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的三天一直在斷斷續續地聽虞超的”教育和成長”。夜深人靜的時候慢慢聽”在絕境中成長”。我們都曾經谷底的絕望和掙扎,生機幾近被擊得粉碎... 我也曾思考自己的時辰,從死亡的邊緣走過才能坦率地談論死亡吧。What's dying by Bishop Brent.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