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chao 說的真好。虞超兄能否介紹幾本好書?

晚上出門之前,外面穿上夾克,遮住槍。
擁槍的核心在於,一個人從心理和思想上做好準備,在一定情況下,會使用致命武力保護自己的生命、財產,並願意面對隨後的民事和刑事麻煩。
在何種情況下保護什麼,這需要平常思考,還要多閱讀。
擁槍讓一個人成爲更加負責,更理解權利和尊嚴的人。

@yuchao 感謝分享!!吸取正念,我也需要看看。

@yuchao 如果挫折是開啟智慧的通道,是上天的試煉,那我們就有機會成為他的器皿。隱忍。

@yuchao 希望挫折是暫時的,很快會過去。虞超是我的英雄,在最近的學習中,有一個小組討論的問題是“五年之內對你影響最大的人”, 我說是虞超。

謝謝驚風堂兄提及我的遭遇。我在法輪功修煉中受益甚多。蒙驚風堂兄謬讚的一些想法來自我在法輪功中的修煉,實踐向內找,也是因爲法輪功修煉。因此我一直感謝師父和法輪大法。

我被法輪功群體中的一些人認爲難以接受的想法,並非批評法輪功的道理,而是不希望法輪功的道理被用來包裹一些不正確的做法。因爲我作爲大法弟子認真對待自己的信仰。
明慧網篡改歷史,在文章中抹去我的名字;新唐人下架此前蕭茗製作的所有和我有關的影片,包括四集《我們的故事》、三集有關中共防火牆的節目,大紀元刪除我此前寫的文章,包括《信息安全漫筆》、《母親節雜憶》等等。這是法輪功修煉群體中的醜聞。這些事情發生了,這些媒體所刊登的文章,真實性會被質疑;不僅僅是我,此前用血肉和生命捍衛信仰的同修的經歷,被明慧網、新唐人、大紀元的行爲所辜負。

蝙蝠俠電影中的黑暗騎士曾經說,你要麼死的時候是英雄;要麼活得太長,看着自己變成惡棍。我希望自己死的時候,儘量不要成爲惡棍。

wp.me/pbdjb7-1B7

@yuchao 這些人是瘋了吧?!這麼做能給法輪功帶來什麼好影響! 我倒覺得虞超兄不必駐足在這些人事當中,心大膽地往前走。

法輪功官方清除虞超歷史記錄的行動在進行之中。五名清華法輪功修煉者被抓,標題中只有四名。另外一位就是我。褚彤是我太太。
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

法輪功官方清除虞超歷史記錄的行動在進行之中(之二)。

明慧網上有關我兒子的報道。「他的妈妈褚彤均毕业于中国清华大学」——「均」是「都」的意思,一個人是不能使用「均」這個字的。原文大概是「他的爸爸虞超,媽媽褚彤均畢業於清華大學」。虞超被抹去。現在有個大問題,「虎虎大名虞归真」——他姓「虞」,這該如何是好?

我的問題是,作爲法輪功修煉者群體信賴和仰望的網站,明慧網這樣做,是實踐「真善忍」的原則,還是違背「真善忍」的原則?

好消息是,我兒子正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輝廷學院學習數據科學碩士課程。不久前剛剛從美國陸軍訓練營以優異成績畢業。他也修煉法輪大法。他在看着這些事情發生。我猜看着這些事情發生的,不止是他一個人。每個人都在人生中展現自己真實的成色——別人覺得你是誰,你自己覺得你是誰,你實際是誰。

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

十五六歲的事情像是近在眼前。
小時候以爲,長大了就沒有問題了;現在知道,解決了那些問題我纔長大了。

最近听节目,听到这样一句话:把马牵到河边,即使它不渴,也会不知不觉地低头喝水。
因为我的课程早就结束,只剩下论文,所以不去学校而在家学习的时间大大增加。在家学习确实方便、舒适,但容易变松懈,我往往努力学习几天后就会反弹一下,一松懈几天就过去了。听到上面那句话,我想起古文里的“蓬生麻中,不扶而直”,于是从前天开始来图书馆,打算受那些最爱学习的学生们熏陶一下,不扶而直一下。几天下来,结果还是不错的,所以我打算除了周末每天来图书馆报道了。

卡尔荣格应该说过类似这样的话:”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受难,那都和你有关。“ 虞超的言行不知道给了世人多少启发,解救了多少受难之人。他对法轮功的真相的传播,不知道改变了多少人对法轮功的看法。虞超的实践,应该是世人的荣耀,是法轮功修炼者的楷模。希望我们世人,不分信仰或信仰与否, 能配得上虞超这类顶着争议与压力,牺牲自己的领路人。要知道,曾经雅典人的愚昧杀死了苏格拉底。

Show thread

@yuchao 我聽到那些批判虞超的文章也有同樣的感覺,跟人民日報和中央電視台一個作風和腔調:空洞無物、誇大其詞、扣帽子而不列舉實際言行。

@yuchao 我認為是個人與信仰,與神之間的私事,it's personal. 我也感覺像中共的套路 - 要孤立一個人就先把他斗倒斗臭。

我经常看YouTube,记得有那么几天,发现文昭和萧茗的频道都有提到虞超这个人。后来我自己在YouTube上找到了虞超的频道。

以我前面所提到的自己的背景,我觉得虞超频道里面所谈论的道理,很多都是探寻真理的基石,甚至很多已经接近于真理。另外,虞超所谈到的对法轮功的理解和实践,让我对法轮功的看法产生了本质的改变。虞超应该提到过,一个人在世,对世界的影响取决于自己对信仰和使命的实践。我觉得虞超的实践,是驱除共匪的从小洗脑教育在我,以及类似人群中烙下的法轮功是邪教这一理念的一剂特效药。对比一下,想当初那位老太太的传单送到我手里被我嘲笑一般忽略,虞超的YouTube视频可真是打击中共思想控制的神物!再后来,我了解到文昭,以及台湾大学一位叫明居正的教授都是法轮功修炼者。看来法轮功群体里面藏龙卧虎。

Show thread

哪有什麼「滲透」。
捧習、護柯、捧太平天國、2011年「買鞭炮、放鞭炮」以證明江澤民死、「心性到位了」、「發正念時看到鞭炮伸着捻子等着被點燃」(那時我還在獄中) ……所有這些荒唐事,這些被提倡的「標準動作」,沒有發聲反對的人,就別提「滲透」的事情了。因爲你就是荒唐事的參與者。哪裏還需要共產黨滲透呢?

與其把提及我的節目從新唐人、網門翻牆鏈接下架,不如把大紀元捧習的那幾篇“特稿”下架,倒是不無小補。

Show older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