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ud boosted

说吧,记忆——天安门自焚伪案;人类屠杀学发凡38期02

在法轮功的修炼者中早就有共产党的人进来。他们进来以后,用非常极端的方式去理解法轮功,用这种极端的解读带风向。在此前的节目中我反复强调,独立思考是非常重要的,人造的禁忌和仪式是可能出现危险的。这都是其来有自的。

他们先制造舆论,准备大规模屠杀我们,然后说我们是自杀。这件事发生在1999年10月份之前。他们准备屠杀的对象是我们这些高校的人。因为我们从知识水平上,组织能力上和各种技能上面都是群体里的精华。

当时法轮功群体里面有些人认为正法在向前推进,我千万不要拉下。所以有什么样的行动我要积极地去参加。这是共产党方面观察到法轮功群体里群众运动中的一个动向。所以我反复强调,你在法轮功里跟风是极其危险的。

杀人是一门学问,大规模杀人更是一门学问,首先要对你做心理引导。

当时我就想一个问题,在法轮功里面有没有修炼的标准动作啊。

有的人喜欢做非常极端的事,干一锤子买卖。共产党在法轮功群体里迫不及待地煽动极端情绪。那些后路已经断了,而前路完全未知的人,非常容易跟从别人。当你在绝境完全不知道未来的时候,你会事儿怎么绝就怎么干。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说吧,记忆——天安门自焚伪案;人类屠杀学发凡38期 01

导致这件事最能被说清楚的,不是这些人是炼法轮功还是没炼法轮功。而是法轮功的道理是不是让他们这样去做了,这是其一;其二是这个过程中的疑点是否能得以解释,如果不能,这件事就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这些人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对指控方和辩解方来说都是最弱的论据。指控方说他们是炼法轮功的,说法轮功不好。他们还是河南人,中国人。为什么只有中国人自焚,所有外国人不自焚呢?那是否说明中国政府出了问题呢?

西藏很多藏民希望达赖喇嘛回到西藏。他们的信仰被打压,信仰的实践被残酷地剥夺和干涉,很多人接二连三地自焚。到现在为止,世界主流意见并没有责备达赖喇嘛。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从2001年1月23号开始到现在2019年7月13号,你抓了多少法轮功,打死多少法轮功,强奸侮辱了酷刑折磨多少法轮功?在所有这些人里面,有多少人是打算自焚的,有多少人是劝人自焚的?如果有,占的比例是多大。如果你把自焚这件事作为镇压法轮功的主要原因,那么在此后的所有镇压中,你所指控的人他们身上自焚并没有发生,那么自焚这件事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共产党制造的。

cloud boosted

暴政荼毒苦,缘何举世暗39期03

这样的事在法轮功里挺多的。你如果遭受了痛苦,有的法轮功修炼人反而会说,这是因为你有了什么什么心,所以怎么怎么的。正常人是过来要帮助你。但是你要是跟这些人在一起,你的修炼实践会遭到批评,原因还是你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了困难。一个人在春风得意的时候,你说他好。当他遇到困难了,你说是他心性出了问题了。这种做法和趋炎附势区别何在呢?

人人心里都有一杆秤,别人有困难的时候你不是伸手而是说他心性有问题,我把过去受冤屈的人的冤屈说出来你说我基于私,你完全颠倒的时候。别人嘴里不说,也会远离你了。

他人是如何基于自己的利益放弃良知的是他人的选择,而我们要在自己的修炼中多去反思。我们要让让子女看到,父母的确是值得佩服的。他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能够给出令人信服的解答和指导。在父母面临选择的时候,能让子女觉得多希望成为这样的人哪。如果你是这样的,还愁没人认识法轮功,还愁没人修炼法轮功吗?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暴政荼毒苦,缘何举世暗39期02

法轮功应该多考虑,我能给社会带来什么?而不是仅仅喊,法轮大法好,同时展示自己所受的迫害。仅仅靠这两件事不能让别人觉得,法轮大法好。

还有你的修炼实践和现实是如何接口的?一个是你的修炼实践在私人领域是如何接口的?还有一个是你作为一个修炼群体对于公共事务的态度,在公共事务那儿是如何接口的?

我所记住和叙述的事情虽然是一个个个体的事,但是它反映的却是在公共领域里面公权力作恶对世界的影响。我记住这些事,叙述这些事,包括说出自己的一些不平,我觉得并不是私。我不仅为自己记住,为受害者记住,为法轮功记住,为中国人记住,甚至是为人类记住这些事。如果你自称修炼法轮功,自称实践真善忍,却实践成在这样的领域观察事情是非颠倒。你对真善忍的实践让别人怎么接近法轮功呢?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暴政荼毒苦,缘何举世暗39期 01

中国人期待清明政治已经期待了几千年了。孟姜女哭长城说的是暴政下的悲痛,陶渊明编的《桃花源记》说的是不为暴政奴役的向往。对修炼人的要求是不问世事,那对统治者的期待是不是有清明的政治呢?你是否应该把这个期待讲给统治者听呢?

整体上有这样想法的人,你们应该意识到自己是沦陷区的灾民。你们首先应该考虑的是为自己以及子孙后代谋一个前程。当务之急就是及时地反共,怎么还能对为了信仰呼喊的人品头论足呢?这本身已经是选边站了。

选共产党那边站对你来说是利益伤害最大的。你为了在奴隶生活中的喘息出卖了自己孩子孙子的永久未来。现在对每一个中国人,对你们利益最大化的做法就是不惜生命地去反共。人总会死,但此前你怎么活着,就变成了最关键的事。

他们在利益与良知之间选择了利益。他们怕得罪中共。他们也提一些民主人权的事。但以不真正触怒中共为前提。

刚才我说的是他者为什么不提及法轮功。中共的利益收买和他们与中共的利益勾兑是最主要的原因。什么事都应该反求诸己。那么我们法轮功群体还有哪些可以提高的空间呢?

cloud boosted

再谈禁忌与仪式37期03

恐惧是人生的基本驱动之一。令恐惧得到一定的舒缓是人的基本需求。遵守禁忌是有效舒缓恐惧的一个方法。很多人都愿意有意无意地遵从一个禁忌,这个时候人们经常不考虑这个禁忌是从哪儿来的。

平时你所遵循的禁忌是不是真实的来自于你修炼的道理中的禁忌,你需要清晰地知道禁忌的始创者是谁。如果有人把自己人造出的禁忌当成修炼群体中约定俗成的东西,施加于他以外的人的时候,施加者和被施加者要思考,这些禁忌对与不对,以及禁忌从哪儿来。

如果你因为恐惧人这边的东西放弃了对神的敬畏,那就是坏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你知不知道上边的东西是什么,你能不能接上口就非常重要了。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再谈禁忌与仪式37期02

禁忌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源头和组成。西方文明灵性的源头是犹太基督一神教,尤其是旧约。其重要的根之一是摩西十诫。这是来自于整个人类文明外部的神启。河图洛书是在中国的神启。摩西十诫本身就是禁忌,很多法律的根都来自于那里。

现代文明社会几乎所有重要的权力、法律、伦理等等几乎都可以从摩西十诫中找到源头。人类社会大到国家民族,小到社区俱乐部,都有自己明文或者默契的禁忌。禁忌即是文明的重要来源,也是文明的重要组成。没有禁忌,文明国家民族社会都会崩解。

禁忌除了来自神的话语,还有长久共同体的传统。它还有短期人的创造,比如文革中的"公安六条"是以国家暴力为后盾的人造禁忌。

打破禁忌可能意味着大屠杀。遵守禁忌的核心是恐惧。单谈恐惧无法说它是好还是不好,要看恐惧的对象是什么。畏惧神和神的话语,这样的时候恐惧即是智慧又是美德,体现在世间的时候又是巨大的勇气。谈禁忌要谈是谁创造的禁忌。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再谈禁忌与仪式37期 01

我期望的高质量的对话是,不要让对方因为自己不曾持有的观点辩解。

在人生的路上我们共同面临的困境很多是一样的。如果你到这儿提出一些高质量的问题也许能得到一些高质量的回答。高质量的回答是高质量的问题挣来的。

你在陈述你认为的事实的时候,你要问自己,什么是事实,什么是问题?

我跟我儿子无论是在法轮功方面,还是在教他数理化,还是谈我对世事的看法上,我都鼓励他质疑我。我跟他讲,我不怕你质疑我,只是怕你提不出高质量问题。有时候他提的问题质量不够高的时候,我还帮他把问题提得更加尖锐,更加到点上。这是高级服务,我只曾经提供给我儿子。

当我回答不出我儿子的问题的时候,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就由我懂他不懂,我来指导他,变成了我们肩并肩地面对人生更深刻更根本的问题。我们就成了人生路上长久的伙伴了。

当你厘清知与不知,深刻地提出一些问题的时候,给你带来的只有好处。形成亲密关系中长久的关系,并不在于你对对方的左右,而在于你给他的激励和帮助他获得自己的自由。

cloud boosted

是自由高贵地成长,还是被恐惧驱策、甘愿被人造禁忌奴役?是为自己和别人走出一条路,还是遮蔽内心而否定他人?36期 05

法轮功给我一个很大的指引是,你来到这里,成为一个人的目的是什么,你有了使命感考虑问题就不是从得失上考虑。你会向内找,对外部的世界清晰地说我不知道。比如那个人去世了,你其实并不知道原因,你说自己不知道就行了。

你为了自己心里的恐惧会从多大程度上否定别人,否定整个世界呢?我们是应该帮助这个世界生,还是在这个世界上杀呢?无论你用刀杀,还是用你的思想和言语去否定。

修炼中很重要的一件事是面对自己真实的内心,而不是遵循一个共同的仪式。无论是思考还是说话,你应该是面对真实内心的问题与想法。而不是有一个外界的框框,我只要跟从那个框框去走,我就能得到那个框框所许诺的回报。这种仪式性的东西很大程度上遮蔽了你的真心和真实道理之间的通道。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是自由高贵地成长,还是被恐惧驱策、甘愿被人造禁忌奴役?是为自己和别人走出一条路,还是遮蔽内心而否定他人?36期 04

你可能会说,如果这样的话,还有谁会去到他们中间,跟他们在一起呀?我跟你说,你就会。人从天性上来讲,是回避独立自由所带来的责任的。把你的青春和生命投入到一件事以后,你是否能得到自己想要的。面对巨大的不可知,而投入的又是你整个的生命的时候,真正勇于去做的人并不多。很多人乐意在禁忌与仪式中寻找一种被奴役。人是会寻找被奴役的,因为被奴役免除了他的责任和使命感。

他们与外部世界越来越隔离,圈子越来越小。即不能解决外部的问题,又不能面对自己的内心。他们还觉得自己精进,修得高,别人不理解他们。你抱着这样的想法走进法轮功来,你很有可能遇到这样的人,被他们左右。在若干年之后,你可能发现自己没得到什么,还失去了很多年光阴。我觉得左右别人的人和被别人左右的人都有责任。在另外一个场景中,被左右的人说不定会去左右别人。这就是一个互相伤害与自我伤害的过程。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是自由高贵地成长,还是被恐惧驱策、甘愿被人造禁忌奴役?是为自己和别人走出一条路,还是遮蔽内心而否定他人?36期 03

他基于对法轮功的理解,起草了一份保险文档。我今天去炼功了,我就应该耳聪目明,健步如飞,鹤发童颜,什么麻烦都没有。他基于自己的恐惧,按照他所起草的保险文档实践他所认为的修炼的时侯,经常会带来两件事,一个是禁忌,一个是仪式。

他如果没有按照法轮功的道理向内心去找,就会使用禁忌约束自己和周围的人。他很敏锐地感知到你也是被恐惧所驱策的,你也会被这种禁忌所左右。当你们被这种禁忌所左右的时候,你们互相印证自己修得精进。在这样一个群体中,有人生活遇到麻烦了,情感遇到麻烦了,非但得不到帮助,还会被周围的人说,你肯定是因为心性有问题才遭遇了这样的麻烦。他如果不这样说,就必须找到自己内心深处的解答。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是自由高贵地成长,还是被恐惧驱策、甘愿被人造禁忌奴役?是为自己和别人走出一条路,还是遮蔽内心而否定他人?36期 02

真正高质量的回答都是自己给自己的,真正的教育都是自我教育。别人给你的东西是别人从自己的人生中得到的。

如果你抱着这样一个想法,我想躲避世间的苦,基于这种恐惧想在法轮功中找到一些保证。那我想告诉你,你抱着这种心态,在法轮功的修炼会遭遇很多困难。

你如果在保险公司买保险,你付出的是钱,收获的是药,这都是世间层面的东西。你现在想要的没有病,没有烦恼等等,你要的是神仙的东西。生老病死是人人都有的东西,你要想有所超越的话,你就要在很多事上有即深刻又超越的想法、做法和实践。你才有可能得到那些东西,而且也没人给你保证。

人心幽微,你不知道一个人在一件事上的取舍到底是什么。不但现在不知道,这个生命的过去你全都不知道。但是你想用你眼前百万分之一都不到的信息碎片,来给他的死亡定一个你认为合理的原因。这对死去的人和还爱着他的人是不公平的。你为了私人的利益,基于恐惧思考的时候,这个思考都是伤害人的。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是自由高贵地成长,还是被恐惧驱策、甘愿被人造禁忌奴役?是为自己和别人走出一条路,还是遮蔽内心而否定他人?36期 01

有人因病去世,我会想他活着的时候是否珍惜了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如果他活着的时候我珍惜了,虽然我还是挺遗憾的,但是我感觉很安慰了。

如何看待死亡分两块,一块是如何看待他人的死亡,一块是如何看待自己的死亡。你对自己死亡的恐惧使得你必须从他人身上找罪过。即便你做到了你所有认为的清白,最后你还是会死。

上期节目的回答我示范了如何对待死亡的态度。明明白白在你眼前的事对你就是最大的秘密。

我领会他的场景中他的核心关切是什么,然后我再回顾一下这种核心关切我是否有过。我在有这种核心关切的时候,我的所做所为是什么。这就是我第一次的回答。

人从娘胎里出来到最后断气,你可以说是活的过程,也可以说是死的过程。死亡并不是发现你有大病到你断气的过程,你刚刚离开娘胎就开始你的死亡过程了。

我的体会,你真正想要帮到别人,不要亲身介入他的场景是最好的。人的内心是幽深隐微的,当事人自己都未必知道自己最深的想法是什么。最好的方式是谈出自己的体会,对方有所启发,自己解决问题。

cloud boosted

生命与生活不是两张皮;真实地生,真实地死34期02

人生的每一个坎对我来说都是豁出命抗过去的,同时我也是豁出命活。

人走过一生,一定要真实地活,要不然自己辜负了自己。

有人说,虞超你在监狱里被限制被剥夺被伤害,你无可奈何了,所以才不得不这样。你怎么能要求我在外面各种物质享受都有的时候像你一样呢?我当然想过得舒服一些,好一些了。

我当时的状态不是无可奈何。在监狱里无可奈何的人非常多,完全地消沉,他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劲去撑过一切。人在生命的每一个剧本中,你都可以选择。你要真实地生活,用你的生命去经历人生,我觉得这是很主要的事。

修炼中也是一样。有的人一谈修炼,好像是我要做点什么才是修炼。我觉得修炼和人生是合二为一的,你的生命本身就是修炼。

我从监狱里出来后,我经常想的是,这样做是善,还是恶。这是真正让我萦怀的事情。伍子胥不是这么想的。伍子胥知道那个东西就是恶,而且我就要做那个恶了。这就是他的选择。但我不愿做那个选择。我还是要深入内心去问,我要如何去实践善?对我来说探讨善与恶的分野,比探讨法轮功是不是性命双修真实得多。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生命与生活不是两张皮;真实地生,真实地死34期

我觉得孝对所有的中国家庭都是一个极其奢侈的东西。在中国那儿不死人已经不错了。

我一直是被反复摧折长大的。以前我抗争的劲儿在黑监狱他们折磨我的时候全用上了。我都搞不清楚人生什么叫对你有利什么叫对你不利了。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很迷惑的事。

在监狱那样的情况下,我压根就没想过性命双修。我当时想的是,我虞超今天能活到今天下午就活到今天下午,能活两个礼拜就活两个礼拜。而且我要大量地读书,仔仔细细地听新闻联播里的粮食价格,北海布伦特原油价格,德州轻质原油价格,伦敦期货黄金价格,国内的电价煤价房地产价格。我在脑子里把这些信息拼成拼图,了解外界的情况是怎么样。

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些法轮功学员说,虞超你还想着发财啊。我在监狱里从来没有停止想过,我虞超但凡有一口气出去,我绝对不饶过共产党。我从来没有想过性命双修。我想你在当时当地你也不会想什么性命双修。为什么呢?你要不就像我一样,咬定牙根,我用整个生命去闯出监狱。要不就像其它法轮功学员那样彻底消沉。总之你想不到性命双修。

cloud boosted

显明的秘密;美好的仗 35期02

在人生重大的事情上,能撑住你的不是靠物质,靠超越物质的东西。而且不仅仅是精神,是修炼中的东西,靠那些东西撑住。

我力图每一次讲出我最有感触的事情。在这个世上能意识到自己生命生机的人少之又少。太多的人以为他在生活,我觉得他缺少了生命中的生机。

我觉得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太难了。对于我说的话还有人听,我都不指望这个事了。我希望谈出内心最有感触的想法和话题。大家并不总是关心对自己最重要的事情。

这个世界给马云,给李彦宏,给当官的,有钱的,有权的人那么多东西,对于我们这些用自己的生命坚守人的基本价值的人,你给什么了?如果这个世界还是这么走下去的话,我离开这里没有什么遗憾的。

我见过很多这样的人。骂中华文化,骂中国人,就是不骂共产党。我在节目里也说白了,这就是共产党的人。并不是反共的,骂中华文化的就一定是好人。这些人都是带风向的。穿上基督徒的衣服,弄一帮人在身边,一方面给党国分忧,另一方面帮党国定位对党国不满的人。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显明的秘密;美好的仗 35期

在我的经验中,人生成长只有两条路。一条路是你运气挺好,遇到高明的人,听懂高明的人说什么,你按照高明人说的去做一做。另外一种是你吃亏,摔跟头,你能成长。你可能想吃亏摔跟头多不好。其实不是,真正能成长的人只有百分之五,百分之三,百分之二。其它的人都是稀里糊涂,浑浑噩噩地过一生。所以你能吃亏,能成长,那还是非常幸运的事情。

真正的秘密或者对你特别有用的东西,就是非常显白地摆在你面前,你瞪着眼睛就是看不到。

为什么在你看来的老生常谈,我能谈出对它的理解实践,以及它的成果。为什么你谈不出来?

很多人以为他在展示他的聪明,实际上他是在展示被洗脑后受的伤。

修炼帮助我一方面修炼自身,一方面认知世界。无论老子,还是柏拉图,他是我认知世界的一部分。我如何认知他?何以深刻地,有独到见解地去认知他?这是从哪儿来的?是从法轮功那儿来的。那都是我认知世界的展现。而我修炼的很多事情我都没有说,我也不打算说。

cloud boosted

:blobcatmeltlove: 在毛象真的每天都能看到拖延症求助…本前拖延症晚期患者来聊一下经验。
自我介绍一下,前半生都在拖延中,从我记事起就在拖延,拖延起床吃饭洗澡,不写暑假作业,后来成年后发展到失去生命力,任何事,大事小事都会拖上很久,正常的工作生活都无法顺利进行。中间人生停滞了很久,状态进入谷底,最终痛定思痛决心解决这个问题,中间看了无数书📖,研究了很多内容。到目前一共花费了不到两年时间,已经基本解决拖延问题了。(或者说我自己觉得自己现在比周围的人都更有行动力一些。)

1. 拖延症是一个大脑神经回路的问题。
遇到事情之后,我们的神经回路会根据固定模式运行,这些固定模式让我们无法行动。既然是神经回路的问题,就可以解决。这个世界上没有注定要拖延的人格,我们不是命中注定要拖延的,我们只是养成了一些不太好的思维习惯。
所以首先是要有信心,拖延症是可以解决的。

2. 改变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想改变大脑回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你是在和自己根深蒂固的行为模式进行搏斗。想想你过去重复的一天又一天,都是在向拖延症投票。想要简单的花费几个月的时间就把过去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磨平,属于急功近利。
改变是有规则的,我们需要服从并接受这些规律,你不是特例,一步登天不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所以要保持良好的心态,做悲观的乐观主义者。对曲折的过程要有心理准备,不要轻易心态崩掉,但也要牢记第1条,相信改变拖延症是可能的,前途是光明的。

3. 改变大脑神经回路,依靠的是重复。重复是大脑的语言。
通过重复,我们可以改变突触位置,改变神经连接,在大脑中建立新的、我们想要的回路。

4. 如何重复?通过行动。

4.1 首先寻找一件你很想做的事,监控记录。一次只坚持一件事情,可以给自己设置一个60天的期限。每天重复,每天记录,记录完成情况。
⚠️注意:监控记录是很重要的。

4.2 一开始坚持可能很困难,你的内心会告诉你“不可能成功”“我不想做”“这件事好无聊啊”,不要听从大脑的话。这些想法是我们必经的拦路虎,闭上眼睛向前就是了。无论如何不要放弃。

4.3 一开始不用做到完美,比如你的目标可能是“每天晚上8:00背100个单词”,行动的前几天,只要背一个词就是胜利,9:00才开始背也可以,10:00开始背也可以。
向上看第3.0条,重要的是重复这个动作。我们需要的是每天重复,而不用执着于完美完成。
这个阶段我们的任务是让大脑熟悉我们要做的事情,给它一个准备时间,让它慢慢接受“哦,原来我要开始改变了”这个事实。像运动一样,不用一开始就是高负荷,强度和重量需要慢慢累加。
⚠️注意:破除完美主义。我们需要做的是比之前好一些,再好一些,而不是一步登天。改变是一个动态逐步累加的过程,不是从0到1的跳变。

4.4 坚持十天后,此时神经回路已经被我们撼动一些了,这个时候我们可以尝试慢慢完成我们的所有要求,比如尝试8:30开始背,8:15开始背,这次背了50个单词,下次背60个单词。一点一点直到完成目标。

4.5 可以完美完成我们的所有标准后,坚持一周,此时可以尝试进行下一项任务。步骤同上。

4.6 根据任务的难度不同,完成一件事一般花费18-154天,平均66天。

5. 如果第4条中,任务失败了,中间间隔了几天怎么办?
凉拌。失败是正常的,心态崩了破罐子破摔彻底躺平这种事在我身上发生过很多次。但这都无所谓,因为挫折是正常现象。
失败了也没关系,想要保持一直咬定的状态还挺难的,失败了就不要勉强自己,休息几天,养足自制力,然后重新开始第4条。

6. 自制力是肌肉,可以通过锻炼慢慢养成。这一点相信不少人都已经了解了。

6.1 自制力的特性有一条是什么?是它在早晨时最充沛,在一天中逐渐消耗,在晚上的时候到达谷底。所以在第4条中,我们可以把想要完成的任务放在一大早进行。
但有的姐妹时间可能比较固定,早上比较紧迫,那放在一天中的任何时间都是可以的,只是要付出的努力可能会多一些,但失败了就按照第5条进行,因为最重要的是重复,是跌倒了再次爬起。

6.2 反复重复第4条,自制力会像肌肉一样被锻炼。坚持几个月后,再回头看记录,你会发现自己能做的事在逐步增加。

7. 不仅仅是自制力可以积累,自信也会逐步增加。
自信是什么?自信是一种掌控感,是明白这些事情我都可以解决,这些事情难不倒我。自信是对自己拥有的力量的一种认同。
自信如何增加?可以通过微小的成功来逐步积累。所以反复做第4条,一段时间后你会发现自己的自信也在逐步提升。

8. 通过自制力和自信的提升,它们会反哺于我们与拖延症的对抗。这是一个正反馈的过程,坚持做一件事—>自制力和自信增加—>我们可以更容易的做下一件事—>自信和自制力继续增加—>更更容易地做下一件事—>…
通过这整个流程,我们可以最终改变我们的大脑神经连接,彻底与拖延症说再见。

9. 在整个与拖延症的对抗中,我们需要保持良好的身心健康。
需要做到:
健康饮食,营养充分(蔬菜,水果,肉蛋奶,多吃杂粮);
早睡早起,每晚7-8个小时睡眠;
规律运动(有氧和无氧);
定期打扫,保证周围生活环境整洁有条理。
什么,你做不到?(我觉得拖延症患者大多都做不到)那可以在第4条中,先把以上四件事作为需要完成的事项开始坚持。注意一次只做一件,不要贪多。
身心是一体的,身体状态会影响到精神状态。所以需要把状态调整到最佳,它会对你的整场战役有帮助的。

10. 战胜拖延症不仅仅是战胜拖延症。
你能收获的不仅仅是崭新的、想做什么就可以立刻去做的生活,你收获的还有自制力,毅力,自信,抗挫折力,乐观的心态,等等。
这些品质会反哺于你生活的其他方面,你做任何事都会从这些增长了的品格中受益。你能获得的远远比你想象的多得多。

————————————————————
以及以下内容需要注意:
1. 精神分析相关的内容没有必要看,那是伪科学。不是生活中发生的任何事都要去童年找答案的。依赖精神分析,除了加重自己的受害者倾向,没有任何好处。
神经回路的问题就是简单的神经回路问题,通过重复改变神经回路就可以了。不用追根溯源,不用抱怨过去,这些对于改变没有任何好处。

2. 对于战胜拖延是持久战这件事一定要有心理准备。挫折是任何重大变化中无法避免的一部分。人们做出重大生活改变时,通常都需要失败多次才能成功。
————————————————————
应该就这么多,打字手抽筋,能有多少人看到就随缘吧,没想到一时兴起让我大早上都交代了。祝大家都能拥有自己想要的生活。 :0b20:

cloud boosted

别人说法轮功不好,用嘴说;我们说法轮功好,用命说。探究善与恶的分野,就是对善的实践。32期03

在整个艰难的过程中,给我最大心灵上支撑和指引的就是法轮功的道理。我其实体会很多但是我不是很想公开说。因为像如此深刻的经历和想法也许我会跟很近的人说,但是在公开场合我现在还没有准备好说。

很多人20年以来说法轮功不好,他们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我在2002年之前还是很急切地很生气地去辩解。人生的路走到现在,我变得很淡然。我之所以淡然倒不是因为我大度。因为你说法轮功不好是用嘴说,我说法轮功好,是用命说。

你要像说别人的事说自己最关切的人受的伤害,这样你才能更好的遏制伤害者对你做的事。但你真的这么做了后,那些东西都压在心里,而且难以化解。人有时哭一哭,是一个释放。但哭的时候,你又容易被你的对手借这个机会打击你。如果你把它当笑话,你又会把这个伤害长久地藏在心里,持续很多年。到底应该如何保护自己我不知道。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受伤最深的是自己。要保护好自己,你才有余力去保护好自己真正关切的人。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别人说法轮功不好,用嘴说;我们说法轮功好,用命说。探究善与恶的分野,就是对善的实践。32期02

我经历了这么多。我的朋友家人以及我所有关切的人,在这个过程中遭受了这么大的伤害。我再看现在的中国,可以说鬼兽遍地。在这种现实下,我仍然抱着一个诚意和诚恳。在公开的公共领域讨论何为善,如何实践善。我觉得这种探讨,和对我内心想使用恶的想法披露出来,而且质疑自己。我认为这个行为本身就是对善的实践。

我并没有说我想那么做是对。我只是想提这样一个问题,在这样一个世界,你怎么去实践善。善不是用嘴说的,你要深入地去做。

在不同的时代,都有来自公权力的作恶。作为个人,你是如何在实践中实践善?我以前提到过一本书,《道德的重量》。这本书是说你如何在这种变动不居的,不确定的伤害中,你如何实践善?我觉得这是古今中外人们都在探讨的一个问题。在未来的节目里我还会把自己的疑问和思考提出来。

Show thread
Show older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