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英蘭 boosted

@yuchao 「『真善忍』是沒有條件的......即使面對壞人也是一樣。」我想到在看哈佛大學Michael Sandel教授的正義系列課程時,有一節講到康德,他說康德的主張就是「道德是沒有條件的」,就算納粹士兵拿槍指着你,逼問藏在你家朋友的下落,你也必須要說實話。因爲「不說真話是不道德的」。當時我在想,應該怎麼做?說是肯定不能說的,不然就讓他對我開槍好了(這只是我的想法,現實中做不做得到還不一定)。但這也是一種消極的應對,納粹士兵殺了我,還是可能去傷害我的朋友。我又想,我爲什麼要回答他?明知他要殺人,我還要幫他把子彈上膛嗎?如果說道德,是他先破壞了道德的「純粹」和「無條件」。所以我想明白了一件事就是,對道德的要求應該要對等「嚴格」,你不能任由A去凌虐B,卻要B無條件的實行「道德嚴格」。在任何場景中,我的理解是,制止作惡應該是最高的原則。

黃英蘭 boosted

如果您在我網站( jenniferzengblog.com/)上看到一篇文章,
同時也恭喜我吧,居然有公司願意花錢來我個人網站登贊助內容了,是不是我的一個成績呢?
講真相不容易,咱還得吃飯是不是?所以以後您要看見贊助內容,麻煩多點幾遍吧。广告效果好了才有更多廠商願意來,對不?

黃英蘭 boosted
黃英蘭 boosted

从数学谈思维与现实的边界04 170期

你可能是世界名牌大学毕业,但实际上你在思维上像卡进肉里的手铐一样,铐的是非常紧的。你要想真正能看透一些事,你要寻找你与上界的接口在哪儿。你要努力寻找自己知与不知的边界。

现实从本质上你是无法描述的,你描述的是现实的外显。你挑选了此时此刻的场景描述现实的外显,真正的现实你是一无所知的。你越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你掌握打算知道的那个东西就越透彻。

你把一个东西叫出它的名字来已经非常了不得了。把名字剥夺是比死亡和进入地狱还要胜的惩罚。而获得名字就是几乎使人变成半神的提升。能活到现在的名字都是准确地命名了的。

万事万物都有它的实质和外显,人也一样。你要考虑到自己的生命是如何外显的,什么是你真正的生命呢?这些是你在学习这些知识的时候要深入思考的。这也是在你6岁开始在现有的教育体制中被有意地剥夺的。

人的思维是非常强大的工具,也是非常强大的禁锢。你要努力地寻找与上界的接口。

Show thread
黃英蘭 boosted

「中國人沒有一個是無辜的」——嚴格講,這話沒錯,而且範圍說得太小了;準確說,「人類沒有一個是無辜的」。關鍵是,你是上帝嗎?

以罪人的身份審判他人,耶穌基督早就回答過,「你們當中誰沒有罪,誰就先拿石頭砸她」——現在變成「我不砸,哪顯得出我沒罪呢?」——中國人肯定不是無辜的,但你呢?很多香港人說,「芝麻(支那)人沒有無辜的」、看到反抗者說「法輪功騎呢(怪怪的)」、「他國事務」。現在的香港落入中共齒牙之間,十五歲的陳彥霖被強姦拋屍,數千港人被自殺——用冷漠笑罵掩蓋自己罪與怯懦的代價,你和你的後代,支付得起嗎?

在已被邪惡侵蝕之地笑罵喪屍的醜惡,遠遠不夠;自省、成長,準確認出邪惡、反抗邪惡;因爲它們已經侵蝕了你自以爲安全的地方。你此刻的笑罵,已經是被侵蝕之後,帶有喪屍的樣子了。

黃英蘭 boosted

太太:「油瓶空了,你去菜市場買瓶色拉油。」
我:「只有師父說了算。」
兒子:「這道偏微分方程如何解?」
我:「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一切都在其中了。」

《真實清晰的語言和思想》
wp.me/pbdjb7-6C

黃英蘭 boosted

青春期叛逆(二)你往何处去 08 116期

这一切是从哪儿开始的呢?整个人类社会走向现代的哲学,从那儿开始的。开始的人是弗朗西斯•培根。他在发展他一整套的思路的时候,斩断了让人能领会和等待来自更高存在救度的路。

亚里斯多德提出了很多描绘世界的办法。举一个例子,在纸上画一个三角形,用镜子照着这张纸,镜子里会出现一个三角形。那么这两个三角形哪一个更真实呢?很显然是纸上的三角形更真实。因为镜子一旦转向别的地方,镜子里的三角形就不存在了。

纸上的三角形如果用精密尺子测量,它的三个内角之和一定不是180度。而在大脑完美概念中的三角形内角之和一定是180度。那么大脑中完美的三角形是比纸上的三角形更加完美真实的存在。尽管它在现实世界中从来没有出现过。

而三角形的定义比思维中的三角形要再高一层。因为三角形不存在了,定义还是存在的。

自弗朗西斯•培根以下,认为人所看到的东西是感官看到的,而人的感官是完全靠不住的。所以感官看到的所有东西都不要相信,要制造仪器来测量,才能相信。他认为人所有能知道的东西都在眼睛看得到的层面上,而且要依赖于仪器了解,除此之外都不是真实的。

黃英蘭 boosted
黃英蘭 boosted

美國也開始對法輪功的負面宣傳了。12分鐘專題片。
美聯社尚保持一定距離,paid content. 美聯社說這些內容和自己沒關係。
apnews.com/press-release/prodi

黃英蘭 boosted

《狂热分子》摘抄1

对失意者来说,群众运动是一种替代品:要不是可以替代他的整个"自我",就是可以替代一些能让他的生活可以勉强忍受的因素。

热烈相信我们对别人负有神圣义务,往往是我们遇溺的"自我"攀住一艘流经的木筏的方法。我们看似伸手助人一臂之力,实则是在拯救自己。若把神圣义务拿掉,我们的生命即陷入贫乏和无意义。毫无疑问,在把自我中心的生活换成无私的生活以后,我们会得到的自尊是庞大的。无私者的虚荣心是无边无际的。

不满情绪最高涨的时候,很可能是困苦程度勉强可忍受的时候;是生活条件已经改善,以致一种理想状态看似伸手可及的时候。

黃英蘭 boosted
黃英蘭 boosted
黃英蘭 boosted

@yuchao 虞超先生本月20號向美國本地愛國者介紹how to dump big techs。 次日21號在羣組聊天說自己出現昏睡、魘住同時出現幻覺。
讓我想起近期美駐華外交官遭神秘聲波攻擊,美國爲此撤回了40名外交人員。
我想提醒超哥警惕科技巨頭的襲擊,如定向脈衝射頻能量攻擊。或其它卑鄙手段。

推薦這本書,《情緒陰影》,(台灣)許皓宜。

「神原型(God)——完美父親的源頭

光明面:不管任何情境中,都保持真善美的相信。
陰影面:陷入超越人性的自我期待,關閉情感功能,變得冷酷無情。」

虞超:
「分享我的聖誕禮物。寫文章的心得。

想寫出好文章,基礎是大量閱讀。僅就文字而言,好的中文,來自古文,加上清晰的邏輯。古文,我覺得《古文觀止》、《史記》、《昭明文選》值得讀。邏輯,需要找一本大學邏輯教材,還有讀西方大家的作品。書要反覆讀。讀很多遍。隨著自己成長,同一篇文章的理解不一樣。這是談文辭。

觀點,要讀歷史和高明人的見解。氣韻,來自內省和對人類固有弱點的悲憫,以及對更高價值的堅信與堅守。

學會使用碎片時間。使用Kindle等閱讀器,讓自己在碎片時間可以讀書。使用工具,把youtube上的講座扒下來變成音頻,放到隨身設備裡,隨時可以聽。

還有個重要問題:為什麼要讀書?每個人答案不同。就我而言,我不得不讀。從很小的時候,我就發現,我和司馬遷、李白的內心更近。而周圍人多是惡意和傷害。讀書、聽音樂、欣賞藝術作品、逛大都會博物館,於我而言,是內心和靈魂與眾多偉大靈魂相會,互相訴說和聆聽。於我而言,這是必需,而非可有可無。我們的人生,並非僅僅此時此地。偉大靈魂的和聲一直在奏響。和他們共鳴。讓身邊的人也共鳴。」

黃英蘭 boosted

@zhongling 每次聽你正在看書,我內心都在感慨:二十年來,你是自己圈子中最有才氣和志向的人,可是你現在纔知道。

太長時間,你把希望寄託在那些志大才疏的人身上。最後發現,自己纔是那個早就應該擔負使命的人。

「向內找」也包含着認清使命、勇猛向前。

華盛頓歐文一篇小說,說的就是一個孩子,從小尋找長得象老人山石像的人,經歷一生風雨,發現自己纔是那個人。

二十一歲剛剛得法時,我到處找性命雙修中年輕的人;四十九歲,我發現原來自己就是這樣的人。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