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篇嚇了一跳
最近感受深刻
已經在最後時刻,邪惡也是卯足了勁,去用盡一切辦法擾亂世間,擾亂修煉者
真的很可怕。

有時候我們想像人多就會用人多的勢力碾壓不同觀點,文章作者在這個項目中看著也是少數派。用心得的方式發在明慧,重要的事情會得到師父的批注,這是好的方式。

文中內容,自己不在其中,
但反饋出太多問題,引人深思。

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

(接上文)

同時我也看到自己的執念之處和不冷靜之點在哪裡。什麼顯示心爭鬥心,那肯定都在有。最核心的,可能是我同為一個adhd的受害者的帶入感和心痛感。adhd的障礙,讓我自己在人生中毀壞了(著)非常多的東西。這種毀壞在事件當下不會被我自知,也與我的善良真誠等性格不相符。那是特別難過的過程。就會很心痛其他人也會如此。這種帶入對於我來說是執念,也會在很多時候讓我不夠清醒。知道是這樣,但是,知道到做到那是太遠的距離。

我想我的這樣的呈現,也許也可以表達一個現象。修煉的人,不可能是如自己心所向那麼完美的,但也不會是那麼糟糕的。每個人都在一點一點的遠離原本更加糟糕的那個自己。大家都在路上。

尊重每一個生命,對自身的思索,定義和選擇。當然,每一種選擇也都會有因果相隨。

我會選擇「真善忍」的內涵,這部法予以我恩澤,我也以自己的方式,嘗試力所能及的去完成三件事。願所有有緣人能在未來相見🙏

感恩。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Show thread

(接上文)
然而這樣的升級的背後是人不好的「人心」被不斷刺激不斷膨脹的過程。我的理想來說,希望自己面對任何的刺激都還能夠保持作為大法弟子「真善忍」的狀態。能夠符合大法弟子行為準則。——這是特別難的一件事情,尤其是在虞超先生相關的場裡面,我發現人們都很容易變的赤裸裸的真實,真實了之後一些自己平時掩蓋的醜就特別容易出來。所以在虞超先生的平台表達自我特別挑戰,特別困難,甚至特別危險。

我是很感恩虞超先生的平台的。他的真所帶給平台的內涵,讓我第一次有勇氣以一個「修煉的尚不成熟的大法弟子」的身份,真實的去表達自己的見解(雖然我的見解可能和虞超先生有出入)長毛象,還有這裡,我是受益者。我其實內心裡一直認為,如果虞超先生的這個話題,沒有升級到以「個體在公眾中對立整體」的級別,比如是我們大法弟子內部的一種犀利的存在,虞超先生的存在是非常珍貴的。像是一個自我修煉的試金石一樣,修的虛的地方,接近就會破。這種對與我自身來說的尷尬,也是受益之處。

我的留言中,也有自身對善的理解,以及報恩之處。只是,我對虞超先生的恩的報答,並不是無條件支持虞超先生的粉絲行為,更希望是基於法的共同探索和陪伴吧。
(未完)

Show thread

所以盡量不在此與他人爭執(其實我做到的結果自己並不滿意,)爭執是爭鬥心所致。作為修煉者要去掉。

盡量不要去評斷其他修煉者。每個修煉者都有自己修煉的過程與空間。同學看同學的問題有時或許是明顯的,但不一定具備解答的能力。更何況這種自以為的對與錯,還會受自己境界的局限。最重要的是我理解中法裡面,經文裡面已經多次多方位提出過相關的內容不妥了。所以自己在自己有限的境界之內,在達成對話的前提下極力的迴避著這樣的評斷。(我承認,極力迴避並不意味著自己做到了)

如果自己感受到某些被激怒或者難受的情況,那就是我自己找到自身漏點和提升自我的機緣,所以特別感謝king一直用心回覆,在過程中我有看到很多自己的漏點。

各持己見,尊重他人與自己有不同意見,不同感受,不同表達,盡量不要因此而對對方進行人身攻擊。論述己見,但不去侮辱或貶意的定性意見不同的對象。是我所認知的言論自由的原則。但這是很理想的內容,往往不同的意見會衝擊到自身的重要價值觀,自我維護的本能中就會攻擊對方,被攻擊的一方往往也很難避免回擊對方。這樣就會不斷升級,最後不可收拾。
(未完)

Show thread

紀錄油管上的留言


謝謝您。

出於對修煉的思考也是我在此留言的全部理由。修煉之後一切行為語言的基礎都會是與修煉本身比對的結果(當然,答案會因我的境界層次不同而有所差異,有所變化。)這樣的過程並非一種刻意的呈現,而是信仰本身帶給人的軌道。所以我其實不太能理解一些朋友「只在固定環境中以信仰為指導,回到生活又重新以社會中各種學問道理來詮釋自己」這樣的現象。如果我自己這樣會覺得自己的信仰只是自己的裝飾品,隨時穿戴隨時放下。信仰不是一個實驗性的結論,有信仰的人只能基與信仰去消化和詮釋當下的狀態,而不太可能以當下的現象去修改給予自己信仰的根基。如果這種修改成立的時候,這個人的信仰一定是產生了變化的。

可能一些不修煉的朋友會覺得「什麼都要帶著以大法的理解」這樣的現象很「不正常」。我的認識中這樣的朋友或許是基於對科學的信仰在詮釋當下現象(在個人看來,「科學」一直都是非常具備宗教性的存在)

因此,在此的留言只是我自己對修煉的探索。這些探索中面對自身看不見的執念,對善的悟,為人的真誠,以及對法的、對三件事的理解。等等。

(未完)

這個連結,發表在師父新經文之前。邀請這裡大法修煉者看看。

修煉人話題,非修煉者的朋友請止步。

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

(接上文)
這個時候會發生一個質變的瞬間,比如壞孩子開始怨大的拼圖為什麼不能接受自己,萌生了切斷破壞或剷除的願望,即恨意。這個時候「壞」孩子就蛻變成了「惡」孩子。又或者被卡疼了的周邊拼圖對壞孩子拼圖生怨念,要除之而後快,就產生了一個「惡」環境。

這個過程蠻悲傷的。我們現在看到的可能是「壞孩子」這邊還有周邊環境那邊都在用力克制自己不要向「惡」蛻變。但是其實只要那個笨拙的壞孩子拼圖不能理解調整自身的重要性,那麼這種雙向的「惡」的滋生只是時間的問題。壞人會竊笑的投進一些刺激性物質而加速這種惡的滋生。

而這一切確實是那一片拼圖不能理解調整自身形成整體的重要性,使得雙方都非常痛苦委屈而一步步滋養出的惡。所以,我覺得真正的朋友,要善意的與「壞孩子拼圖」一起找到調整自己的方法,讓他盡快回歸成自己原本的「好孩子拼圖」的樣子。而不是和他一起鳴不平,助他在滋養惡的路上一路暢通。

現實不會像比喻那麼界線分明,會有無數繁複的細節調動情緒,比喻終究是比喻永遠無法貼切,所以請不要吐槽比喻,希望理解想表達的內涵。

Show thread

朋友說,她更喜歡壞孩子有創造力,於是引發了以下思考。原本在私密聊天中的,貼來此處。

「壞孩子拼圖」
我想壞孩子有許多種。
一種「壞」孩子是笨拙有點鑽牛角尖。他的本質是不壞的,只是因為缺乏看全面一些的能力,無法把自己這塊拼圖角度合適的卡到整體那一大塊拼圖里去,卡不好,也會讓被他擠到的周圍拼圖很是難受,給別人帶來不適,於是被不喜歡被動就變成了「壞」孩子。

沒有更高維度的我們,把自己拼湊進社會的時候,或多或少都會這樣被動的「變壞」現象,其實是自身的笨拙給周邊帶來一定的不舒適感反噬到了自己。因為沒有惡意,往往會覺得很委屈。虞超先生的故事很多時候會給這樣的我們帶來許多共鳴。共鳴中學會的是面對這種現象的心理素質,卻還是沒能解決拼圖卡不進位的問題。

後來我認知到大法師父給我們的「向內找」這個法寶會教給我們學會調整自己的角度,同時提升了視角和維度,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如果我們作為一個拼圖,不能夠理解這種自我位置調整的重要性,一味的強調自己的正確,終有一天會把周邊和自己都卡傷,疼痛會讓被卡傷的對象很強烈的反撲,甚至失去理智。(未完)

虞超先生您好,
忍不住問誰能代表法輪功群體的的生態呢?
您、或是我、又或者是截圖中的朋友?

個人見解都不能。我們所認同的修煉很好的同修尚且不能代表,更何況我們所不能認同的言行。

傷痛時人總是容易陷入不理智
一種想要破壞的不理智
越在乎什麼就越想破壞什麼⋯⋯
不知道您是否這個情況。

您在情緒中如此言行。
已經形成潑墨

還望您早恢復理智。

雖有一些爭議,但您依舊是很多大法弟子所敬重的(也包括我所敬重的)大法師兄。

您的言行有許許多多的人都在看
不只大法弟子
還有許多支持您為您感動的常人都在看著
您之前如何用您所傳遞的真誠與美好打動了他們
您現在就擁有多大的可能性用您的描繪去破壞了所有您傳遞出來的大法之美好

或許那些朋友只會厭棄了修煉法輪大法的群體或是大法本身,依然會支持您吧。

請您冷靜想想,這是您想要的嗎。

一定想要提醒的是,大法弟子到底是不是真修弟子只有自己和神明知道。剩下的都是自己說是自己就是⋯⋯許多真修弟子都是寡言的。那些留言的,乃至給明慧網寫文章的都不一定到底是不是大法徒,這真的是非常難的一個話題。而我個人感覺明慧網去選一些文章至多是呈現了修煉人各個境界中的修煉狀態,交流一下修煉心得,以供在雷同處境中的弟子參考,來參悟自己的修煉道路。並不存在什麼特權概念。她無非就是有個選擇什麼文章刊登在明慧網的權力,除此之外有什麼權利呢?修煉人講的只有修煉本身,我們誰是不是大法徒能否修煉,在這個宇宙中也只有師父一人有所謂的「權力」來定奪吧?而師父講的是法理而非權力。

個人以為修煉人修煉的是自己,不是明慧網,也不是其他同修。
在修煉心性的路上所有形成干擾的都是我們該放下的,所有形成起伏的都是心性上還需要修去的。

不知道您是否有看師父的新經文「猛喝」。很期待看到您對這篇新經文的讀解。

Show thread

在平台,我觀察到了幾個現象。
一是虞超先生對明慧網,以及同修們的在乎程度非常高,以至於來自這個方向的一些分歧或者不認同會給虞超先生帶來非常大的波動。
二是在虞超先生的平台,似乎許多人是因為認同虞超先生這個人,因此認同虞超先生所修煉之大法。一些人認可虞超先生的個性所「塑造」的「大法」大於大法所塑造的虞超先生。有那麼一點點偶像的意思。這和虞超先生的表達方式有或多或少的關係
三是容易被虞超先生的維度所打動的朋友,包括我自己在內,都有一些共性:直率、認真到較真兒、心思不壞、情深義重、不善交際、容易被誤解。就我自己而言,雖擅長社交,但是人際關係中的量與度、分寸感就十分難。所以當虞超先生「受委屈」就特別容易共情。感覺受委屈的哪裡是虞超先生,根本就是自己。

邪惡因素鑽了上面這些空子,或借助一些實修不足的同修,或借助一些特務粉紅假弟子。但其目的終究是為了擾亂真修弟子的修煉狀態,或讓原本有機會親近大法的眾生錯失機緣。

(未完待續)

Show thread

在這裡,個人認為,真正該關注的問題,並不是這種修煉人之間較激烈的切磋,對修煉人起到了什麼作用,而是對非修煉人起到了什麼作用。這個問題對於修煉人而言是境界高低或修煉速度快慢的問題,然而如果因為修煉者個體人心未去盡而呈現的不祥和導致尚未修煉的人們心生反感而遠離正道,卻是非常嚴肅的,甚至有可能是萬劫不復的結果。如果那樣就太令人難過了。末世之劫,眾生生命都是那麼的珍貴,大法弟子來到人間苦苦修煉,為哪怕多救一個生命。

師父說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原本虞超先生所提出的一些問題與現象也是或多或少存在,終究大家都是走在修煉的路上,每個人對法的理解程度,累世積累的緣分都並不相同。虞超先生用自己的角度講真相,使得一部分對大法有誤解的人們得以改變成見,即是虞超先生個人的威德,也是大法弟子作為一個整體的互補,原本是特別好的狀態,個人也是喜歡虞超先生獨到而犀利的觀點的。所以我一開始也是特別困惑這種莫名的對立,因此來到平台嘗試理解其中究竟。

(未完待續)

Show thread

虞超先生您好。

我最近在讀法輪大法義解。
其中師父說到「要根據接受對象對大法的理解成度和承受能力,恰到好處的去弘揚大法」「一下子聽這麼高深的東西很難接受,對他起不到好作用,還容易使他的思想產生抵觸的情緒,就會毀掉這個人。」

大法弟子修「真、善、忍」。虞超先生的真,淋漓盡致。但率真的同時有的時候有些過於鋒利,大法徒也都是尚未完全去除人心的修煉者。這種鋒利是強烈而刺激又疼痛的,就很容易激出同修間尚未修盡的人心,爭鬥心,執著心等等。在與虞超先生的對話中起了情緒的大法修煉者,大概是這樣的情況,反過來被針對的虞超先生內心難以平復,也大概是一樣的情況。
我個人理解中,對「善」的修煉包含了這種對對方承受能力的體恤,從對方的立場去思考的謙虛,以及允許對方以自己的速度修煉或成長的包容。
對於反對虞超先生的同修們或著虞超先生本人而言,我想上面的道理是同理的。

(未完待續)

8月31日明慧網刊登了新經文,大法同修們請移步去看。不是同修的朋友們叨擾了,請忽略。

「怨」
作為一個修煉人,去不掉自己身上的「怨」便是去不盡身上的惡

怨念的根本是自私
而自私,是人性諸惡的根本。
怨念的產生終歸源於得失的失衡
殷殷付出,求而不得
因沒得到,而生怨念。

所有去不盡怨念的言行,終歸會隱藏著對自己得失失衡而生的惡意
惡意的目的和所能達到的終點是單純的傷害
因為自己沒有得到,所以就要傷害而發洩,以獲取心中平衡

從人中去思考,有些被正當化的惡意,似乎也是可諒解,沒有什麼毛病的吧。

但是修煉者的標準不該於此
作為一個修煉者,向哪裡修呢?
言行應基於智慧,而始於慈悲
修煉者對自身的標準,
應修去一切惡。

因者
作為一個修煉者
修不掉身上的怨
便是去不盡心中的自私
去不盡身上的惡。

只要還在試圖證實「自己」
可能
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其道甚遠。

「自己」沒有什麼可證實的
我們都是宇宙桑田中一粒沙
證實自己的過程無非是在自己演化的幻境中自滿的過程
一切自滿必使得與內在的對峙和揚升淤滯

當然
不可乘載的苦痛或也可讓人淤滯
但是似乎除了惡業因果,
人所面對的苦難大多是人可承載的

而作為一個修煉人
這份「苦難」或被加倍更利於尋找出自身的漏
面對自滿要有修煉人的自律,清心寡慾以對。
面對苦痛,要有對修煉的堅定,如如不動。

所以修煉不易
沒有鞭笞
喘息是在成長中
逆水行舟中不進則退,稍有鬆懈就回到原點。

看自己的肉身喊苦
叫來叫去,則發現根源都是撒嬌,都是怠惰。

所以我們要以更高的標準要求自己,
才是真正對「自己」的「證實」

(此處為基於大法的修煉感悟,非同修請繞行)
讓常人瘋的,是人們對物慾的放不下。讓修煉人瘋的,是師父對我們各自的安排,源自自身的什麼得自己去悟,向內找是其捷徑。如果一個修煉人一直對於自己的處境滿是怨懟,全身心想要逃避,其實也就全身心地逃離了自身的提高。就會很慢。這確實是一個很難的過程。苦惱總是更像是外界帶給自己的,一不小心就落入證實外界錯自己對的漩渦🌀細細找外界不過是自己的一個因果折射,也像是鏡子,照出自身不為人知(連自己都不知道)的真面貌。分享於此,驚醒自身。

Show thread
Show older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