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fe Chat 上有個人一直要加我好友。從英文名改成中文名,從三個字的中文名改成二個字的中文名,又改成英語名,唯一不該的就是 profile photo. 唉😓 這個人就不能上點心,先把自己的帳號經營一下,分享些內容,在到處釣魚。

judywang boosted

@Wenyuli @zsr @Moonshine @susanchan @lele 我们岔题了。单就男人出轨而言,防不胜防,不是上交银行卡可以防住的。当然丈夫表示诚意的行为是值得肯定的。

judywang boosted
judywang boosted

接下來要再學一個specialization證書,共計六門課,coursera推薦六個月學完,而後要考google行業證書。

廬山~昇龍霸~!

judywang boosted

至此,完成谷歌雲平臺「從數據到洞見」specialization 證書。

我今年四十九歲,此前坐過十年監獄,更早還有兩年多逃亡;in case you don't know.

coursera.org/account/accomplis

judywang boosted

@judywang Judy, 我说的是Jordan Peterson, Maps of meaning: Architecture of belief. 书很长,600多页。也比较难读。您感兴趣我送给你一本。

judywang boosted

@yuchao 那本书里有许多东西让我挥之不去。我感觉他开始在讲心理学,中间的时候开始讲哲学,到最后的时候我感觉他在讲一种道。好像没有很多人读过,希望有一天可以和一个人探讨这本书。有谁要这本书可以找我。

judywang boosted

這篇文章對我的衝擊,是因為它預言了結束時間還有七年半。這一下對我的打擊,好像讓我失去了繼續往前走的力氣。我在二零零三年因受邪惡迫害而流離失所離家在外,十八年來為了生存,在外面過的很艱難困苦,中間邪惡兩次瘋狂的跨省來綁架我。我不能使用自己的身份證,這在現在的大陸社會真的是寸步難行,很難有工作,即使有也做不長久。疫情開始後,連小區門都出不去,因為門衛要微信掃碼,現在有一年多了沒有收入,眼看積蓄就要用盡。這次看到此文,就像游過了太平洋準備上岸了,發現前面還有大西洋在等著。

當然我知道自己對法的正信是誰也改變不了的,但是擺在面前的這座山也太大了,心裏那個承受力的弓弦,有繃不住快斷了的感覺。這時我學了二十六年的法所打下的基礎讓我穩住了。我開始在心裏展開了和自己在法理上的對話:

Show thread

Facebook senior executive apologies over block Aussie health emergency services.

After Google, another big nasty tech backs down.

Hold the line people

i.stuff.co.nz/world/australia/

終於週末了。奧克蘭封城也解除了。下週又要通勤了。

週末來做點什麼呢?

judywang boosted

樂莫樂兮新相知。
人生路上,我們一起前行。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