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bert boosted

在平台,我觀察到了幾個現象。
一是虞超先生對明慧網,以及同修們的在乎程度非常高,以至於來自這個方向的一些分歧或者不認同會給虞超先生帶來非常大的波動。
二是在虞超先生的平台,似乎許多人是因為認同虞超先生這個人,因此認同虞超先生所修煉之大法。一些人認可虞超先生的個性所「塑造」的「大法」大於大法所塑造的虞超先生。有那麼一點點偶像的意思。這和虞超先生的表達方式有或多或少的關係
三是容易被虞超先生的維度所打動的朋友,包括我自己在內,都有一些共性:直率、認真到較真兒、心思不壞、情深義重、不善交際、容易被誤解。就我自己而言,雖擅長社交,但是人際關係中的量與度、分寸感就十分難。所以當虞超先生「受委屈」就特別容易共情。感覺受委屈的哪裡是虞超先生,根本就是自己。

邪惡因素鑽了上面這些空子,或借助一些實修不足的同修,或借助一些特務粉紅假弟子。但其目的終究是為了擾亂真修弟子的修煉狀態,或讓原本有機會親近大法的眾生錯失機緣。

(未完待續)

Show thread
Delbert boosted

一定想要提醒的是,大法弟子到底是不是真修弟子只有自己和神明知道。剩下的都是自己說是自己就是⋯⋯許多真修弟子都是寡言的。那些留言的,乃至給明慧網寫文章的都不一定到底是不是大法徒,這真的是非常難的一個話題。而我個人感覺明慧網去選一些文章至多是呈現了修煉人各個境界中的修煉狀態,交流一下修煉心得,以供在雷同處境中的弟子參考,來參悟自己的修煉道路。並不存在什麼特權概念。她無非就是有個選擇什麼文章刊登在明慧網的權力,除此之外有什麼權利呢?修煉人講的只有修煉本身,我們誰是不是大法徒能否修煉,在這個宇宙中也只有師父一人有所謂的「權力」來定奪吧?而師父講的是法理而非權力。

個人以為修煉人修煉的是自己,不是明慧網,也不是其他同修。
在修煉心性的路上所有形成干擾的都是我們該放下的,所有形成起伏的都是心性上還需要修去的。

不知道您是否有看師父的新經文「猛喝」。很期待看到您對這篇新經文的讀解。

Show thread
Delbert boosted

但是,這看上去熱鬧的事,時間一長,能品味的就只有苦了,當然也會有苦盡甘來的甜。

Lily團隊裡進進出出的人很多,能長久留下來的很少。走的人,有的是因為沒業績放棄了,有的是因為業績好自己出去單幹了,還有的是因為有怨氣而不歡而散的……

曾經有一個新加坡人,家庭主婦,她丈夫請Lily幫個忙,給他太太一個工作機會,Lily就請她來做銷售。

隨著西澳房地產業的新規定出台,房地產公司掛職的地產經紀,公司需要付給其固定工資,而非像以前一樣只是Commission Base就可以,這樣就無形地在規範這個市場,使得地產經紀的素質提高,在我看來是一件好事。但對像Lily這樣的人來說,請銷售人員就有了難度。

所以他們請的銷售,如果是Commission Base,佣金會高些;如果是有固定工資的,佣金會少。

Show thread
Delbert boosted

@lulubo 我孩子學校有一位中國媽媽,在澳洲聯邦科學研究所工作,離異,有獨子,我就挺同情她的,邀請孩子來我家玩兒,這樣媽媽就可以自己出去逛逛街啊什麼的,否則沒有個搭手的人,媽媽一個人每天都被孩子纏著,很辛苦的。

那個孩子挺文靜的,年紀在我兩個兒子中間。我們一起在蹦蹦床上玩兒。因為我總是聽他媽媽說他太害羞啊,成績又不夠好啊,說自己是農村出來的,希望孩子未來能過得好一些,等等。我就希望能帶給他一些不同的評價。

我們一起躺在蹦蹦床上看天上幾株不同的樹伸出來的樹葉,我問他能跟我說說那些樹葉有什麼不同嗎?他就說了。然後我說你觀察很仔細,很棒。他說不是挺容易就能看出來嗎?我說不是的,需要人很用心才能看出來的。

Delbert boosted

迟到的欣慰:上午去了同修嫂子那里,她告诉我,已经把虞超的视频给了身边的很多同修,想让他们也去思考一下修炼的过程中自己做三件事情上和虞超的差距,她终于意识到自己曾经认为虞超偏激的想法本身就是不敢面对自己的问题。她希望别的同修也能认识到。看来上次的争辩终于还是有了些作用,她能够做到放下了自己的固执和不认同,去看自己在修炼上有什么不足,这本身已经是提高了。我自己需要提升的方面也是还有很多,我需要对自己和身边同修有信心----不求立竿见影、坚持做对的事情。虞超的付出在修炼人的群体中慢慢的在发挥作用。我很欣慰。

Delbert boosted

xx步兵團x營D連,YU。

第一週是paperwork,每天8:30pm熄燈,每天4:00am起牀,4:30am集合。夜裏要值班一小時。晝夜溫差大,同樣的軍服,凌晨凍得發抖,就在寒冷中站幾個小時。

所有衣服都是軍隊服裝,禁止擁有平民衣服。這周開始訓練。
---------------------------------
朋友:
我亲戚的孩子都当过兵。空军、陆军都有。上过战场后,心态都很不同。 都是好样的。
我:
上戰場後,普通人容易有PTSD。
朋友:
前年他最小的儿子已经过世了。PTSD多年。 一直药物支撑。
两次阿富汗。看见他的队友在眼前被炸成碎片。他再也没好起来过。
我:
順利成長的人,從那種環境中緩不過來。
朋友:
别人也帮不了。专业医生就是给他吃各种药。
保家卫国哪有那么容易。太平日子都是因为有人挡在子弹前面。

Delbert boosted

【關於日前發生的一些事】

─前提─

其實倉鼠是不太相信QAnon社群的
QAnon本來算是一個「政治預測」的討論群
原先可以當成某種談話性節目來看看

但爆紅以後,
應該是被有心人士發現,然後大量舉軍滲入
開始編造各種離譜的消息,尤其是針對川普行動預判的:
什麼川普戒嚴啊、川普逮捕拜登、甚至逮捕教皇的( 雖然天主教高層的虐童醜聞層出不窮,的確有問題)
說得川普像集權強人似的

川普既然遵循某種美國騎士派頭的作風
又怎麼可能用那種強硬的方式去鎮壓政敵呢?(雖然在管目標層面上,我也認為應該這麼做)

有生氣的支持者指責川普太有風度、太軟弱了
某種方面而言,或許是如此。
但那就是川普,也是他受人喜愛之處。
充滿光榮的「失敗」下臺,正敲響了自律自強的警鐘。

.
很久很久以前,十字架上的耶穌也會魔法啊,但耶穌寧可殉道在十字架上。

Delbert boosted

在鎮壓發生之前,也就是我二十七歲以前,和這些走極端的人,對世界的看法有接近之處;鎮壓開始後,我經歷、見過很多殘暴的事。我自己左邊耳膜被打穿過(現在好像還有點漏氣,不過去他的吧),現在右腳踝、右膝、右肋都帶傷,等等這些事情, 我想一定要報復、一定要翻盤。從這種原始的咬牙切齒開始,一點點成長起來。

被監獄允許送書,應該是我三十四歲,2006年的時候 。那時候讀書二十分鐘,腦子就犯困,因爲被單獨關押、禁閉太久了。我設法訂了《二十一世紀》,就是《中國日報》英文版,十六版,我最開始一週只能看懂半個手掌大的英文,那時我可能三十六歲,因爲我記得是2008年奧運會期間。

就從那時我一路到現在。血腥報復的願望弱了,但是翻盤的願望更強了。

現在有人說,不要執著常人的知識,師父都會安排。你怎麼知道我虞超活着出來告訴你這些,不是師父安排?

那些年輕、受挫、沮喪的心,我都能感同身受。我希望你們能比我做得更好。因爲你們處境比我當時好。

Delbert boosted

擇日不如撞日,就是今天吧。
22前年,鎮驚世界的四·二五法輪功學員萬人大上訪事件(中共稱之爲「圍攻中南海」),拉開了新的歷史大戲的帷幕。
22年過去了,其間有多少驚濤駭浪、血雨腥風、家破人亡和感天動地?又有多少仍然被嚴密掩埋的歷史真相?這一切又將怎樣影響人類的歷史與未來?
我,作爲這一切的親歷者和見證人,曾三度入獄、在北京勞教所九死一生才逃出生天。
從今天起,我將爲您披肝瀝膽,泣血頓首,講述我的真實經歷,見證當下,留給未來。
youtu.be/avoWiQqnBbE

Delbert boosted

是否“標榜”自己是修煉人,每個人的情況千差萬別,怎可一概而論?就像我,出國前就想好了是出來揭露邪惡的,不然我根本沒想過要出國,那當然一下地就開始尋找揭露邪惡的法子(出國前就從明慧網上把當地法輪功聯繫人的電話號碼找好了),那當然一上來就高調說自己是煉法輪功的。有毛病嗎?
有些人吧,我沒看見他找自己,或分享自己的修煉體會,一天到時到處去評判別人,充當網絡糾察隊,或告訴別人應該怎樣怎樣。
這樣的人吧,請你好好修。
我一般不說別人的。今天大膽說一把,看看是不是又會招來糾察隊?

Delbert boosted

“在人生的黑夜之中,最好不要做夢”——虞超
「如果噩夢醒來是黑夜 - 第150期」
youtu.be/mPvZSd3h3Zo

说实话,小时候我确实带孩子少,那时工作很忙,然后我还有一个观念,就是我在外面辛辛苦苦的干活,你在家里带带孩子有什么可委屈的。不过这个观念看起来是不对的,因为要尽可能多体谅别人,而不是体谅自己。

Delbert boosted

明慧網那篇預言文章令我心情沮喪沉重。2000年時我和國內同修,包括我的家人和同學,豁出命打通國內外信息通道。當時明慧網是我們重要的精神支柱。2000年~2002年的明慧網,是世界大法弟子交流的重要窗口,也是正確修煉實踐的展示窗口。

2002年我們被捕下獄,2012年出獄。2013年出國後,看到法輪功網站上這些類似精神障礙者內心獨白的文章,行道之人無不匿笑,而編輯昂然自得,以爲手握不世真機;我痛心沮喪。

Mastodon

人生旅途 一路同行