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文章中间的位置,开始泪如雨下,一直哭着看完这篇文章。这是我第一次这么“直面”迫害。
里面泪点太多了。

Show thread

together.chaoyu.us/@susanchan/
是,每每碰到带孩子彻夜难眠的时候,都会感慨不养儿不知父母恩。你家老二听起来也是跟我老大一样,是比较“消耗”妈妈的孩子,辛苦了😂

@changmaogou 嗯,是的,那篇文章最让我震惊的是关于台湾的部分。

@yuchao 怎么表达呢,就是我一开始其实不了解您说的情况有多么糟糕,那天叶凡@我们说叫我们写信给明慧正见的时候,我就在反思自己,想了两天才回复,我觉得她的提议可能是我开始做一些以前没做过事情的开始,因为我以前真的没想过自己会做写信给明慧的事情,然后最主要,这个用安全的邮箱,写给安全的接收人,说我正当的想法和意见这件事,我还没做过。只是我还没做,我不想吹牛皮。还有,因为我先得了解您说的是不是事实,我得做一些自己的了解和判断,不能人云亦云。
但是您说我选择性逃避,我认真接受,您批评的对。我会慢慢改善的,给我一点时间。也非常感谢您的建议。还有您建立的这个平台,让我有更多的机会说一些我在日常生活中没机会说的想法和观念。
虽然我也在努力的拓展自己的空间,比如,我前几年从北京回到老家的时候,我连一个可以自由听法和练功的空间都没有,然后我慢慢的给我家人还有丈夫讲真相的时候,他也从最初的走在我家乡的小巷子里看到我们当地的法轮大法的标语和宣传页的时候嗤之以鼻,到现在每天都会念9字,然后现在偶尔还会和我一起听法,主动叫我一起练功(虽然他还不是一个真正的修炼人)。

@linyouzhen 关于写文字懒的话题,你是说很多想法一闪而过,但是过后想记又来不及记下来就拖延过去了吗?
我是一个家庭主妇,我平常在家带两个孩子,你知道,我平常做家务都是很受adhd困扰的,比如,我有的时候想扫地,扫到书架前的时候,我看到孩子把书架弄乱,我很容易就没扫完地就去整理书了,所以就是随时提醒自己,你现在是在扫地,你先扫完地再去整理书。

@YeFan @yuchao 我英文不太好,但是大概意思我听明白了。是叫我也一起写信给明慧和正见吗?说实话,我个人平常看明慧看得多,隔三差五主动去看,正见几乎没有主动看过,都是被动看的。

我觉得明慧我之前看到的文章,一般我就是在首页挑选一些标题,和我自身处境和心态比较相近的文章去看看,有没有跟我面对类似生活现状的同修,他们是如何同化真善忍,如何自处的。

所以你们说的神神道道的类型,之前看到得少,最让我震惊的就是前些天大家传的很多,争议也很大的那篇讲正法在2027还是2028结束的那篇文章。
我觉得我的一位熟悉的同修朋友很警觉,他当时就说叫我们不要转给想讲真相的常人,说那个时间点说的非常清楚,不知道师父是否认可,后面他又告诉了我们他的猜想,他猜测那个人很有可能是被CCP洗过脑的同修。好吧~好像有点跑题,我也是个adhd~

@yuchao 哦,那可能就是我修炼大法的年份短,也不够精进,还没认知到那个层面。我只是觉得的确会对一些心性不稳的同修造成不好的影响。那个各种烧图案的哥们儿我看他文章都想发笑。真的像@Rika 说的,大家都裸奔吗,也不太现实。而且他还到处烧别人东西……写那个文章的同修肯定是有他自己的问题。然后您之前提到摘选这些文章的编辑,他们可能也是一时的工作疏忽,或者走入一个误区了。要是您公开的时候说一说提醒一下,他们可能也能警醒一些呢?您看呢?我觉得您太真诚又细腻了,每天不是都得像靶子一样被别人伤害啊。(不是特指今天这件事)心疼您啊,保重自己。

@yuchao 超哥,关于媒体的话题,您是不是还知道什么内情,所以感觉特别忧心忡忡的?

@Cherubinosan 不好意思,唐突了,昨天说完我就后悔自己嘴太快了。

@yuchao
第一次看到虞超先生“恨爸爸”的那个视频,瞬间就感受到他是大法弟子里的一股清流了。
奇怪的是我第一次看那个视频,就感觉到虞超先生可能是adhd人士,但只是一种潜意识的感觉,甚至都没说出来求证,直到看到虞超先生转了注意力的那个文章,才想起来或者说好意思确认这个事儿了。朋友说我敏感,我其实也不记得我是怎么感觉到的,好像是虞超先生描述与人相处时的那种出离感吧。还有对待他人的那份真挚和直白。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