來說,更重要。

If you’re not the leading man in your own drama, you’re a bit player in someone else’s—and you might well be assigned to play a dismal, lonely and tragic part.

「一個人如果不是自己戲劇裡的主角,就只會是別人劇本裡的配角,而且很有可能領到那種陰鬱、孤單又悲慘的角色。」——Jordan Peterson

芝加哥時間2021年5月29日晚七點,中國、臺灣時間5月30日早八點,我直播《從數學談思維與現實的邊界》

人體實驗。

我認爲這是美國NIH資助武漢病毒實驗室、哈佛Charles Lieber在武漢設立實驗室的唯一原因。

我認爲,早在2020年1月21日中共宣佈疫情爆發之前,中共已經將一定內情通報了美國,也許還有加拿大。因爲本來就在一條船上。Faucci言辭反覆,不是因爲科學不夠昌明,而是因爲政治過於黑暗。

我把話放在這裏,說在前面:病毒是人造的、製造病毒使用了活人做實驗、病毒是有意施放的。但願我全說錯了。

Show thread

2020年4月30日,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ODNI以整個美國情報界的專業素養,爲如下兩點背書:
1. 病毒並非人造或轉基因的(not manmade or genetically modified)
2. 疫情或者始於接觸受感染動物,或者始於實驗室事故

第一點否認了病毒人爲製造;第二點中:「接觸受感染動物」否認了使用人類活體實驗病毒;「實驗室事故」否認了人爲施放。

如此精準的否認,我認爲是美加等西方國家有難言之隱。

早在2017年,我就風聞美國某世界名校的某教授,因爲能打通在中國使用法輪功孤兒做藥物實驗的路,成爲美國某著名藥廠的董事會成員。

Faucci主持的美國國家衛生院NIH幾年間給武漢病毒研究所幾十萬數百萬美元,美國生物研究何所不有,這點小錢爲什麼一定要投給中國?爲什麼一定投給武漢?

無獨有偶,哈佛大學日前被捕的量子-神經生物學家Charles Lieber,也是在武漢開設實驗室,長達十多年,他研究的方向,是將量子電極與人腦融合。

武漢是610辦公室(中共鎮壓法輪功的專門機構)每年開會的地方。

2019年7月5日,PLA(中國人民解放軍)人員邱香果一夥被押出(escorted)加拿大P4實驗室,是皇家騎警負責押出的;2019年9月13日,加拿大皇家騎警高級情報總監,情報部門負責人Cameron Ortis因可能長達10年的通共被捕。當時押出邱香果,是否是演雙簧,護送他們拿着病毒武器出來了?

2020年2月4日,曾擔任加拿大P4實驗室頭頭(至2015年)的Frank Plummer,不明不白死在肯尼亞。距中共宣佈瘟疫爆發的2020年1月21日,正好兩週。隨後世界各大媒體,再也不提此事。此人在邱香果一夥東窗事發後,竟無恥大言「加拿大P4實驗室不是中共軍事或學術上的間諜目標」——我的問題是,你從加拿大costco拿一包凍牛肉,能拿得出門嗎?爲什麼邱香果就能從本應戒備森嚴的P4實驗室,拿出數量和種類不明的「生物製品」?

這些事我從瘟疫爆發,一直喊到現在。

Cameron Ortis被捕後,對此事的報道中提到Cameron Ortis長期從中共方面接受金錢,並暗示他遠不是層級最高的從中共獲取利益的加拿大政府人員。

芝加哥時間2021年5月25日晚七點,中國、臺灣時間5月26日早八點,我直播《從微積分談起》,這期節目是應觀衆要求做的。

Show older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