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dan Peterson給出了具體的建議,如何在幻象中活出真實。人生即是痛苦,life is suffering,你選擇喝下哪杯毒藥,這個選擇是重要的。

我在獄中十年考慮的一些事情,比如真正認清自己的惡,你向善的選擇與行爲纔更加紮實;找到你願意爲之而死的事情;我發現和Jordan Peterson與榮格說的一些道理,是一樣的,我心裏覺得安慰。我打算就這些想法做一期節目。

youtube.com/shorts/9i74FQ05zVc

Show thread

李白的詩,詞句是花、酒、歌舞、及時行樂,內涵是深刻的孤單與悲涼。《月下獨酌》「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春夜宴桃李園序》,春花美酒,燈月輝映,群季俊秀,但「浮生若夢,爲歡幾何」。自魏晉以下,從曹操曹丕到王勃,「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時空的無窮和自身的短暫,「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是清明的內心中永恆的迴響。

曹操、李白、王勃、陳子昂等人的清明內心,在當下的世界中已經很少遇到。人們陷溺於霓虹光影中,在稍縱即逝的幻象中尋找幸福,倒不如象李白那樣,清楚地知道人生必然的孤單與悲涼,反而活出來豐富精彩的人生。

有位國內朋友壓力太大,情志失調,一再有自殺衝動。我對他說,在中國那個地方,不抑鬱、不焦慮,估計這人有點反人類。開始重量訓練吧,出汗、運動對調適情志幫助很大。他答應了。

在中國,有人味的遭了大罪了。別自殺。這點人味靠咱們留下去呢。

很多年輕人,要麼服服貼貼被克隆成年輕的「老阿姨大字不識心很純」,要麼自以爲灑脫覺得終於擺脫了父母控制只爲自己而活。他們的共同點是,人生中沒有親密的人,不知道哪些是值得自己以生命追求和捍衛的人與事。他們難以建立真正的深刻關係。自以爲灑脫,實際上是將自己從可能的深刻長久的關係中自我放逐。

十年前我剛出獄的時候就對兒子說,人生中你要知道自己願意爲什麼而死,現在你也許不知道,但記得要找到這樣事,遇到這樣的人。

這篇文章說的事情重要。我翻譯一下:你和誰通訊,什麼時候通訊、通訊次數,這些信息非常重要。這些信息是物理上確定你是誰的信息。這些信息稱爲「元信息」。

你認爲已經使用加密軟件了,但是在深夜突審中你的指甲被鉗子慢慢拔下來的時候,你會恨自己沒有更多的祕密可以交代。因此匿名極其關鍵。

電報早已不安全。關鍵的通訊,尤其是在國內,一定要匿名。signal也只能用於一般通訊。signal有些非常令人不安的特徵:1. 它靠什麼盈利,我不清楚。當你不知道一個通訊工具賣的是什麼,那麼通常你就是架子上的商品;2.它必須安裝在手機,方可應用,這是非常令人不安的。

比較安全的匿名工具是session,請各位自行google學習使用。

facebook.com/DonEvanswent/post

從Hillsdale College公開課中瞭解一些C.S. Lewis之後,我最近在讀他的書,《返璞歸真》、《四種愛》、《納尼亞傳奇(七卷)》、《魔鬼家書》、《痛苦的奧祕》,都非常好。

在自己的長毛象服務器上我介紹這些書給因看我節目認識的一位朋友。我推薦了《四種愛》,然後說《返璞歸真》也很好,只是基督教味道太濃,不知道你是否受得了。因爲我考慮國內來的年輕人,未必一下能接受有宗教內容的書。結果對方回答,「我是基督徒」。我說「那太好了。《返璞歸真》特別好。」對方說會看。

@yuchao 能不能請虞超兄做一期節目談談有關健身的感想?

清晨量體重,175磅;幾個月以前清晨量體重是183磅以上。

有人說肚子上的脂肪不容易減,是因爲鍛鍊腹肌和減脂肪是兩回事。我到現在一直沒練腹肌,只是槓鈴蹲起、硬拉(deadlift,中文翻譯成「硬舉」,但是我覺得那個動作是拉)、臥推、槓鈴卷臂(Flat Bar Curl)、三頭肌(Overhead Tricep)。一天練上肢,一天練蹲起下肢,一週練二到四次。

飲食結構的變化以及何時攝入澱粉,決定了身體脂肪的積累。脂肪減掉一些,腹肌輪廓就顯出來。

@yuchao 身體出現的恐慌信號是提醒我們對某些重要問題的忽視。需要停下,檢修,加油;不然哪一天就得大修。

唐山打人事件的本質是:公安豢養的黑惡勢力打平民。

黑惡勢力下手狠的原因是:製造日常恐怖,纔能在日常的欺壓中,讓大衆乖乖服從。這一點和一九六六年八月文革開始“聯動”在北京製造恐怖,在衚衕中虐殺“成份不好”的北京市民(如殘酷折磨後用開水燙死,慘叫聲響徹整個衚衕),是同樣的道理。幾十年來都是如此。

不是說男人沒有欺負女人,而是:男人欺負女人,大人欺負小孩,父母欺負子女,成年子女欺負老人,強的欺負弱的,最嚴重而且廣泛的,是有權勢的欺負沒有權勢的——隨便一個類別說出一件事,能讓你聽得產生PTSD(創傷後綜合徵)。

------------------------------
小提示:在中國旅遊不要吃帶餡的食物,因爲可能是你不希望吃到的肉,比如老鼠肉,或是人肉。

@yuchao 看完有些心酸。虞超兄對我的幫助遠遠超過幾年前見therapist。希望能找到真正有幫助的醫師。

一位朋友正在經歷恐慌症,我給他的留言:

怕的時候心率和呼吸都變得急促,心臟像是要從口中跳出來一樣,是嗎?我在2002年三十歲的時候,剛剛被投入黑監獄的前一個月左右,就是這種狀態,持續了一個月左右,也許更久。大概十幾年之後,我纔有機會知道這是恐慌症。

就我的經歷,人的身體比人自己以前知道的更有智能,而且可以相當程度上左右人的精神和情志。

這種經歷是人認識自己、開始更深入照顧自己的一個契機,不要太擔心。這種經歷給我帶來的,是長久的變化,讓我在很長的時間中,有了這樣一種視角:看到了此前的人生中長久忽視的一些東西。

重量訓練、出汗、陽光,都是很好的調節,但對我來說真正的變化,來自看(就是看,see)更爲真實的人生和自己,這個看(see)就能幫助自己很多。

到現在爲止,我仍然有比較嚴重的PTSD,可能還有其他情志障礙,容易緊張、暴怒、出汗、怨恨、仇恨等等,實際上我正在打算找專門的醫生治療。與此同時,我有比以前更多的敏銳、深刻、悲憫……

人生的不少時刻,像是重新出生一次。胎兒從溫暖的子宮來到世界,沒有了時刻可以聽到的母親的心跳、溫暖黑暗安全的環境,外部是冰冷的世界、陌生的聲音;初生嬰兒大哭,因爲巨大的恐懼、未知、與母體的永遠分離……但這是一個新生命的開始。人生中不少時刻是這樣的。

人生的路用真實去走,很多時候充滿艱難,但還是值得經歷的。

Show thread

@yuchao 寫得太美了!虞超兄終於回到了家!感謝聖靈引領。

@yuchao 講得真好 - “健身幫我對身體有更多清醒自我覺知。” 健身幫我們有信心保持越獄的勇氣和希望。

在希臘神譜中,雅典娜是智慧、勇武、處女之神,我覺得她的戰力可能僅次於宙斯(也許比赫拉弱一點)。在特洛伊最後一戰時,把「愛笑的阿佛洛狄忒」與戰神阿瑞斯全部打倒在地動彈不得,並大笑嘲弄戰神阿瑞斯,「就你那兩下子還和我對陣」(大意,《伊利亞特》原文記不清了)。阿波羅是宙斯與勒托生的,從來沒聽說阿波羅與雅典娜有男女之情。一個重要事實(當然是傳說)是,雅典娜是從宙斯劈開的頭中出生的——正應南懷瑾說的,在人間,是女人從下半身生產;在一定層次以上的天人,是男人從上半身生產。

在《法輪大法正見網》的輪迴小說中,阿波羅和黛安娜(此處用了羅馬神名,但敘述的又是希臘神譜)此前是父女關係,而後在奧林匹斯山又有愛情關係,且阿波羅如同阿Q對吳媽求歡那樣說,「我要和你睡覺」,而黛安娜「滿臉通紅」——然後阿波羅又轉生成流行音樂創作歌手,而黛安娜轉生成大法弟子「小月」。

說到底你離不開五環外城鄉結合部打工妹的愛情最高理想——流行樂創作歌手。但是能不能不要把「法輪大法」、「正見」、「創世主」扯進來?

@yuchao 這麼可笑的邏輯,刊登出來,腦子裡有漿糊還是故意而為之?

年輕朋友:叔叔你是不是不長白頭髮? ?
​我:已經有些白髮了。
年輕朋友:你才有一丟丟白頭髮……我白頭髮基本失控,我只能看見一個拔掉一個,才開始留學的那一年,白頭髮就瘋長~
​我:在看守所、監獄中,有人急的一夜白頭,有人急得一夜眼盲。很多獄外的人,經歷的內心焦慮和折磨,與看守所、監獄中的囚犯類似;區別是,監獄是有刑期的,而獄外的人生是無期的。
因此找到真正的道理、內省、真實地活,就像越獄對於囚犯一樣意義重大。我觀察到很多人已經氣沮神疲,不想越獄了。希望你還保持越獄的勇氣和希望——這比年輕、沒有白髮重要太多了。

Show older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