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修虞超最新的直播節目《不容青史盡成灰》,聽的我數次淚目,每個真修弟子身上都有可歌可泣的經歷。師父說:“大法弟子偉大”。我的同修虞超實實在在配的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個稱號。是不是您覺得虞超此前種種超凡的壯舉和驚心動魄的經歷偉大?我說虞超維護大法的心偉大。他在我們這個群體中被側目而視、被說成邪悟、添亂等等種種指責,我看到虞超還是一心維護大法。這維護大法的心偉大。
另外,我想對同修們說:當你看到同修受到不公正的對待而沉默不說話的時候,我覺得就是破壞師父所講的“人間唯一的一塊淨土”的時候。至少是推波助瀾。我們群體中一些僵化的修煉實踐,當今的每個大法弟子都有責任。當你可以看着同修被霸凌被任意踩而你沉默的時候,我不知道你以後會不會放心把你的孩子放在法輪功群體里成長。如果你說你看不見。我倒是想問問你修“真善忍”爲何看不見?如果你說沒看見有同修被霸凌。虞超不就是嗎?她們今天踩虞超,明天就可以踩你或你未來正直善良的孩子。youtu.be/-HvNB76cyyI

真天真 boosted

法輪功官方清除虞超歷史記錄的行動在進行之中。五名清華法輪功修煉者被抓,標題中只有四名。另外一位就是我。褚彤是我太太。
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

真天真 boosted

法輪功官方清除虞超歷史記錄的行動在進行之中(之二)。

明慧網上有關我兒子的報道。「他的妈妈褚彤均毕业于中国清华大学」——「均」是「都」的意思,一個人是不能使用「均」這個字的。原文大概是「他的爸爸虞超,媽媽褚彤均畢業於清華大學」。虞超被抹去。現在有個大問題,「虎虎大名虞归真」——他姓「虞」,這該如何是好?

我的問題是,作爲法輪功修煉者群體信賴和仰望的網站,明慧網這樣做,是實踐「真善忍」的原則,還是違背「真善忍」的原則?

好消息是,我兒子正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輝廷學院學習數據科學碩士課程。不久前剛剛從美國陸軍訓練營以優異成績畢業。他也修煉法輪大法。他在看着這些事情發生。我猜看着這些事情發生的,不止是他一個人。每個人都在人生中展現自己真實的成色——別人覺得你是誰,你自己覺得你是誰,你實際是誰。

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

《我們的故事》一共四集,是很有力的講真相節目。
但在2021年8月31日新唐人官網及新唐人youtube頻道下架了此系列節目。我覺得非常可惜,其實這是很好的講真相片子。
現在在這裏還能看到
odysee.com/@%E7%9C%9F%E7%9B%B8
《我們的故事》

【麥帥為子祈禱文】
原文作者:麥克阿瑟 (Douglas MacArthur)
中文譯者:吳奚真

主啊,請陶冶我的兒子,使他成為一個堅強的人,能夠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是軟弱的;使他成為一個勇敢的人,能夠在畏懼的時候認清自己,謀求補救;使他在誠實的失敗之中,能夠自豪而不屈,在獲得成功之際,能夠謙遜而溫和。

請陶冶我的兒子,使他不要以願望代替實際作為;使他能夠認識主---並且曉得自知乃是知識的基石。
我祈求你,不要引導他走上安逸舒適的道路,而要讓他遭受困難與挑戰的磨鍊和策勵。讓他藉此學習在風暴之中挺立起來,讓他藉此學習對失敗的人加以同情。
請陶冶我的兒子,使他的心地純潔,目標高超;在企圖駕馭他人之前,先能駕馭自己;對未來善加籌畫,但是永不忘記過去。
在他把以上諸點都已做到之後,還請賜給他充分的幽默感,使他可以永遠保持嚴肅的態度,但絕不自視非凡,過於拘執。請賜給他謙遜,使他可以永遠記住真實偉大的樸實無華,真實智慧的虛懷若谷,和真實力量的溫和蘊藉。
然後,作為他的父親的我,才敢低聲說道:「我已不虛此生!」

真天真 boosted

虞超:
「你真的抱着修炼人的无私为他的心去和他们说,他们不至于说你邪悟,不至于和你有那么强的分歧」——我沒做到,那你去做好嗎,抱着修煉人無私爲他的心,告訴他們錯了。你這樣對他們說過嗎?起作用了嗎?
只有我一個人說,你知道嗎?但凡有第二個人說,你也能分出誰更有善心——因此你現在沒的挑選、沒的比較。
我們這個群體現狀如此,你自己不做你該做的,還來指責孤軍奮戰至今的我。你不覺得羞愧嗎?

Show thread

不知法轮功遗孤黄心语现在如何。但愿她早已被营救出国。
epochtimes.com/gb/4/10/20/n695

真天真 boosted

剛剛通過入籍面試。不日將宣誓入籍成爲美國人。回程路上綠樹蔥蘢,天藍雲白。
人生如夢。

"◇二零零二年夏天,北京昌平精神病院,九岁女孩(法轮功学员的遗孤)被精神病院三个打手大头、长毛、哑巴轮奸,女孩被摧残的惨叫声撕心裂肺。"

這名法輪功學員的遺孤,93年生,算年齡今年是28歲的大姑娘了,希望她還活着,並找到了相愛的人結婚,能把她照顧好。希望她能走出陰影,治癒好心靈創傷。

(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

真天真 boosted

@hai 美國總統杜魯門桌上一塊銘牌寫着:
The buck stops here!
意譯就是:「責任至此無可再推」

法輪功群體中一些人,長久以來對「信師信法」的實踐,是推卸和逃避自己的責任。於世俗生活迅速滑入深淵;於修煉實踐把「信師信法」糟蹋得一塌糊塗。與此同時,這些人自稱要「救衆生」甚至「救大穹」。

世界上總有一些人,要成爲責任至此無可再推的人。或者是你,或者是我,或者是其他人。

法輪功網站的編輯,對於這種現象的蔓延,負有責任。

記得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時候,超哥說過一句話(大意):“這是戰爭,女性和小孩不能上前線。” 當時我聽了很認同,但沒有更深刻的認識。後來我經歷了巨大的痛苦,才有了深刻的認識。 我也在想長久以來,爲什麼明慧和大法學會沒有發文說女學員和小孩不要上前線。

20多年來,明慧和大法學會爲什麼不發文勸女法輪功學員和小孩子不要上前線。

Show older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