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看到廣州民眾蜂擁排隊注射疫苗的視頻,我又在想,人們何不選擇一下另一條路,向內心挖挖潛力呢?

精神和物質的同一性在科學領域早都證實了,下面這個視頻說的直接了當:
youtube.com/watch?v=sekJ3jdP6M
因果報應真的存在!人一旦起了邪念,血液裏就會產生這樣的毒素,真的不是迷信!【曉書說】

當然,一個終極問題是: 到底何為善,何為惡? 這是自古以來論證不休的問題,祗能看個人的造化啦

視頻中往冰杯內吹氣的例子與日本教授江本勝先生的水結晶實驗有異曲同工之妙

善惡有報並非迷信的虛言,爾是真實的存在,無神論可休矣

偶聞《菜根譚·概論》中有句話:“心體光明,暗室中有青天;念頭暗昧,白日下有厲鬼。” 聯繫一下當今之世,我在想,個人在疫情中的命運是否也和“精神即物質”這一話題有關呢?

近日來的一點學習體會:
當代科學研究中有不少成份與信仰層面重合,好比說人是否真的是理性的?人有理智和自由意志嗎? 神經心理學的研究已經證實了,人不是理性的動物,所謂理性其實也建立在情緒的基礎上,沒有了情緒,人是無法做決策的。也因此,我們所說的選擇很有可能也並不是自己做出的。神經心理學在實驗中發現,人的決定來源於潛意識,爾潛意識究竟為何物也是信仰層面由來已久所探討的話題
一個有趣的巧合是,信仰層面上講,人是離不開七情六慾的,爾信仰中人們所要練習的就是如何管好和克服自身的七情六慾。
再有,物質和精神在哲學和其它領域時常被視為對立的,爾在信仰層面上,人認為物質與精神是同一的 (如,法輪功李老師在早期講法中就明確說過)。這點在神經心理學的研究實驗中似乎也得到了證實,如,即使是八十幾歲的人,其腦細胞也可以通過主動學習爾再生,衹要人堅持“活到老,學到老”,爾不是簡單相信甚麼“人老了記憶力就差了”等等的俗套。總之,人得有精神,好學的人會煥發活力,好動的人生命也會旺盛。
一個好的信仰有助於人從新審視生活中從觀念到物質的一切,活的明白,學的快樂。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可能就需要檢視一下自己是否陷入了某種誤區

看看其他信仰團體,其實都沒有迴避公開引用本門的信條,這種引用使得社會受益不僅使信條發揚光大,甚至還豐富了語言文化,提昇人們等意識水平,看看我們今天所用詞彙和經典名言中有多少是來自於佛教和聖經等,就能明白了。

在我看來,虞超也確實存在一個短板,就是過於迴避從法理上與其他同修探討,這使得你與其他人之間形成不可逾越的鴻溝——你的聰明纔智和敏銳的思維都是其他人的斷層,所以,你的長處在他們身上很難不落空。能夠與他們溝通的橋樑衹有大法的法理,橋樑很窄,走偏了就會形成以法理互相對峙的局面;可不走這座橋樑可能永遠也到達不了對方。所以,因擔心走偏爾不走這座橋樑應該不是可取的選項,除非你乾脆不想提醒他人群體裡實踐中出現的一些偏差,但那樣的話,你迄今為止所付出的一切努力可能也就付之東流了。

我曾經試圖讓一些比較要好的人看看虞超的視頻,可很快就發現行不通,沒有任何餘地。我個人經常在想這是為甚麼。絕大多數同修見不到師尊,師父的講法也不可能詳細到事無巨細的告訴我們日常當中每一個具體現象該如何對待以及問題該如何處理。於是,這中間的“空白地帶”該如何添補,這需要我們在修煉中自己獨立悟出來。很多時候我們卻是不獨立的,這就看影響我們的因素是甚麼來源了,以及每個人對於影響因素的應對能力和方式。

很多時候我希望我的同修們盡可能多的去經歷社會,不僅是為了掙那點工資,而是積累社會閱歷和經驗,我個人的體會是,對社會了解的越多,回頭看師尊所講過的話便會悟出更多的道理。這種感受也出現在其它學習方面,如學歷史和哲學。在有限的時間和精力裡我無法做到博纔多學,但求學懂學透一些東西,培養出自己理解事物的主幹,所以我也很欣賞孔子的“吾道一以貫之”

我在商店裏工作,整日閲人無數,尤其是疫情前購物熱的那些年裡,看盡人間百態。人們在購物時基本上是表現出他們的最真實一面,顧不上偽裝。所以,不少外表精緻的人也都露出了本像。

今天偶爾又重溫了李洪志老師的一篇經文 <<富爾有德>>。其實以前我對這篇經文就印象很深,因為他比較經典的概擴了人的百態。自從瘟疫開始,尤其是去年美國大選到現在,經歷了很多心裡波折,對這篇經文更是深有感觸,很多感受難以言表,在此把經文內容貼出來,與各位分享一下,尤其是與有興趣了解法輪功都說些啥的朋友:

富而有德

  古人云:錢乃身外之物。人人皆知,人人在求。壯者為足慾;仕女為榮華;老者為解後顧;智者為光耀;差吏為此而盡職,云云,故而求之。

  有甚者為之爭鬥,強者走險;氣大者為之可行兇;妒嫉者為此氣絕而死。富民乃君臣之道,尚錢而下下之舉。富而無德危害眾生,富而有德眾望所盼,故而富不可不宣德。

  德乃生前所積,君、臣、富、貴皆從德而生,無德而不得,失德而散盡。故而謀權求財者必先積其德,吃苦行善可積眾德。為此則必曉因果之事,明此可自束政、民之心,天下富而太平。

李洪志
一九九五年一月二十七日

正在看虞超的視頻,弟子規的內容。上網瀏覽了一下弟子規的內容,感覺內容本身沒問題,教育的結果如何應該取決於施教者的心態。如果是出於公心,會讓孩子培養出社會責任感,明白為何要學它,也會更有動力學它;相反,如果是出於私心(如中國家長那樣),僅僅為讓孩子將來服務於己,就會失去弟子規的意義。按照儒家的本意也是出於公心的,祇不過是先在家庭受薰陶和訓練爾已。再有,家長本身就得受過這種修養的訓練,在孩子面前能做出表率纔行,首先是身教。遺憾的是,現在以弟子規教孩子的家長們實在沒資格稱作表率,卻強迫孩子當大人們意象中的完人,結果是不言爾喻的。

一位德國女士曾經告訴我,她們兩口子在孩子十八歲成人之前都是規規矩矩做示範的,家長吃飯時坐甚麼位子,孩子坐甚麼位子都是固定的,吃飯時嚴格遵守吃飯的禮節,如飯前祈禱等;家長從未敢在孩子面前隨便把飯碗端到陽臺上去吃。等孩子十八歲以後,告知孩子應該自己去奮鬥走路了,家長也可以解套了,願怎麼放鬆都可以。這是最傳統的德國家長教育孩子的樣子。我曾經被一位教會的牧師請去家裡吃飯,親身經歷了這樣的教育模式(或說儀式),他的兩個兒子彬彬有禮,當時應該是初中生階段。我當時都不知道該怎麼吃飯了,渾身燥熱僵直,因為實在沒見識過這麼好的家教場面。這種經歷讓我看到了差別。

(接上)直到現在,我一不小心還是容易露怯,出門在外不得不刻意提醒自己,爾人家卻是發自骨子裏的自然行為。所以,工作對我來說不祇是掙工資糊口,真的是良好學習過程。當然,德國現在生活在城市的年輕一代也都變得不堪入目了,可總是能看到一些傳統家庭出來的孩子是與眾不同的。我的同事當中思想境界的差異也是蠻大的。

再次建議虞超辦教育;順便縮短一下視頻的時間,太長了,好在今天不上班,還買了把新的椅子😅

youtube.com/watch?v=nM8NM2CY9q
知乎·读书会:《自私的父母》|哈佛推荐必读书,心理学专家教你摆脱「自私的父母」

Quelle boosted

-------------------------
我在自己談教育的專輯中,反覆說過,重要的是自我教育,而不是改變孩子。
自己回顧過去一年,有何長進;回顧過去三年,有何長進;回顧過去五年,有何長進;回顧過去十年,有何長進——自己是否走在正途上了,比孩子是否走在正途上了,更值得問自己。
對孩子,一定不要拿法輪功的詞語,作為強制孩子的手段。太多同修的孩子離開修煉,我覺得和他們用法輪功強制孩子有很大關係。就是拿大法包裝自己的控制慾。比用師父法像辟邪還要糟糕多了。
自己在修煉中向內找,和孩子說自己心裡的所得,以及心裡的迷惑;和孩子說自己的成功,交流自己的失敗。幫助孩子成長的同時,他會是你人生永遠的同行者。

Show thread
Quelle boosted

有感而发。拿去虞超的视频想给同修看。今天一个上午的时间,都在和看过部分视频的嫂子辩论:虞超是否偏激,虞超说了法轮功群体的现象会导致常人对法轮功的印象不好吗?最后我说:虞超讲真相的方式比我好,对常人更有启发性和说服力;虞超讲真相针对的阶层更高范围更大更有影响力;虞超讲IT巨头媚共我说不明白,我只知道自己被屏蔽却不知道如何才能有效发出声音;共产主义对世界的渗透我讲不透彻;虞超能提前看到美国三权分立及大选等的问题,说明了他的洞察力和思考能力,很多人都没有;虞超说自己有什么问题敢于面对不好的自己这是针对问题在实修;虞超说的法轮功群体的现象确实有,我身边就有,比例多少我不知道,只要是事实,就可以说出来去面对去反思自己在其中是怎么做的,那就不是偏激;虞超做到这些需要的勇气和负重我能感受到,我能看到的是很多人都没有做到这么好。你不认同的依据只有虞超不应该如何如何,但是你认为的应该却没有起到这么好的作用和效果,你怎么知道你认为的应该就是符合法的呢?虞超自媒体的出现是不是师父的安排呢?虞超不说难道问题就没有了吗?常人自己看不到吗?掩耳盗铃其实可笑至极。

剛剛又聽了一遍《亚里士多德的世界》,裡面詳細說明說明了亞氏原本的一些概念。不久前曾經看到有人疑惑亞氏主張個人應該服從國家。有關這點可以在這本書中找到解釋: 亞氏所設想的國家,社會和集體“不是被強加在我們身上的外來物”; “社會和國家應當是我們本性的表現形式”。他的出發點是: 人的本性是群居的,牠需要通過國家這種形式體現出來。仔細想一下不難明白,他的設想具有十足的哲學特點或風格,有悖於後來發展起來的科學性,因為哲學衹講推理,不講實證。從實證角度看,亞氏設想的前提是不成立的,最起碼是部份的不成立(這是就當今民主國家體制爾言);像是中共這種共產極權國家則完全不成立,因為是反人性反人類的。我們現代人是受科學教育長大的,如果不弄清楚亞氏當時的思想背景,很容易把我們現在的理解張冠李戴到亞氏的頭上。今天聽了這本書纔解開了疑惑

youtube.com/watch?v=jTeJeT3mz-
知乎·读书会:《亚里士多德的世界》|原来你是这样的亚里士多德

(接上)
有關對於民主的看法似乎也存在類似的誤區: 需要弄明白的是,甚麼樣的民主,或者是說,甚麼纔叫民主? 亞氏所說的民主制,確切的說是公民制,絕不是殺死蘇格拉底的那種。亞氏把後者稱為由烏合之眾組成的平民制。前者(公民制)保衛國家,平民制則毀滅國家。他所崇尚的國家是那時候小國寡民的小共同體。“每一種政體的對立面是其變態的非正常狀態” , 如: 君主制 <--> 僭主制, 貴族制 <--> 寡頭制, 公民制 (亞氏意義上的民主制)<--> 平民制。

亞氏的確糾正了他老師柏拉圖不切實際的幻想,既認為統治國家的都應該是哲學家,這在現實社會中就太扯了。所以,亞氏認為實行民主制(公民制)是比較現實的。可是,我個人認為,即使亞氏意義上的民主制在那個年代也明顯是夢幻了,原因很簡單:人變了,國也變了,就像孔子想恢復周禮一樣,可慾爾不可為。就這點來說,他與其老師柏拉圖的境遇並沒有太大差別。

唉,胡思亂想一下,獻醜獻醜 😄

Show older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