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沉迷電子遊戲該如何辦

我剛出獄時,孩子十四歲,沉迷電子遊戲,學習成績在一個不是很好的學校中,全班倒數第二,家人很着急。我對家人說,孩子玩電子遊戲,因爲在現實中不得志,因此進入電子遊戲的世界;因爲外部世界無趣,而電子遊戲有趣。我幫助他在現實中有能力,和我比打交道比玩電子遊戲有趣,那麼孩子慢慢就不玩電子遊戲了。

讓孩子負責一些事情,是讓孩子成長的重要辦法。這就有兩個走向,一是孩子能負責,那麼他會成長;一是孩子某些時候不能負責,此時他要接受

chaoyu.us/%e9%9b%b2%e6%b0%b4%e

內卷

社交媒體上,法輪功學員對着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推神韻;五毛對着五毛罵法輪功——兩邊都內卷得厲害,都找不到目標客戶。然後五毛和法輪功中的氣功痞子一起質問我爲什麼去健身房,不聽師父話。明慧網給自己刷上金漆但膜拜者日希。我在做槓鈴蹲起135磅,Deadlift 205磅。

chaoyu.us/%e9%9b%b2%e6%b0%b4%e

認識世界還是改造世界 – 20220409 第231期

我給自己理髮了,這是我對衝世界油價上漲的有力舉措。

自弗朗西斯培根以下,西方哲學由古典哲學轉入現代哲學,其根本在於不是瞭解、認識世界,而是征服、使用世界。

在現實中,人和人之間互爲工具:父母把孩子看成掙面子的工具、養老的工具;中共在封城中「不問你信不信,只問你服不服」。

 wp.me/pbdjb7-1Dv

文革2.0快開始了

軍隊幹部進入各地省委常委。這個動作與當年毛澤東發動文革的動作幾乎一模一樣。1963年,全國所有工交企業、文教單位設立政治部,軍人進駐,劃分所在單位的左中右,誰是革命的,誰是中間派,誰是敵人、賤民;1964年,毛發起「全國人民學習解放軍」;1965年1月底,林彪紀念郵票發行,是朱毛之後上郵票的第三人;2月,毛提出「我們以前是靠解放軍的,以後仍然要靠解放軍」;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發表「五一六通知」,全面發動「文化大革命」。

文革是「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階級鬥爭要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階級敵人「人還在,心不死,時刻想復辟資本

chaoyu.us/%e9%9b%b2%e6%b0%b4%e

(歡欣地,進行曲式地)「資本主義好,資本主義好,資本主義國家人民地位高……」

伊隆・馬斯克:

「正如我在本週末表示的那樣,我認為公司應該是私有的,以經歷需要做出的改變。
經過過去幾天的思考,我已經決定要收購公司並將其私有化。
我今晚會給你發一封報價信,明天早上就會公開。」

「我投資Twitter是因為我相信它有可能成為全球自由言論的平台,而且我相信自由言論是一個正常的民主社會所必須的。

然而,自從投資以來,我現在意識到,該公司以其目前的形式既不會發展壯大,也不會為這種社會需要服務。推特需要作為一家私人公司進行轉型。

因此,我提出以每股54.20美元的現金收購Twitter的100%股權,比我開始投資Twitter的前一天溢價54%,比我公開宣布投資的前一天溢價38%。我的報價是我最好也是最後的報價,如果不被接受,我將需要重新考慮我作為股東的立場。

推特有非凡的潛力。我將解鎖它。」
wp.me/pbdjb7-1DS

最近又一波五毛在我twitter帖子下面跟帖,有人說讓我「早登極樂」,我說我先讓你這帖子早登極樂吧。
wp.me/pbdjb7-1DL

兒子從預備役訓練回來,帶回一些裝備,我趕快把頭盔套在頭上試一下。

wp.me/pbdjb7-1DN

一路歪樓到天涯

朋友:虞同修五十了,真的要成熟穩重了哦。

我:十四歲那年在中國人民大學第三教學樓一間空教室的最後一排,我勇敢地學習吸菸以提振男子氣概,不幸導致暈眩、乾嘔、喉嚨裏泛出粘液、趴在桌子上難以支撐。從那以後,我漸漸放棄了背帶褲條紋西服雙下巴德高望重雙聲線重油重體味的成熟男人之路,一路歪樓就到了現在。前一段有同修說我是「猶大」,我非常納悶,我覺得自己油不大啊?——十四歲時對成熟男性的理想已經破滅很久了。我都弄不清自己什麼時候更年期的,沒準我四五歲的時候就到了更年期,那時我就易怒、心胸狹窄。現在五十歲了,我打算過上更清明飄逸的人生。日暮途遠,

chaoyu.us/%e9%9b%b2%e6%b0%b4%e

大衛喬高去世

大衛喬高去世了。他是亂世之中的騎士。他是我心中的英雄。
照片中的三人,從左至右:大衛喬高、大衛麥塔斯、伊森葛特曼。他們三人在過去十幾年中,勇敢無畏地揭開中共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黑幕。

英雄的離去讓我難過。我活到五十歲,總結自己比一般人更早、更多知道的事情:

我知道人可以比猛獸還兇猛、人內心的黑暗遠遠惡劣超過獸類;

我知道人可以高尚、勇敢,煥發近乎神一樣的光彩;

我比較不怕死亡,因爲能和英雄們長久地在一起。

chaoyu.us/%e9%9b%b2%e6%b0%b4%e

鈍刀blunt blade

超哥,听你讲这以类的话题总有“凝视深渊stare into the abyss”的感觉。 很少有人主动、自愿地选择面对深渊,因此很少有人像你或你介绍到的人这样洞悉世界。第一次听你讲这一类话题根本接受不了,我记得是你第一期节目设想把迫害者的孩子推到轮下,那会儿我刚从文昭频道的链接跳转过来,听你讲这些,没听完我就把窗口关了,更别说订阅了。后来成了你的粉丝后,第二次印象深刻的不适感就是武汉疫情那期,特别是你在指定留言里很详细的给出很多吃肉(超註:我探討了在社會失序的災難中將劫掠者作爲蛋白質來源的可能性以及防腐辦法)处理的文献,我确定你不是以吃肉做比喻,那时候好长一段时间我不敢看你更新的节目。现在,上次你谈《战争迷雾》,姑且算你谈是类似话题。我基本上没有什么不适感了,我想大概也是一直成长吧,最真实的往往最容易被忽略,比如痛,而最可以被忽略的往往最致命,你把最真实体会和感受说出来,让我软弱的心变得坚强(一些),谢谢你
--------------------------
他不說,我不知道自己那些話題令人如此難以接受。

1993年米爾斯海默反對烏克蘭棄核,並非撐烏克蘭,2016年指出美國北約把手伸到格魯吉亞、烏克蘭造成當地亂局,也並非撐俄。他一以貫之的思路,是保證美國永久霸權而世界在此前提下少一些戰爭、多一些和平。向中東以及格魯吉亞、烏克蘭等地輸出民主制度的結果是美國的霸權衰落而世界更多戰亂。

這個世界有洞見先機的人,米爾斯海默就是。他關於美俄關係的文章在美國外交權威雜誌《外交事務》刊登後,投稿反駁他的是前總統卡特和當時的美國駐俄大使。

中文信息圈太多高呼口號、動員群衆式的論述,你用宣傳我用陰謀論,而基於事實和邏輯的探討少。

Show thread

虞超評註:

上面的文字,共產黨味道很濃。在我看來,因為米爾斯海默的策略如果真的成為美國國策,中共的末日就到了。

「並以此把中國和俄羅斯打扮成兩個天真、無邪到處受到霸凌的無辜的小孩。」——這個不是事實
「海默主觀的把普京和中國領導人都想像成一個未經共產政治洗禮過的局外人,」——我從他的兩本著作以及他的演講中沒有看到這一點。另外Mearsheimer是一個詞,作者誤以爲海默是姓,可見沒有看過英文資料。
我發現受中共影響的人,經常不能或不願基於事實談話。

Show thread

「需要什麼樣的條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居心叵測」、「不可告人」;能不能直接說出來,不然我不知道需要什麼條件。
對於美國不該讓北約東擴,持這一觀點的人包括:喬治凱南、基辛格、米爾斯海默、Stephen Walt(曾是哈佛肯尼迪學院的學術院長)、現任中情局局長William Burns(前美國國務卿、副國務卿、美駐俄大使etc,他在CIA任上沒有發言,是他多年前在做駐俄大使回來後寫文章說的)……
從理論界到實務界,都是重量級人物。尤其是美國在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後,對於海外用兵的看法,朝野都已持相當的檢討看法。這次對俄烏戰爭的一邊倒輿論,我認為不會很長久。

我明天做期節目介紹一下米爾斯海默。

Show thread

當前美國國債三十萬億美元,人均負債十萬美元。海外用兵糜耗軍餉,阿富汗戰爭耗費兩萬兩千六百億美元,伊拉克戰爭耗費一萬一千億美元(兩項數字來自布朗大學《戰爭成本》報告)美國實際上隨時面臨經濟危機。
俄烏戰爭如果俄羅斯贏了,世界格局會發生微妙變化,習近平等人會躍躍欲試;如果俄羅斯輸了,美國爲了維持局面,會耗費大量資源,因爲俄羅斯不會長久忍受心腹大患。

美國立國的根本文件是《獨立宣言》和《美國憲法》,其中非常關鍵的是,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也就是,一群人認同造物主給予每個人不可自外於他的權利,並且共同立約,在同意的前提下(by consent)建立能保障這些權利的政府。所有的事情由此展開。

Show thread

因此,從美國立國原則看,儘管unalienable Rights是一個普遍原則(general principle),即,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原則;但是,美國存在的根本目的(亞里士多德所謂final cause),是爲了保證立約者(美國公民)從上帝那裏得到的自然權利;保障非美國公民的權利,並非美國的義務。以美國公民的自然權利爲代價做任何事情,都是不符合美國立國原則的,或者說,不符合道德的。

Show thread

福克斯新聞2022年3月5日報道,美國務卿布林肯稱美國不謀求俄政權更迭、制裁俄羅斯石油沒有戰略意義。

烏克蘭必輸無疑。不謀求俄政權更迭,即美國告訴普京,「我們不會動你」;不制裁俄羅斯石油,那就等於美國用加州五美元以上的油價支撐給俄羅斯的美元。剩下還能做什麼?就在英國繼續撕毀「天鵝湖」、「胡桃夾子」芭蕾舞表演合同吧;還有門捷列夫元素週期表、俄羅斯方塊,都可以禁。這不是把堂堂美國混到明慧網、大紀元封虞超的處境了嗎!

foxnews.com/politics/blinken-s

Show older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