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還在試圖證實「自己」
可能
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其道甚遠。

「自己」沒有什麼可證實的
我們都是宇宙桑田中一粒沙
證實自己的過程無非是在自己演化的幻境中自滿的過程
一切自滿必使得與內在的對峙和揚升淤滯

當然
不可乘載的苦痛或也可讓人淤滯
但是似乎除了惡業因果,
人所面對的苦難大多是人可承載的

而作為一個修煉人
這份「苦難」或被加倍更利於尋找出自身的漏
面對自滿要有修煉人的自律,清心寡慾以對。
面對苦痛,要有對修煉的堅定,如如不動。

所以修煉不易
沒有鞭笞
喘息是在成長中
逆水行舟中不進則退,稍有鬆懈就回到原點。

看自己的肉身喊苦
叫來叫去,則發現根源都是撒嬌,都是怠惰。

所以我們要以更高的標準要求自己,
才是真正對「自己」的「證實」

(此處為基於大法的修煉感悟,非同修請繞行)
讓常人瘋的,是人們對物慾的放不下。讓修煉人瘋的,是師父對我們各自的安排,源自自身的什麼得自己去悟,向內找是其捷徑。如果一個修煉人一直對於自己的處境滿是怨懟,全身心想要逃避,其實也就全身心地逃離了自身的提高。就會很慢。這確實是一個很難的過程。苦惱總是更像是外界帶給自己的,一不小心就落入證實外界錯自己對的漩渦🌀細細找外界不過是自己的一個因果折射,也像是鏡子,照出自身不為人知(連自己都不知道)的真面貌。分享於此,驚醒自身。

Show thread

也許有人說,肉體的痛苦怎麼可能帶來精神的昇華?那窮山僻壤出刁民的現象怎麼講?個人認知,肉體的痛苦會把人的惡最快速度最大化的呈現出來,而在那份痛苦中靈魂會選擇惡或是不妥協於惡(即為肉體的痛苦得到改善而放棄善)便是生命定位的分水嶺。肉體的苦惱會最快速度呈現人們內在積蓄已久的惡,但這份惡的積累,卻是在對舒適和歡愉的嚮往中積累的。這裡面的騙局太多了,比如有人說「成功」是精神的追求,其實並不是的,仔細想想成功所代表的內涵就明白了,成功代表名望(被他人崇拜)因此而獲得對等全方位的物質環境。事實上成功是人們對物慾肉慾的綜合嚮往。而非德行積累而來的成功中一定有著無形的掠奪。靈魂的追求一定是體現在德中的。

Show thread

論「科學」的邪惡基因

今天看濤哥這個節目很是有感
youtu.be/aui2j73uu_U

一直對科學的內涵,不得好感,今天濤哥的節目讓我悟到。是人們對科學的信仰將人們導向了邪惡。為什麼?1.你會發現科學的一切成果都指向了非精神世界的規律。每個人都有靈與肉,科學只針對了肉的部分。而無法解釋任何靈的部分,這也是為什麼科學信奉在後期與信仰產生了某種程度的矛盾。所以當我們以科學為基調布置生活的時候,無形中也遠離了自己靈魂的真正追求。2.假設世界萬物中都有陰陽,以陽為「善」以陰為「惡」的源泉(這個說法不準確,但抱歉找不到更合適語言,姑且這樣說吧,請意會)人的陰陽是否就是靈與肉?而靈魂即元神的追求為善,肉體的追求為惡,特別混淆的一個事情是,肉體的追求也必須演化成精神的信息我們才能認知,但是肉體的追求幾乎都是慾望的展現,最終的結果會結合至肉身的舒適度。而靈魂的追求,經常反而會使肉身部分陷入痛苦,往往肉體部分最為痛苦的時候我們反而會得到靈魂昇華的契機。科學使人越來越舒適實際是對人類慾望的放縱,人們對此依賴,便導向人心向惡的過程。科學本身具備導人向惡的基因。

第四個問題,是我對講真相的結果的執著。就是一直在焦慮不能講到三退。先生說我恨不能讓對方來給我簽個保證書。😅
最近我明白了那是我求成的心,攀比(和同修)的心,對自己不安的心(通過此去覺得自己好像在修煉一樣)。我們不生惡念,珍視對象,尊重對方,從他的承受狀態去為對象著想,謹言慎行自己的方式方,基於善秉持真,剩下的其實是那個人自身的緣分,但我們看不到緣分在哪裡,就別去定論,盡力而為。每一個對象都是可貴的人,天有好生之德,盡全力救多一個⋯⋯⋯

講真相中不能想去改變對方,改變與控制,排擠,怨恨之念都是紅色基因,也是撒旦的信息。

我們只是慈悲與善,予以祝福和珍惜。

Show thread

這個故事還有後續,這姑娘感興趣了以後回去看了一遍,國內素材🥵發給我一大堆可怕的內容和言論,粉的無處著手😨,(應該是神在考驗我)我覺得對應的還好,沒有因此而激烈討論或怎樣,我對她說「你是一個善良的女孩,無論如何請維繫你對善良的堅守你對激進的排斥,相信你的善良一定會帶你找到的答案。我可能比較在意人性底線不能被突破。」並祝福了她,她的激烈就緩解下來了,並在最後又一次要了VPN的邀請碼,問了我如何尋找信息(我比較小心,主要和她聊的是香港話題為多,)我告訴她信息太多了,隨便一個搜都有,不行你看看維基,沒有指定特定的同修的信息渠道來避免不必要的誤解。那以後她再沒有給我留過言了,我想,她是看到了外面的信息了。(未完)

Show thread

第三個問題,是我對對象的不尊重。我遇到一個大學生小粉紅,簡直就是毛澤東崇拜的習近平版😟那個早上我和她簡直要打起來了,我差點要把她趕走了😅
後來中午的時候他們吃飯,我自己反思了一下,其實我想要讓她接受我所說的和她想要接受我所說的,是同樣的侵略行為(這也是紅色革命基因,就是特別容易對立)。不管我說的是對的,還是錯的,終歸我傷害了她所珍視的東西,這是對對方的不尊重,而她也是在抗爭著這份傷害與不尊重。
所以後來我嘗試用心的尊重她對自我的堅持(哪怕就是堅持愛習),認同並認可她好的那些,放下自身的傲慢,言語也儘量迴避會觸痛她怕被傷害的點,選擇一些很溫和的描述方式。我們就聊的還不錯,最後她很認真說她以前對這些不感興趣,現在她感興趣了要去看看更多的信息,要了翻牆軟件就走了。(未完)

Show thread

我所感悟到的第二個我的問題,是「對對方承受狀態的不管不顧」。不管對方是否會消化不良,不管對方是否處在一個可以接受的狀態,是否恐懼,都強硬的塞給對方,只因自己的是對的⋯⋯
其實說著說著不難發現,這是我裡面的紅色餘毒。這是共產主義的敵對邏輯中的現實手法,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或多或少有這個餘毒,對於不順應自己需求的會產生無端的怒火與恨意。衝突變大恨不得欲除之而後快。有一些是隱性的。比如我們希望那個衝突的對象從自己的世界不出現,不要干擾到自己,也是這個東西的延續。最典型的就是我對父親的對待,其實父親是在抗拒我的那個手法和邪共如出一轍,他被那個傷害的太狠了。他在抗拒著我的控制。

(未完)

Show thread

修煉心得:「現階段講真相的感悟筆記」
(純大法修煉之心得體悟筆記,非同修的朋友因共享概念太少,請繞行)

第一個分享
我認識到講真相完全是修出來的,能否講真相入人心直接應證的就是自己修煉的水平和境界😂認識到這個問題以後我開始講真相不順暢的時候不再尋找對方的問題,實際上對方如果沒有問題也不需要我們講真相不是嗎😅有了向內找的體驗之後,我開始尋找是我自己什麼地方做得不好導致了無法很好的講好真相,然後嘗試一點點的改善。事實上這個過程是十分艱難的,但是這樣做,確實一點點的得到了改善。

我所發現的第一個問題:「對方對自己的不信任」。我在沒有能夠建立相互的信任關係就一頓輸出
先生說:交淺言深者愚也。我聽進去了。所以,當說的多了,對方不接受,我就趕快退一步,開始嘗試建立自己本身的信譽體系與對方的相互關係。
而建立關係的前提一定是需要對對方的體諒與愛的,不能把對方當作自己的敵人。和母親重新建立親子關係的嘗試,是這段思索帶來的結果的典型。我不再去逼著母親承受那些破壞她的理想信念人生的東西,而是通過建立她對我的好感信任以及重新認知,慢慢讓她自己也不再想要那些不好的東西,親近我而親近好的內涵。(未完)

修煉心得:「修煉人的處境」
(純大法修煉之心得體悟筆記,非同修的朋友因共享概念太少,請繞行)

我發現自己認識的修煉者似乎都被放在了同樣的處境,每個人的修煉狀態境界不同,但是我們都被放在了相同的處境,就是被放在了一個自己最不喜歡,最不可承受,最難過的事物和內涵之中。現象不同,抓狂程度雷同。魔(我們每個人內在的細緻入微無所不在的魔)在其中讓我們充滿了苦惱,怨與恨。師父在其中教誨我們修出自己元神中的金剛不動。修出來了,便也煉化了自己內在的那一份魔性,更純粹了一些。終其,讓我們難受的從來都不是看似繁雜的外界浮生,而是潛藏於我們內在的魔火。魔性與佛性本是一性,是真善忍在不同層次中的不同體現的話,也許我們並不需要魔鬼之火淬鍊,就自己內裡那點無處不在小魔火沒準也遲早把我們煉成油乾😂😂😂😂😂

時不時看到有人說大法弟子以「師父會管的」為某種逃避,其實所謂師父會管的,就是大法弟子會依照自身承載力的不同,被師父有序的安排了這種非常適合修煉的苦痛之中,有師父管,那是真沒啥機會逃避🙀所以後來我不特別雞血的呼人修煉了,這份苦,真的是有緣人才吃得下。

感恩苦痛之火的煉
感恩苦痛呈現的修

修煉心得:思考修煉人的「恨意」至「修煉者最不應做和最想做的」

修煉人究竟什麼是有所為,什麼是有所不為。
不是細節的很多內容
而是一定想做,一定不能做的是什麼呢?

每個人來到人間,都是混沌的。就像沙金,有純淨的部分,和不純淨的部分純淨的部分是是善,是佛性,不純淨的部分被稱之為惡,或魔性。
一個修煉人,在世間要煉掉的是自身內在的魔性,而要最不該做的是因為自己的所言所行觸動了自己,乃至對象又或者環境中魔性的成長。
魔性是撒旦的信息,我們一旦讓對方產生魔性我們便成了撒旦的信使。魔性會滋生於比如恨意,怨念,自責,自卑,嫉妒,貪婪,憤怒,恐懼,不安,猜疑,懶惰,狂妄,傲慢,自我⋯⋯等等等等,

凡但自己的所言所行使得自己滋生上述,使得他人滋生上述,都是我們在做不符合修煉人(即不符合法)的事情,我們應極力迴避。

反過來,我們希望能做到盡可能同化真善忍而觸發對象心中善的部分產生共鳴。很多時候善無法流露,是因為我門在同時激發著惡的出現因此牽制了善的力量。

我記得似乎有過人面對一些極大的惡,或者傷害,我們是否應該產生恨的討論。
「應不應該」恨的不平衡其實是物質層面的解讀,可是有沒有想過,恨或不恨其實不是對對方的,更多是自己內在的轉化,傷的,恰恰是自己。那也許有人說,我不恨,我就只是把他當敵人。這是個悖論,因為是做不到的。做到了也就不再會是敵人了。修煉人之所以修煉,去各種心究竟在發生著什麼,看完這個視頻有所體悟。修煉到一定高度自身場很強的修煉人,更是要去掉那些嗔恨心。

youtu.be/fGCW-vc8Jqo

和同修們探索一下修煉中的體會,哪怕就是看似「辯論」的很「激烈」,都是十分放鬆的休息

自己真正的實修才是大喘氣
「腦子」跟不跟得上
「情緒」跟不跟得上
「心」跟不跟得上
「情」跟不跟得上
「身體」跟不跟得上

都跟上了那能不能都「放下」😂

有一種苦是大難或不幸
有一種苦是不為人知的自我掙扎

都是屬於自己的實修。

而「有師父管」就是說
在面對所有自己的「苦不堪言」大喘氣的時候
真想逃跑的時候
怕到發抖的時候
一回頭,

那裡有師父在
那裡有法在

文中摘:
未來如何,只有慈悲的師父才知道,一切都是師父在全盤掌控。作為弟子,又如何能看到師父的不同層次的巧妙安排呢?我們看到的另外空間的一些景象或者未來的場景,我們能夠真正分清哪些是舊勢力的安排,哪些又是師父為了使我們修煉提高,為了讓我們更好的救度眾生而特意展現的呢?

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

焜焜的文章引起了好多大法弟子的投稿,明慧網又接連刊登了出來。多數是如上文般理性的內容。前後貫穿的看,我想,這就是那篇文章為何存在在了理性板塊中的原因吧。

這篇文章又再一次帶給了我很多啟發,感恩🙏

剛拜讀了虞超先生的網站中兩篇文章
「真實清晰的語言和思想」
「定中所見世俗版」

可能終於有些領會虞超先生一直在說的一些意思吧。(還不太確定)

網站很風情,和這裡是不同的感覺
推薦。

chaoyu.us/

感覺自己這幾天沒有前幾天精進了是不是?但是生活的環境在發生著變化。本人總是看不清自己的。本人只能在泥裡水裡打滾

目前的狀態是,貝類海鮮一吃就吐,吃飯總是把肉類剩下。丸子、炸雞,香腸還是愛吃的,然而早上把漢堡麵包吃了裡面的炸雞塊和肉餅剩下了😅

Show thread
Show older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