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ud boosted

基督教宣稱每個人都有永生,這句話不是對就是錯。倘若我只能活七十歲,有很多事就不值得我太操心,但是倘若我有永生,我最好認真地考慮考慮。我的壞脾氣或嫉妒心可能會逐漸變得嚴重,這個變化過程緩慢,在七十年內不會太顯著,但是在一萬年內就可能變成真正的地獄。事實上,如果基督教說得對,用地獄這個詞來描述我未來的狀態再準確不過了。人的不朽還帶來另外一個不同,這個不同慢慢就與極權主義和民主之間的不同聯繫起來。倘若個人只能活七十歲,一個可能會存在一千年的國家、民族或文明就比個人重要。但是如果基督教說得對,個人就不但重要,而且不知道重要多少倍,因為他有永生,與他相比,一個國家、文明的壽命只是一瞬間。

美德,即使只是試圖獲得的美德,也會帶來光明,而放縱只會帶來迷茫。

——C.S.路易士《返璞歸真:純粹的基督教》

回顧一下虞超先生的第一期節目~

在那之前我看過另外一個講囚徒模式的視頻,我發現有的人真的可以用寥寥數語就讓人對他講的內容,甚至他談論的話題都極其反感,那個視頻整個就是在講囚徒模式中如何通過取悅獄卒(就是告密)和出賣其他囚徒來為自己爭取生存空間。 

這個時候我看到了虞超先生的節目:「囚徒困境下的道德省思」。題目就把我震撼到了,囚徒困境中,不為了保護自己而傷害別人就不錯了(即使不是囚徒困境,這樣的情況也不鮮見?),他還在想著怎樣實踐道德。我一定要看……

youtu.be/3ar4qtQMiWI

不可能的夢

去赴 一場不可能的夢
去對抗 一個所向披靡的敵人
去承受 無法承受的悲傷
去投身 一條荊棘滿布的路
去挽回 一個無力回天的錯誤
去愛 一個純潔無瑕的遙遠靈魂
去撼動 以你疲憊不堪的胳膊
去伸手 摘那遙不可及的星辰!
這就是我的信念
追尋那些天邊星斗
不管希望多麼渺茫
不管有多不切實際
爲正義奮不顧身
沒有一絲猶疑與迷惘
捨身入地獄
只因心向天國
我知道,若能堅定的
追尋我崇高的信念
我的心將歸於平靜與安寧
當我長眠之時
而這個世界將會更加美好
因爲那個飽受譏諷,傷痕累累的男人
仍然竭盡他的所能,用盡最後一分勇氣
去伸手——
——摘那遙不可及的星辰!

from音樂劇《夢幻騎士/堂吉訶德 Man of La Mancha》1:10:48-1:12:59
bilibili.com/video/BV1rZ4y1x7m

cloud boosted

为何读书49期03

有了使命感,我觉得应该读一些哲学的书,东方的西方的,都应该读一读。读一些历史的书,东方的西方的都应该读一读。读一些逻辑的书,找一本大学的逻辑教材,看一遍,把上面的练习做一做。

看了就忘,从技术上来讲,其原因是你看的次数少。同一本书,同一个故事,你在不同的时候看它是不一样的。你有了人生经历,你就知道当时当地真正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生经历的时候你就是不知道。下死功夫直接读经典是最快的。

还有一个原因是你没有提出高质量的问题你就记不住。高质量的问题是从哪儿来呢?高质量的问题来自你的使命感,你要关注你的内心,你要关注整个人类的前途。对我来说很重要的是,我们法轮功群体在社会上能不能被人接纳,我们对法轮功的实践是不是能让世界更美好一些。

还有一个朋友问我说他在国内处于焦虑和恐惧。我以前节目中谈过思路,一个是你尽可能活得长,一个是培养下一代,轴心是你的自我教育。

把心放平,今天的你比昨天的你好一点,明天的你比今天的好一点。你的人生是不断地往前延展,你老是有希望的。你在这样做的时候,内心越是为了众人好得到的越多。你要愿意看看法轮功的书会有更多的心得。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为何读书49期02

读这些东西从文字上来讲并不难,这是一个诀窍,甚至是一个秘密。《尚书》的文字非常古奧拗口,我为什么说它不难呢?所有的知识都不难,难就难在你攥以前的东西太紧,这是学理工科的时候经常出现的问题。《尚书》难在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读。

我为什么要读呢?原因很简单,法轮功死的人太多了,被迫害得太惨了。我被抓的时候30岁了,当时我们所有的人被判到40岁以上。在当时我就考虑怎么能走出这条路来。我就知道有些关键的问题必须给它读通。

当时我也跟周围的人去说,我们应该把每时每秒都在挥发的时间通过读书给凝结下来。要读最根本的书了解根上的道理是什么。要完全不考虑得失地去读,然后我们再看未来会发生什么。

读书是基于使命感读,不是基于得失读,不是基于利益读。没有内心的使命感顶着你,你在闯那些关的时候内心会遭受很大的痛苦和沮丧。你越有使命感,越不看重得失,你在这个过程中反而得的多,你遭的罪反而少。你越看重得失,当下就要失,切肤之痛。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为何读书49期

为什么要读书比你读什么书,怎么选择书都要重要。知道了为什么读书才知道怎么选择书和怎么读这个书。

我真正开始读书是在下了监狱之后,2004年,32岁的时候,是从十三经开始读的。我什么时候开始考虑这些问题呢?

我在被追捕的时候看到美国对我们有所支持,我就给国外的朋友写信说,我挺想了解美国的众议院参议院是怎么回事。

我被关了两年的黑监狱,背铐着,被送往真正监狱的路上。开始想,为什么江泽民一个人的命令能给这么多人造成伤害?权力的来源是什么?他是用什么样的资源来运作这个世界?军队法院警察街道办事人员,他们是怎么驱动这些人来伤害我们的?

在监狱的时候有个朋友提醒我说,你要看一看哲学。我还说,西方的东西是不是不如东方的东西更深哪。他说不是这样的,你应该看一看。

读书的时候做笔记是非常重要的,有什么想法马上把它写下来,手眼脑一起动,印像就比较深。当时的效率是非常低的,我看完了就忘,我忘了再看。艰苦的环境你就有所偏得,但当时当地你并不知道。

cloud boosted

神恩,人的自由与权利,气候问题分析47期 03

上面说的是个人,对于一个群体也是如此,就是你如何面对生死存亡的危机,以及在这种危机中你如何应对。它取决于你如何看待自己的生命,如何看待别人的生命,以及你是否认知有比你更高的道德秩序的存在。

气候话题的实质是什么?就我看,它是定义新的原罪。进而定义新的神,产生新的祭司。人类将有新的道路,新的命运。但未必是好的道路,好的命运。

当今文明世界道德与秩序得以立足与运转的根本来自希腊罗马犹太基督一神教文明。没有这个文明,我们所有人都可能是张巡那个妾,以及所有改朝换代中骇人听闻惨剧的受害者。

对于气体的检测一定是基于一个统一的大政府来实施这种检测,基础的社会自发秩序就将被破坏。导致的结果就是广泛的奴役和压迫。这个事本身就是战争,我们正在身处战争之中。

很多人讨论气候问题只从科学的角度探讨,这远远不足以让你把握事件的全局。了解人何以能生存,到底是来自科学理性,还是人们共同对犹太基督一神教传下来的启示的理解?没有这种理解,人都是互相食用的关系。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神恩,人的自由与权利,气候问题分析47期02

如果把思路锚定在神对人的许诺和恩典之上,你会用什么角度思考现在世界上争论非常大的话题。

我对应然有所考虑,也就是说,怎么做是对的。第一个问题要考虑的是,你为何而死,如何死?人总会死,思考为何而死让你审视每年每月每日大小琐事哪些最重要?让你面对不可知区分它到底是风险还是机会。帮你了解自己,定义自己,从而过上真正自己想要的人生。这是过上高质量人生的重要锚定点。太多的人过的是别人的日子,一辈子都没活出自己。

既然死亡是不可避免的,那么你到底希望自己如何死呢?面对死亡的过程中,你会做什么?你会对别人做什么?你会允许别人对你做什么?

提出高质量的问题才有高质量的答案。很多高质量的问题没有最终答案。但是你考虑与否你的人生就会大不相同。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神恩,人的自由与权利,气候问题分析47期

在中国学界认为洛克的《政府论》对于美国的建立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洛克对《创世纪》文本生发出一种解读,所有的人都是上帝的造物,所以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正因为有了这个解读,才有了自由,后来人的一些基本权利,比如财产权等等。在这个解读之前,没有自由,只有特权。现在基本的宪政社会,它的公民权利的根是在洛克对《创世纪》文本的解读。

洛克对《创世纪》文本的解读是超越理性的,是人重新解读人与上帝之间的约定。"枪杆子里出政权",这是理性。共产党把真正能与上界沟通的东西斩断,然后给你灌进一些理性科学,听起来很大的词。但是这些根本就没有那个分量在那个级别上运作。运作起来它就是暴政。后世所有的暴政都是人把自己的理性放在最高的位置。人如果否定了上帝在人存在中最重要的位置,人必然在世间寻找权威,这就是所有暴政的来源。

希腊罗马犹太基督一神教文明对于人类解读的基本脉络是什么?首先是原罪,其次是神恩,基于原罪,神对你有神恩,然后就有了救赎。神恩有三层意思,一层是爱护,一层是保卫,一层是控制。

cloud boosted

东篱药师:神与剑意;生机勃勃,活出传统;狼与羊;回家48期05

还有两本书可以看一看,《乌和之众》和《狂热分子》。书中有芜杂的偏见,也有精谨的论述。我觉得应该批判着看,尤其是《乌和之众》。这两本书都有无神论的倾向。但提到人性的弱点,以及你的弱点如何被他人控制,以及你的弱点如何以人群的形式体现,我觉得足以自警。读书不是为了挑别人的错,而是为了自省。

当你去真正修炼的时候,对你和众生都是有利的。这两者并不矛盾。实际上我觉得实践真正的我就会利益众生。我把自己的修炼实践谈出来,我不敢说利益众生,但是至少是和我的观众之间有很强的心灵的共鸣。我和我的观众同时都得到好处了,并不是对立的。法轮功修炼对于我来说是做真正的自己。当我实践真正的我时对周围人是有好处的。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东篱药师:神与剑意;生机勃勃,活出传统;狼与羊;回家48期04

你绑上自杀式炸弹那是你狂热,你把别人绑上炸弹让别人自杀,你是恐怖分子。在我节目下留言的这些人,我想问一下,你是狂热版精进还是恐怖版精进哪?不要拿苛刻的标准来要求别人。

对于在法轮功群体里遇到施暴者的那些人,你们可以看看爱因斯坦研究所的两本书,《社会权利与政治自由》和《群众性防卫》。你可以看一看,如何实践自由表达,活出真正的自己。

一百多年前,使用电线杆子被认为是"以夷变夏"。铁路被认为毁我大清龙脉。这种"上有慈禧,下有义和团"的戏码不要在21世纪的今天在美国再用别的台词再演一遍了。东西方文明,现代与传统并不矛盾。一定要把它对立起来,说明你即不懂东方文明又不懂西方文明,即不懂现代又不懂传统。这就是为什么法轮功群体内部人心不复,外部别人都对你敬而远之的原因。

智慧并不体现在否定他者,而是体现在洞察表相背后的精微。学问包括修炼没有过去现在之分,只有精粗之分。群体的反智倾向来自人类本身的弱点,自毁的倾向也来自人类的弱点。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东篱药师:神与剑意;生机勃勃,活出传统;狼与羊;回家48期03

作为一个奴隶你是否可以实践高尚的道德,这是可以的。希腊的伊索,还有斯多葛学派的一个源头就是来自于一个奴隶。那个奴隶所内省出来的东西被后来的国王和贵族所遵循。你在社会经济地位上的底下和内心的高贵是如何融洽的?当时有奴隶和主人的区分,现在没有这个区分的时候,此前在奴隶认为是比较好的道德实践,你在现在该如何实践呢?

他们经常使用恐吓威胁向你内心置入内疚,控制你,消耗你全部的时间,甚至你全部的钱。你要不就别走入这个群体,要不就不被他们所控制。

施暴者的力量来自于受害者的给予。都是成年人,为什么要把让别人控制你的权力交到别人手里呢?为什么要把你的钱包交给他呢?

中国在共产党治下发生过所谓的"大跃进"。后来很多人评价当时的中国人是多么的狂热。我觉得这个词一点都不准确。饿死的那四千万人并不是因为对共产主义有什么狂热。是因为他的粮食被搜走了,而且不允许他逃荒。毛泽东也不是狂热,狂热应该是把自己的锅砸了炼铁,他砸的是别人的锅,收的是别人的粮。受害者与施暴者都不是因为狂热。当时当地的受害者是因为他没有武装,毛泽东就是因为他坏。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东篱药师:神与剑意;生机勃勃,活出传统;狼与羊;回家48期02

"修炼的人判断是否拔剑也不是凭借理性做决定的。剑客心中的平和扩展出去,让世界同样平和,为了这种平和活的状态才去拔剑。"

"神明意志下的人间秩序",我觉得这个秩序,有两个路向的规则,一种是上下之间,神和人之间,要参悟天意或神意。一种是你和你的祖先之间,这是传统。

传统并不是死的,它是活的。日本有一个神宫叫伊势神宫,它每20年重建一次。这个行为的深意就在于让传统通过人活出来。在重建的过程中,物品是新的,但它的规制工艺全都是旧的。现在的工匠肉体是新的,他承载的传统是源远流长的。

埃德蒙•博克说:"为了保留传统,我们必须时时地更新。"我们要在一个全新的世界活出此前你的祖先一直珍视的那些价值。环境变化这么大,你如何让传统在你身上鲜活地活出来?对每一代人来说,我觉得最重要的事不是发展经济,而是如何和上面接上线和怎么让传统在你身上焕发生机。

我并不是说以前曾经出现过的事就可被称为传统,也不应该有人造的假传统。我们要深刻地领会传统的内涵,通过我们活出真正的传统。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东篱药师:神与剑意;生机勃勃,活出传统;狼与羊;回家48期

她说传统武术灭绝的原因是将根基建在人类理性而不是神传剑意上。杀人是恶行,但这种恶行有时是必须的,拔剑动武这种恶行是必须保留的,而要从这种必须保留上理解剑意。

"人是要通过思考为何要打破神的禁忌,以及何时打破才是善,打破它所要遵循的原则,所要付出的代价。通过这些思考来参悟生死,领会剑意。"

"剑其实从来没有在人类历史的现实层面存在过一天,它完全是形而上的东西,是无法直接奔着这个东西修炼的。一个流派不能将自己与这种形而上的东西对接上,找到剑术与现实之间的分野,是不能有用的。"

"人要思考自己修炼的武术什么条件下能体现剑意,剑都有哪些原则,这些原则的优先排序如何。哪些原则是无论何种情况都不能违背的?也就是最高的优先级是什么原则?"

"剑客拔剑的时候能选择的只有赴死。剑出了鞘就必须有人死,不是别人,就是自己。一个剑客基于这种思考,是不会轻易拔剑杀戮的。能选择的只有为了什么而拔剑。一旦选择了拔剑就选择了死亡,这种赴死的本身是为了让世界活。"

cloud boosted


十三经
柏拉图对话集 《斐多篇》《面对雅典人的申辩》

《道德的重量》
《尼加拉瓜自由战士手册》
吉恩夏普关于民众非暴力抗争的系列书籍aeinstein.org/free-resources/f


《数学原理》
牛顿写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
欧几里得研究的那些题
《圣经》
佛经
哲学方面的书:柏拉图的或者Hillsdale College 讲的一些西方的文明


《美国秩序的根基》
埃里克·沃格林的书

东篱药师:神与剑意;生机勃勃,活出传统;狼与羊;回家48期

《社会权利与政治自由》和《群众性防卫》
aeinstein.org/free-resources/f
《乌和之众》和《狂热分子》

cloud boosted

勇气 恐惧 信念 71期02

人要活得有勇气,活得有光彩,一定要向内心去探究,看你到底是什么人。

别人觉得好与不好,与你觉得好与不好,是两回事。这个时候你要向内心去探究。你到底认为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什么是尊严什么是自由?尊严和自由对你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如果你把这些问题都考虑得比较清楚了。那别人在中共体制下表现得是否自得其乐对你来说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你在探究自己的勇气的时候,不要和别人的行为比,也不要和他人的沉沦比。他人的沉沦并不意味着你的沉沦。他人的勇气并不意味着你此时此刻你就恐惧。所以你是否有勇气和你是否选择沉沦完全来自于你向你内心的探究。

当你找到自己内心的信念以后,在应对外物的时候就可以千变万化了。我的建议是不要在对手画下的战场里作战。不要在他们专门筛选不服从者的场景中出头。如果内心信念非常清晰坚定,哪个仗该打,哪个仗不该打,我会想得很清楚。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勇气 恐惧 信念 71期

孔孟所阐述的勇气是直接和正义相关的。你是否有勇气,它的外显来自于你内心的信念。你内心的信念是不是能立得起来,得看你对于真正的是与非,善与恶,你认识到什么程度。

看自己是否有勇气,不是和别人怎么做去比较来衡量的。而是完全来自于内心对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的认识,然后尽可能去做对的事。就我个人亲身经历,在这个过程中,你经常是害怕的。你经常不觉得自己是勇敢的。只是你觉得自己不得不做。你当时不那么做,你会觉得自己不是自己。

当你按照正确的东西去做的时候,在这个路上是很艰难的。那些事情你都没有做过,你会感到很多的压力。在这个过程中你有很多的恐惧,你很少感到自己有勇气。你会摔很多跟头,有很多退缩。经过所有的这些事情以后,人们评价虞超是个勇敢的人。

并不是当时当地就觉得你很勇敢了。你在当时的场景中可能肠子都在发抖。你听到他们踏步的声音,你可能小便失禁。这个时候你继续做你当时当地认为对的事。那时候你内心的信念是否清晰就是极其重要的事。

cloud boosted

金币的回响;政治正确可以休矣;寄语新学员44期04

还有一点,自称炼法轮功的并不全是好人。自称炼法轮功的人并不一定是精神没有障碍的人。中国人里有精神障碍的人很多,尤其是控制狂。父母控制孩子,有权力的控制没权力的,强的控制弱的,全是这一套。当你知道自己精神不是完全正常,有所发作的时候你要控制一下。尤其不能把精神障碍的发作和控制欲说我在做一件对的事。

我也是从不认识自己,没有自信自尊,努力地一点一点把这条路走通。我在自媒体分享的就是我在法轮功修炼里的一些心得,以及一些疑问和看法。

在修炼中人进入现在法轮功群体和我当初21岁的时候进入那个时候的法轮功群体,我感觉是完全不一样应该是更多地获得心灵的启迪,更深沉更自由。对于现在新修炼的的。不要受他人控制,一定要向内找,找到自己,多学法轮功的书。钱攥紧了,别随便把钱给别人。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金币的回响;政治正确可以休矣;寄语新学员44期03

你修炼法轮功一定会从法轮功中有所收获。现在走入法轮功的人将面临比我走入法轮功的时候更复杂的一些情况。现在在法轮功群体里也有很明显的政治正确。政治正确从中共镇压开始就变得越来越强,这跟我说的人为禁忌也有相通之处。

我来这修炼法轮功,我有疑问也好,或者我想得对也好,不对也好,得有一个让我说心里话的地方。人人都不是完人,我对这件事有不同看法,你总得让我说出来吧。无论是真实的困惑想问人,还是真实的心得想分享,如果在这个群体里都得不到回应的话,我来这儿干什么来了?

你如果进入法轮功的修炼群体,即便你是抱着寻找心灵庇护所的心态进来,你也一定要保持心灵的独立。否则你十有八九会碰上思想上的控制狂。凡是控制和被控制的场景里,这两个角色都是分别被扮演的,你千万不要扮演被控制的角色。

Show thread
cloud boosted

金币的回响;政治正确可以休矣;寄语新学员44期02

"战争"两个字一说出来,我就变成异类了。因为当时法轮功的主流话语是,抱着善意向国家讲真相,我们一切都是公开的。我当时说这是一场战争。我私底下说,敢动法轮功,粉碎共产党的统治。他们都说,虞超怎么要借着机会跟共产党干呀。我说,你现在伸头一刀,缩头一刀的,你还不如跟它狠狠地干呢。

我说的话是很不合时宜的,但是问题在于你如果不迅速穿上铠甲的话,刀砍在身上你会流血,你穿上铠甲可以抗20刀,你不穿铠甲可能只抗2刀。

我还说要调查施暴者,看他有没有小孩。要给他小孩和他同学写信,告诉他你爸在外面就是靠杀人强奸挣钱的。当时他们都对我侧目而视,说虞超你怎么能从孩子身上下手呢?现在把恶人家属揭露出来也成了法轮功相当主流的抗暴行为了。

当时责备我,对我侧目而视的人你心里有没有过反省,你当时那么对我是不是对的?你当时那么阻碍我去做这个事,对同修遭受更多的伤害是不是要负一定的责任?还是你什么时候都是永远正确的?"三忠于四无限","红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把那一套东西拿到我们要命的实践中来。你的行为对法轮大法弟子有没有伤害?

Show thread
Show older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