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在我看來,虞超也確實存在一個短板,就是過於迴避從法理上與其他同修探討,這使得你與其他人之間形成不可逾越的鴻溝——你的聰明纔智和敏銳的思維都是其他人的斷層,所以,你的長處在他們身上很難不落空。能夠與他們溝通的橋樑衹有大法的法理,橋樑很窄,走偏了就會形成以法理互相對峙的局面;可不走這座橋樑可能永遠也到達不了對方。所以,因擔心走偏爾不走這座橋樑應該不是可取的選項,除非你乾脆不想提醒他人群體裡實踐中出現的一些偏差,但那樣的話,你迄今為止所付出的一切努力可能也就付之東流了。

· · Web · 4 · 0 · 3

@Quelle 你說的情況都存在。我們能存在於世界的時間很短。很快就會離開。因此我已經不指望和你提到的那些人達成共識了。

我們都會很快離開。看看誰能影響那時還活着的人吧。

從現在情況看,我影響得更多一些。

@Quelle 基本同意。我的问题是:在法理上探讨能让群体里有偏差的人认识到这样实践是偏差吗?我个人的答案是不能。不再那样想和做是提高以后的结果。对峙的原因是对法理的理解不同,双方都有自己在法理上的支撑,能说出一堆“师父说过....”,但是这些都是个体在自己修炼实践中做到的成度才有的理解。我认为这个断层是因为实修的差距造成的,让这个断层逐渐缩短是有可能的,缩短的前提就是真正的实修和真正的提高。我觉得桥梁是针对具体的案例在实修和法理上探讨。我在想,如果虞超在自己的自媒体里说“师父说....,所以你们这样....的结果需要反思自己的实修是不是有问题的”,这样能否免于同修说你不在法上,也可以堵住那些说“你破坏法”的人的嘴,即使常人看到也无所谓。虞超的视频对我是有很大帮助的,我会继续传播虞超的视频给同修看,虞超说的群体现象对受到冲击的人就是他本人需要思考的问题。我有个疑问:虞超是担心自己走偏而不走这个桥梁吗?😀

@qiongyu2021 @Quelle 比如說在用詞方面,他避免用"向內找"而用"內省",用"讀書",不用"學法",等等。其實沒必要迴避,如果他解決了自己的問題的話。詞語是隨意所用的~

@susanchan @Quelle 如果虞超是在自媒体中用“内省、读书”,我认为很适合更多的受众,在针对同修时用同修都常用的词语,也许会少些争议。但是我感觉虞超是有意为之的吧😀 ,而且他明确提出读常人的书,不要只读大法的书😂 。

@qiongyu2021 @Quelle 不是。對更多受眾來說,不見得向內找就比內省更不受歡迎,向內找無論是從讀音,還是從語義上,其實更好理解,很形象。他不是會引導潮流嗎?怎麼就不能引導使用向內找一詞的潮流呢?

@susanchan @Quelle 是的,不见得👍 ,也不见得不见得呀😂 。虞超是很“潮”😂

@qiongyu2021 @Quelle 反正對我來說,那個內省的詞,就是聽上去,說起來,很彆扭。向內找就透亮多了~

@susanchan @qiongyu2021 這祗是話語習慣的問題,好像沒不要在這兩個詞之間建立排斥感

@Quelle @qiongyu2021 不是習慣,是有意而為之的,有其背後的考量~

@qiongyu2021 @susanchan 前段時間引起軒然大波的那個所謂的“預言”收到了廣泛的差評,差評等人中不乏反對虞超的,這是個很有意思的現象,也就是說,連他們都受不了。我在想,如果沒有虞超的努力,那篇文章的結果會怎麼樣呢? 所以,我認為還是有許多人願意思考的,但需要時日,再有就是我們自身也得改變修煉狀態。要不然就又形成一個局面: 我們指出那些不正確的,卻示範不出正確的。人都需要示範,對於法理的運用也同樣是。如果能把“互毆”引向健康的爭論,那該是件大善事,看看我們的造化啦,可是個不小的挑戰呀

@Quelle @qiongyu2021 我覺得虞超修煉狀態挺好的,這不是問題的關鍵~

@Quelle @susanchan 我不知道你说的“预言”的事情。有虞超当“先锋开道”😂 ,我才能把把自己的质疑理清并说清,其实也突破了一些东西。我非常认同你说的改变自身的修炼状态,这个对自己和群体都非常重要,只有我们自身提升和变化而且能在语言和行为上有所体现,才能影响周围的环境,我觉得这已经是正确的示范了。虞超已经做出示范,只是对受到冲击的人刺激太大了😀 。我最近实修有所心得,所以对虞超的认可非常的多,虞超很多修行实践的结果已经证明在法上了,而不是由谁来定义在不在法上。

@qiongyu2021 @susanchan 虞超之所以能帶來衝擊事因為我們群體長期以來的交流方式都是非互動的,一向是若幹人說,其他人被動的聽。在公共交流平臺興起以前,互動式交流確實存在很大困難,大型活動時要在好幾種語言間穿梭,小型活動時也至少有兩三種語言。再有,協調人制度建立起來後,原來完全出於自願自發性的集體學法和練功活動很多時候蒙上了被組織的味道,形成了“主旋律”風格。如果這個“主旋律”是一個高水準的倒也無妨,可惜現實中總是相反。這使得每個個體在群體裡進修不到有益的東西和真正改善自己,同時個體積極的一面又受到抑制,在“無條件配合”的引述下做事,結果是可想爾知的

@Quelle @susanchan 我认为虞超说的“人造禁忌和仪式”是事实,互动或非互动不是关键,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时有太多的问题需要去修:怕说错话、怕被说成不在法上、不敢面对和说出自己真正的内心反应、抽取师父讲法中的片断来给自己作挡箭牌不去实修。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向内找”实践的太虚太少,就是虞超说的“内省、思考、真实的生活真实的修炼”。我觉着大型活动确实需要听从和配合协调人,但大组学法看个人,如果效果不好就自己在家学。而实修确实是非常私人的,每个人都太不一样了。

@qiongyu2021 @Quelle 的確,人為禁忌,以及對整體的責任心不夠,這是關鍵。保證自己不犯錯誤就好,別人的事別人自己修~也是一種向內找的誤區~

@qiongyu2021 @Quelle 向內找應該是修正自我的偏差,而不是自責,很多人的向內找是自責,還連帶著自責他人。

比如說我前天花了兩個小時和LA的一名同修,我的發小,談論我為何要涉入虞超的事,以及為何在臉書上要和那位VivianWhite吵架的問題。

首先她聽得懂虞超講的,但她認為他另立山頭,不好。然後她說我應該向內找,為什麼Vivian要一而再地提起那些詆毀我的話。被我反駁了~

@susanchan @Quelle 极是,向内找不是自责或责他,而是真正面对真实的自己、踏实的修自己的问题。吵架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要看“吵点”😂 😂 。

@qiongyu2021 @Quelle 不要超過,那個“美名”還是留著虞超他自己享用吧 😂

@susanchan @qiongyu2021 在我的體驗中有兩種情況導致好責怪別人(——這兩點是我個人就常犯的毛病): 1. 以己之強比別人之弱,搶佔道德制高點來壓別人; 2. 不能正確對待自己過去所犯的錯或出過的醜,一方面有很強的羞恥感,恨自己;另一方面,一旦見到別人也犯同樣錯誤時立刻將那個出笑話的自己投射到別人身上,拿別人當發洩對象以平衡自己。這是兩種極可怕的病態反應,也是我至今都還在努力克服的障礙。

@Quelle @susanchan 我也曾经耻于把自己的不好或经历说出来、我最爱最在乎的就是我自己、我只看自己的优点和强项、我只看别人不如我的地方和不幸来抵消自己的自卑或甚是发泄恶与恨....。发现自己是这样的....其实已经是很好的开始,但是要去修还不能抓住它。我自己在修这个的过程中,慢慢敢于客观理智的去看清、努力善待有缺陷的自己和他人,有的时候需要的是宽容和理解而不是责备,作为人就有这样那样的弱点(包括思想中以我为中心的思维倾向),人的生活经历和经验会加强这些弱点,但是要知道这个不是自己想要的、要努力摆脱它对自己的控制。一点点心态平和的做,慢慢的你会发现自己越来越大气能包容很多。我认为有的情况不需要那么复杂的区分和总结归类😀 ,也不一定是责怪,而是客观陈述事实。

@qiongyu2021 @susanchan 我其實很早就察覺到自己的各種不健康的心態,同時也就留意別人是怎樣表現的。改進自己和向別人學的過程很漫長,也付出過不少代價。但我知道,不改掉自己從國內帶出來的種種弊端(——其實很多國內的人也是很優秀的),等別人來改正自己的話,代價就更大了,所以,還是自己醫治自己更好,這就得首先學會察覺自己,傾聽自己,也接納自己,最大限度的避免各種神經質的反應。其實,這許多年中與其他同修發生的衝突都是因為沒管好自己的情緒。在這方面,我在工作中與同事的朝夕相處給了我很多提示

@Quelle @susanchan 我现在对“向内找、实修”这些修炼人应该具备的最基本的素质有了些认知,但是感觉修炼的内涵远不止是这些,还有更多的我目前说不清楚的东西需要去修,也许在法理上悟更高明吧。如何更快的往上突破也许比普通意义上的实修和提高更深远、更符合师父说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修炼。我不清楚虞超说的如何和上边接上是不是着眼点。

@Quelle @susanchan 恕我直言,从你的谈话中我能感觉到你是在努力中,只是感觉着眼点似乎不是很正中要害。修不是劝自己或安慰自己、不是避免什么、更不是向别人学习,而是找这些不健康心态的背后是什么在真正的起作用,那个才是要修的东西。行为和认识的背后有支撑的错综复杂的思想,找到那个根本的才能从乱相表现中拔出来,否则就是在这类问题上翻来覆去的磨叽。我感觉我这样说似乎有些空,只是我是这样走过来的,我认为只要你找、深深的向内问询自己、不停的问自己为什么、问自己想要什么,慢慢会找到最起作用的那个东西。

@qiongyu2021 @susanchan 我們這邊從07年開始正式任命各地協調人,在此之前都是自發的,基本沒啥主旋律色彩(但在個別項目裡已經有主旋律色彩了),那段自由的時間也正是最蒸蒸日上的一段時期。07年以後就不行了,這應該不是巧合

@Quelle @qiongyu2021 我倒不這麼看。隨著人數增加,有些情況出現是必然的,你說不是巧合,那也是真的。但不是因為是否自發出現協調人,或是指定協調人。

我這裡的協調人曾經想讓我加入協調人,但沒被悉尼的總協調人批准,我猜是因為不符合一些條件,我不在乎那個,但我當場反駁了她。

雖然我沒有協調人的帽子,但我自稱為“沒帽子的協調人”,事實上也是,四位協調人,都被我“協調”過,很多事情也是。那是出於我對這個群體的責任。

如果想承擔那個責任,無論怎樣的情況,都能做。

@susanchan 你完全具备虞超的潜质👍 😂 。我也是很有潜质的战士😂

@qiongyu2021 那你也開個山頭,然後我考慮一下,拋棄他,投靠你? 😂

@Quelle @qiongyu2021 “預言”的那篇文章收到廣泛差評,恰恰說明廣泛修的不紮實,很多人心目中有一個預設的時間框架(還包括台灣問題),而這篇文章打破了這種預設,從而造成衝擊,就和虞超對他們的衝擊是一樣的。這是我的觀察。

@qiongyu2021 贊同, 減少一些不必要的阻力。無論對方引用的動機或心態如何,我們得穩住自己的心態。不隨便引用,但要理性的引用。再有,也 不必擔心論戰。馬丁路德之所以能改革成功,就是因為他自己太精通拉丁語和聖經內容了,換句話說,是“業務過得硬”,舌戰群儒。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在聖經以外另闢蹊徑,很難想像他會成功。通過這些可以澄清很多相當基本的東西。要不然,師父的話和修煉的法理都被左派引用,我們不就沒有彈藥了嗎?

@Quelle 说的极是。“左派”那样把法理作口号为自己背书,我们可以就具体事情来引用师父的法来让他们质疑自己、引导他们开始向内找。我之前有过疑惑:虞超真正明确谈到如何向内找、如何实修了吗?经过这段时间再看虞超的视频并努力思考,我认为,虽然他说修炼是很私人的事情,但他还是谈到了一些,只是需要同修自己认真思考并且付诸行动才会看到。再有我觉得虞超“业务过硬”,舌战群儒对他来说完全不是问题,用他的话讲,他在那种情况下会很快进入“战斗状态”😂 😀 。有时候觉得虞超蛮可爱的,也许他是从“真”入手展开他修炼的旅程。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