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虞超先生您好。

我最近在讀法輪大法義解。
其中師父說到「要根據接受對象對大法的理解成度和承受能力,恰到好處的去弘揚大法」「一下子聽這麼高深的東西很難接受,對他起不到好作用,還容易使他的思想產生抵觸的情緒,就會毀掉這個人。」

大法弟子修「真、善、忍」。虞超先生的真,淋漓盡致。但率真的同時有的時候有些過於鋒利,大法徒也都是尚未完全去除人心的修煉者。這種鋒利是強烈而刺激又疼痛的,就很容易激出同修間尚未修盡的人心,爭鬥心,執著心等等。在與虞超先生的對話中起了情緒的大法修煉者,大概是這樣的情況,反過來被針對的虞超先生內心難以平復,也大概是一樣的情況。
我個人理解中,對「善」的修煉包含了這種對對方承受能力的體恤,從對方的立場去思考的謙虛,以及允許對方以自己的速度修煉或成長的包容。
對於反對虞超先生的同修們或著虞超先生本人而言,我想上面的道理是同理的。

(未完待續)

· · Web · 1 · 0 · 0

在這裡,個人認為,真正該關注的問題,並不是這種修煉人之間較激烈的切磋,對修煉人起到了什麼作用,而是對非修煉人起到了什麼作用。這個問題對於修煉人而言是境界高低或修煉速度快慢的問題,然而如果因為修煉者個體人心未去盡而呈現的不祥和導致尚未修煉的人們心生反感而遠離正道,卻是非常嚴肅的,甚至有可能是萬劫不復的結果。如果那樣就太令人難過了。末世之劫,眾生生命都是那麼的珍貴,大法弟子來到人間苦苦修煉,為哪怕多救一個生命。

師父說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原本虞超先生所提出的一些問題與現象也是或多或少存在,終究大家都是走在修煉的路上,每個人對法的理解程度,累世積累的緣分都並不相同。虞超先生用自己的角度講真相,使得一部分對大法有誤解的人們得以改變成見,即是虞超先生個人的威德,也是大法弟子作為一個整體的互補,原本是特別好的狀態,個人也是喜歡虞超先生獨到而犀利的觀點的。所以我一開始也是特別困惑這種莫名的對立,因此來到平台嘗試理解其中究竟。

(未完待續)

在平台,我觀察到了幾個現象。
一是虞超先生對明慧網,以及同修們的在乎程度非常高,以至於來自這個方向的一些分歧或者不認同會給虞超先生帶來非常大的波動。
二是在虞超先生的平台,似乎許多人是因為認同虞超先生這個人,因此認同虞超先生所修煉之大法。一些人認可虞超先生的個性所「塑造」的「大法」大於大法所塑造的虞超先生。有那麼一點點偶像的意思。這和虞超先生的表達方式有或多或少的關係
三是容易被虞超先生的維度所打動的朋友,包括我自己在內,都有一些共性:直率、認真到較真兒、心思不壞、情深義重、不善交際、容易被誤解。就我自己而言,雖擅長社交,但是人際關係中的量與度、分寸感就十分難。所以當虞超先生「受委屈」就特別容易共情。感覺受委屈的哪裡是虞超先生,根本就是自己。

邪惡因素鑽了上面這些空子,或借助一些實修不足的同修,或借助一些特務粉紅假弟子。但其目的終究是為了擾亂真修弟子的修煉狀態,或讓原本有機會親近大法的眾生錯失機緣。

(未完待續)

一定想要提醒的是,大法弟子到底是不是真修弟子只有自己和神明知道。剩下的都是自己說是自己就是⋯⋯許多真修弟子都是寡言的。那些留言的,乃至給明慧網寫文章的都不一定到底是不是大法徒,這真的是非常難的一個話題。而我個人感覺明慧網去選一些文章至多是呈現了修煉人各個境界中的修煉狀態,交流一下修煉心得,以供在雷同處境中的弟子參考,來參悟自己的修煉道路。並不存在什麼特權概念。她無非就是有個選擇什麼文章刊登在明慧網的權力,除此之外有什麼權利呢?修煉人講的只有修煉本身,我們誰是不是大法徒能否修煉,在這個宇宙中也只有師父一人有所謂的「權力」來定奪吧?而師父講的是法理而非權力。

個人以為修煉人修煉的是自己,不是明慧網,也不是其他同修。
在修煉心性的路上所有形成干擾的都是我們該放下的,所有形成起伏的都是心性上還需要修去的。

不知道您是否有看師父的新經文「猛喝」。很期待看到您對這篇新經文的讀解。

可能現在讓他安靜一下更好,其他人最好也能先緩一下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