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這邊的用戶有沒有人在關注
「編程隨想」?
他一陣子沒有更新了,很有可能是出事了
program-think.blogspot.com/

我正在打包他的網站文章,還有後續更新的電子書
這佔據硬碟容量說真的不少,
不過這些含金量高的知識都是他用命去換的
很值得帶回你的電腦

也是少數能為他做的事

我最後告訴這位友人:

廣結善緣,也不失為自我救贖的一條快速道路
我說善緣並不是指「處得來」這樣簡單的層級

而是泛指那些層次較高、境界較高的人
好比寵物與疼愛牠的主人相處久了,
產生了不可思議的通人性

人身只有獨身漂泊於塵世是很無力的
而益友能真正增長力量
這個伴侶雖也是個善良的人,但成長過程也受了重傷,也失去了很多力量

找到通往高層次的通道,哪怕只是一條隙縫
也能真正帶來陽光與生機

誰是益友?高層次的朋友在哪?
我也不能幫你
這個只能靠你自己去探索、去相遇

Show thread

我繼續說:「
當你認為,自己只要被溫柔呵護、安哄,就會好很多。
那其實是你認為。

對方未必這麼想,他也按照自己的思維判斷:
這種安慰反而是害了你,擱溺於名為安撫的浮力球水池裡。
一旦抽乾了水,又會掉回池底。

.
這是思惟路線上根本的不同
你譴責他這點,他可能反而覺得莫名其妙

從他的父母對待他的方式
也可以看見這種思維上的不同
他覺得他被父母利用和虐待了

然而他父母可能認為自己是以倫理孝道
去合理的磨練自己的孩子
那一套方式可能在某個地方、某個時代、某個背景,
確實很行得通。

.
其實世事結果差強人意、不如原先期待
才是真正的常態

一件偉大的事很可能要被取笑幾個世紀才被認可;
一件違背良心的事,在那當下卻是取得首肯,
這些都是常態。

我自己活到現在的心得是,
更換不同環境,作為對照組

是相對而言,比較容易找到化解矛盾窘境的方式,
並且以保存自我的方式,某種程度上去「理解」不同的思維怎麼來的

不然一直守在不同的思維點上互懟
這對人生的進展其實沒啥幫助,而且會活得很累

佛也只開示三次,不講更多。
這表示「理解」也是很吃機緣的
不用過度自責自己表達不夠力,也無須過度怨恨他人

Show thread

我的某個友人,由於長年被父母、被手足、被同學利用,
年紀小小被丟了許多情緒包袱,還沒當夠一個小孩,就被迫早熟。

所以日後精神出了問題,病況起起伏伏。

後來她有了同居伴侶,其伴侶也是有類似經歷的人。
蜜月期一過,關係緊張就浮現了。

.
近日友人向我傾訴幾個點:
1. 伴侶看到她有點情緒失控的哭泣時(這並不是第一次突然情緒失控哭泣),
反而害怕地偷偷溜出門。
她認為,要是伴侶放軟身段,去安撫、抱抱、拍拍她,她會覺得好一些。
她不能明白為什麼,對方不這樣做。

我說:「很簡單,因為他其實跟妳一樣害怕。妳遇到的問題,他也有。他其實也不知道怎麼處理,
也沒有那個心理素質和強度去承受。」

.
2. 友人恢復情緒後,她向我傾訴,
她的伴侶以實質建議的口吻,以所學的各種其他療法,希望友人可以自動自發去尋求自我療癒。
然而友人覺得自己被責備了。

我說:「
你覺得你是受害者卻被責備了,他也覺得他是在幫助你。
其實他說那些話,我覺得有自言自語的意味。
就如同你那些哀怨,也是自己說給自己聽。」

這麼做到底有沒有意義,其實不是重點。
重點是,你從這不斷地自言自語的循環裡,能夠從中獲得或者啟發什麼?」

我懷疑裡面留言的
都是冒充越南人的中共打手、
或者被收買的越南人

試著想一下
假設我是個爺父三代被共產黨害慘的悲劇受害者

我根本聽到中文就火大、看到當今共產中國就火大
哪還學中文學這麼精咧!

Show thread

滑臉書看到的
國際特赦組織 台灣分會
指責當前的越南共產黨,一黨獨大的社會主義政府

我只能說台灣組織做這類貼文真的是吃力不討好
單就這篇來看,越南被滲透、被麻木、收買和被冒充的程度
搞不好比台灣人更甚

而覺醒的人的數量
搞不好還比中國境內還少

facebook.com/AITW0528/posts/42

我回應在這文章下,雖然我不知道有沒有人會理我。
dcard.tw/f/relationship/p/2361

不過也複製一份到這裡,當作紀錄吧!

「我先不要提出有道理、沒道理拍案定版。
我比較想說說我的感受。

年紀輕輕、好手好腳,看起來可以養活自己的小資生活。
所以講這些話,看起來還真的「蠻有道理」。

可是人生是會老的、會孤寂的,孤寂至始至終都貫穿著生命。
「現代性」這三個字常常出現在當今的美學和議題裡;
然而真的去挖掘、面對自己那份孤寂的人,其實不多。

有些人說,
組成一夫一妻核心家庭後的心靈和感情都很空洞,
不如換史前時代的群婚多配。
可是內心的孤寂其實跟選擇甚麼樣的情感生活方式,是沒有絕對關係的。

在愛情的路上跌倒了,
所以歸咎於「一定是我太專情了」所以要變成多角戀愛。
這其實搞錯地方了,根本原因還是沒有解決。
在我看來,那樣不是放下執念;只是從一種執著跳到另一種型態的執著。」

網路漫遊,看到一些奇怪的現象。
臺灣年輕男女的感情觀,真的怪怪的。

而且討論都不到點上。
舉例來說下面的狀況,其實在我看來就是依附創傷。
和「一夫一妻反人類,還是多配群婚比較合乎自然。」諸如此類的語句,其實是完全偏離問題核心的。

dcard.tw/f/relationship/p/2360

dcard.tw/f/relationship/p/2361

這是一張草圖。
之後應該會用電腦上色。
最近不太想畫一直以來畫的美少女。
反而想畫兔子娃娃和花花草草。

我小時候有一條可愛的金項鍊(系列商品名稱就叫做寶貝兔),後來迫於生計被賣掉了。
事隔十幾年,好不容易在一間老銀樓發現庫存,還有隨盒送的小兔子。
我叫這個新朋友為「球球」,比比從此以後有妹妹了~
這大概是世上僅存的兩隻寶貝兔了。
今天是母親節,我打算戴這條項鍊和帶著這兩個孩子,去吃母親節大餐~~

QAnon的消息假假真真;
不過投入在裡面的讀者
彷彿感染了一種「成為先知」的集體幻覺,
就像服用了無形的興奮劑

如果沒有把握判斷其虛實,
也意味著自身還沒有足夠的能力去參與、分析、解剖這個話題

在無力的話題上陷入狂熱
其實是在蹉跎寶貴的精力

還不如只管把自己看照好、運動健身。

Show thread

【關於日前發生的一些事】

─前提─

其實倉鼠是不太相信QAnon社群的
QAnon本來算是一個「政治預測」的討論群
原先可以當成某種談話性節目來看看

但爆紅以後,
應該是被有心人士發現,然後大量舉軍滲入
開始編造各種離譜的消息,尤其是針對川普行動預判的:
什麼川普戒嚴啊、川普逮捕拜登、甚至逮捕教皇的( 雖然天主教高層的虐童醜聞層出不窮,的確有問題)
說得川普像集權強人似的

川普既然遵循某種美國騎士派頭的作風
又怎麼可能用那種強硬的方式去鎮壓政敵呢?(雖然在管目標層面上,我也認為應該這麼做)

有生氣的支持者指責川普太有風度、太軟弱了
某種方面而言,或許是如此。
但那就是川普,也是他受人喜愛之處。
充滿光榮的「失敗」下臺,正敲響了自律自強的警鐘。

.
很久很久以前,十字架上的耶穌也會魔法啊,但耶穌寧可殉道在十字架上。

有人說,秩序與道德是一種框架

正因為有形狀地框住了人的行為
自律才得以誕生、秩序推動了文明建設(還有毀滅)

自由與道德並不是對立面
更多時候像奇妙的鄰居

沿路上還有其他自然界的風景~

松鼠、松鼠的樹葉窩、
像牆壁一樣抱著山坡地的大樹、
清香溫馨的柑橘花、紫豔清秀的牽牛花

松鼠簡直多得不可思議
從這樹頭爬到另一頭
而且絲毫不怕人,就這樣從頭頂掠過

在這裡,萬物與人的關係是相敬如賓的

Show thread

3月28日,賞野鳥去~
跟關注野生動物的組織─野鳥協會的成員一起去的;

我不是正式的成員。
而是野鳥田野調查的行程是對公眾開放的

沒有專業的設備,只能克難地
將18x倍率的望遠鏡夾在手機上

儘管如此,還是很幸運的拍到一隻不怕生的、應該是剛離巢的鳳頭蒼鷹

我喜歡看野生動物和花花草草
它們確確實實與我們同在這個時空

白居易有一首詩,就叫做〈鳥〉
「誰道群生性命微,
一般骨肉一般皮。
勸君莫打枝頭鳥,
子在巢中望母歸。」

這裡的居民不會把燕窩從自家拆下
謝謝你們~
讓燕子有一個安心的棲身之所

第二層底色加工中......
作畫時候我常常猶豫,該看參考照片好,還是不看才好

其實現實裡的天空根本不會這樣泛紫耀藍、草堆像結了金子做的露珠

然而就是忍不住想這樣「誇大其辭」

最近FB同溫層友人的版面上
頻頻出現一類時尚新聞,
就是壯漢穿裙子和高跟鞋、男模穿著窄裙走秀,諸如此類的

然後他們會說如何時髦、美麗、穿搭無極限云云......

我認為這是淡化、模糊社會Dress code
我覺得Dress code是一種無聲的語言,有地方特色、禮儀、身分、季節時令、國際默契......等等

我看著這些新聞
當性別與服裝不再有差異,
看起來好像什麼都有,然而內涵就是單一的,沒有了上面的語彙
就是「孤零零的自由」

我覺得我反而失去聲音了
以往我喜歡用服儀說話,
服儀可以幫我說出很多我難以言說的東西
曾經有路人問我穿這樣是不是在Cosplay?
( 那是一身模仿維多利亞氣質的打扮,綁著蝴蝶結的束腰長裙和花邊襯衫,腳上是復古的鏤花小靴。)

我的同溫層朋友搶著回答這不是Cosplay
這只是一種跟T-shirt和牛仔褲一樣與普通人無異的風格
(我知道聽起來很詭辯)

如果同溫層不在我旁邊
我會很有耐心的回答路人:「是,我在Cosplay。我這個樣子有我想要表達的東西,這是我的興趣、我的嚮往,也是我理想的女性美。
我其他時候不是這樣子,但是我從沒丟掉它。」

最近去春遊賞花
20歲開始就會按花季安排旅行

節令限定的櫻花、向日葵、波斯菊、落羽松、菅芒;
還有全年常見的咸豐草、酢漿草、紫花地丁
我都很喜歡拍下來

10幾歲的時候根本沒有這種熱情
光陰就像多到可以丟進水溝打發的沙土
那是一種每天晨昏按照學校SOP製造有用廢品的日子下
對生命失去所有熱情的倦怠

直到去小海島讀大學,靈魂的死灰復燃
開始對時光有所察覺、
開始留心與小植物們的一期一會

賞花的樂趣就是於此
不能永恆的東西不是惆悵
而是來生再見

我從來不撿任何花回去當紀念品擺放幾天
它更好的歸宿是泥土
來年開得更美

第一篇貼文該寫甚麼呢?
還是說說今天做了甚麼吧!

我重拾畫筆了~
這要掛在姨母家客廳的牆上
等風乾後再上第二層

我希望這張作品有一點浪漫的印象光點~
雖然是為了風水而掛,還想給居家的人帶來一點感性的韻味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